相關文章

近香港又起波瀾,凸顯習江鬥事態的進展。起因是以被外界稱為「地下黨員」的江派梁振英把持的港府,強制無理收回鄉議局劇院場地,意圖在給第七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亞太初賽製造麻煩。

這次的新唐人和大紀元主辦的古典舞大賽場地原已在4月26日確定,將於7月30日在香港新界鄉議局大樓大劇院舉行。租讓方(鄉議局)受港府壓迫突然在6月1日單方面取消合約。港府強徵的理由很荒謬,是為了將在一個月後時間完全不衝突的9月份香港立法會選舉之用。

這樣的藉口和手法擺明了是有意刁難,沒事找事。不過,這又是一次江派搞亂香港,給當權者(習近平)難堪的戲。

2014年下旬,為了反擊江派主要人物周永康和徐才厚被清算,江派檯上人物張德江、劉雲山與梁振英直接出面,利用人大決議挑起香港人的反抗情緒,以至發展到「雨傘革命」和「佔中運動」。期間,梁振英使用催淚彈激怒港人,一度佈置槍手準備動用武力,製造另一個六四慘案。

如果「雨傘革命」中,習近平不直接出面制止武力鎮壓,「香港六四」將讓習近平在政治上陷入絕境。江派的目的就是要把習拉下水,背上與江派一樣的血債,使得習放棄與血債派撇清關係的路線。

這一次「香港古典舞大賽事件」,也是一種類似的做法,不過規模上已經遠非當初。梁振英港府蠻橫行為的目的,只是給習抹黑,讓他在國際社會上背「反一國兩制」的黑鍋。如果習一旦公開出手制止此事,江派就又會給習帶上「支持新唐人古典舞大賽」這樣的黨內罪名。

反觀2014年時,江派四處活動,在國內也製造了一系列諸如昆明屠殺事件等慘案,「香港六四」是其中陰謀之一。到了今天,江派這種「亂搞」行為,已經不起作用,也沒有力量搞了。

在國內,江派的力量已經弱到只能在兩會期間發兩封「公開信」就靠放風挑成「倒習聯盟」的地步。在香港無端挑起一件「香港古典舞大賽事件」,這是當前江派利用殘餘的國外勢力能夠做的「最大的事」了。

其實,從3月兩會期間所謂的「公開信」和「倒習聯盟」的江派微弱的對習進攻以來,習陣營的反擊可以說非常的猛烈。除了一直進行的打虎運動,江的兒子被抓的消息不絕於耳。江澤民本人也失去了「送花圈名字露面」的待遇,並且被頻頻點名;其被軟禁已經到了半公開的地步,「宣佈抓江」已經水到渠成。

江澤民本人的處境如此,江派到了今天,如果說還有堡壘的話,也就剩下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所管轄之地。而且,這些堡壘基本上都已經是不能自保,負嵎頑抗都不太敢,做點小動作都是打擦邊球。另外,國外江派勢力也靠國際自由的環境,繼續為江派賣力,特別是一些海外中文媒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還是江派老路。

這次「香港古典舞大賽事件」,不僅不會起到甚麼實際作用,倒是凸顯了江派回天無力的頹勢。如果梁振英和江派還要在香港亂搞,「反貪運動」將可能提前直奔香港,甚或到達海外,這也許是這次事件將會促成的一種變化。實際上,中紀委近日展開第十輪巡視31家中央單位,當中首次包括港澳辦,好戲將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