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宋徽宗趙佶《文會圖》(《唐十八學士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傳)宋徽宗趙佶《文會圖》(《唐十八學士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十八學士之杜如晦。(國立故宮博物院)
十八學士之杜如晦。(國立故宮博物院)
十八學士之房玄齡。(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十八學士之房玄齡。(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昭陵六駿浮雕之拳毛騧,現藏美國賓州大學考古與人類博物館。(公有領域)
昭陵六駿浮雕之拳毛騧,現藏美國賓州大學考古與人類博物館。(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拳毛騧,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拳毛騧,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什伐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什伐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白蹄烏,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白蹄烏,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特勒驃,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特勒驃,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青騅,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青騅,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昭陵六駿浮雕之颯露紫,丘行恭(左)正為其拔箭,現藏美國賓州大學考古與人類博物館。(公有領域)
昭陵六駿浮雕之颯露紫,丘行恭(左)正為其拔箭,現藏美國賓州大學考古與人類博物館。(公有領域)
相關文章

貞觀十二年(638年),太宗陝(今河南陝縣)、洛(洛陽)舊地重遊,撫今追昔,寫下不朽名篇《還陝述懷》:

慨然撫長劍,濟世豈邀名。

星旂紛電舉,日羽肅天行。

遍野屯萬騎,臨原駐五營。

登山麾武節,背水縱神兵。

在昔戎戈動,今來宇宙平。

於時海內漸平,太宗乃銳意經籍,開文學館以待四方之士。行台司勳郎中杜如晦等十八人為學士,與之討論經義,往往到深夜才罷。

太宗《置文館學士教》

「昔楚國尊賢,崇道光於申穆;梁邦接士,楷德重於鄒枚。咸以著范前修,垂芳後烈,顧惟菲薄,多謝古人,高山仰上,能無景慕。是以芳蘭始被,深思冠蓋之遊;丹桂初叢,庶延髦俊之士。既而場苗蓋寡,空留皎皎之姿;喬木從遷,終愧嚶嚶之友。所冀通規正訓,輔其闕如。故側席無倦於齊庭,開筵有待於燕館。屬以大行台司勳郎中杜如晦、記室考功郎中房元齡、于志寧、軍諮祭酒蘇世長、天策府記室薛收、文學褚亮、姚思謙、太學博士陸德明、孔穎達、主簿李道元、天策倉曹李守素、王府記室參軍虞世南、參軍事蔡允恭、薛元敬、顏相時、宋州總管府戶曹許敬宗、太學助教蓋文達、諮議典簽蘇勖等,或背淮而至千里,或適趙以欣三見。咸能垂裾邸第,委質藩維,引禮度而成典則,暢文詞而詠風雅,優遊幕府。是用嘉焉。宜令並以本官兼文館學士。」

其大意為:以前(西漢諸侯國)楚國尊賢能之人,楚元王尊崇申公、穆生。漢景帝時,梁孝王接待士人,重德更重於能辯之才如鄒陽、枚乘。應能記錄前世古人留下之典範,可令後人景仰。所以重德修身,遍攬賢明。思賢才,愛之留之;求棟樑,志氣相同。所以寄希望於建立正規,補足缺陷。研讀不倦好像在齊之稷下學宮,設宴招待恰似在燕國黃金台。十八位大學士有來自江南,有來自河北,制定典則,提倡文風,為本館學士。

武德四年(621年)十二月,竇建德舊將劉黑闥舉兵造反,太宗總統全軍向東討伐出戰河北,對付唐朝統一戰爭中最後強敵劉黑闥。武德五年(622年)正月進軍肥鄉。太宗先分兵斷絕其運糧通道,雙方對峙兩個月。劉黑闥被迫急於求戰,率領步兵、騎兵二萬人迫近官軍。太宗親自率領精銳騎兵,首先攻破其騎兵,然後乘勝衝擊踐踏其步兵,敵兵崩潰,斬首一萬餘人。先前太宗派人築壩堵塞上流河水使水流變淺,讓劉黑闥得以渡水。等到作戰之時,命令挖開攔河壩,大水沖到,河水一丈多深。敵兵已經戰敗,逃到水中皆被水淹。只剩下劉黑闥與二百多騎兵逃到突厥,其部下全被俘虜,河北平定。當時徐圓朗擁兵於徐、袞二州,太宗回師討平他,於是黃河、濟水、長江、淮水各郡邑全部平定。

武德七年(624年)秋,突厥頡利、突利二可汗自原州入寇,侵擾關中。有說高祖云:「只為府藏子女在京師,故突厥來,若燒卻長安而不都,則胡寇自止。」高祖意欲遷都躲避突厥,乃遣中書侍郎宇文士及行山南可居之地,即欲移都。蕭瑀等皆以為非,然終不敢犯顏正諫。太宗勸阻高祖不要遷都,給太宗一兩年,若不能打敗突厥頡利,再來討論遷都之事。(太宗獨曰:「霍去病,漢廷之將帥耳,猶且志滅匈奴。臣忝備藩維,尚使胡塵不息,遂令陛下議欲遷都,此臣之責也。幸乞聽臣一申微效,取彼頡利。若一兩年間不繫其頸,徐建移都之策,臣當不敢復言。」)高祖怒,仍遣太宗將三十餘騎去巡視棧道。第二天,太宗固奏必不可移都,高祖遂止。

龍種天馬

太宗識馬,知馬,得馬中之神駿定天下。太宗對駿馬偏愛至深,他們為大唐皇王南征北戰、克敵無數立下不朽功勳。太宗有詩《詠飲馬》:「駿骨飲長涇,奔流灑絡纓;細紋連噴聚,亂荇繞蹄縈。水光鞍上側,馬影溜中橫;翻似天池裏,騰波龍種生。」

為了紀念曾經救太宗於危難中之戰馬,太宗還令在昭陵裡刻上「昭陵六駿」:「朕所乘戎馬,濟朕於難者,刊石為鐫真形,置之左右,以伸帷蓋之義。」(《冊府元龜》卷四十二) 於是工藝家閻立德和畫家閻立本,用浮雕刻畫六匹戰馬,列置於昭陵前東西兩側。世傳畫家閻立本受詔畫出《六駿圖》,工藝家閻立德以之為藍本刻為浮雕,列置於昭陵前東西兩側。

自古良馬都有自己名號,此六駿分別名為拳毛騧、什伐赤、白蹄烏、特勒驃、青騅、颯露紫。貞觀十一年,太宗親筆作了《六馬圖讚》。這六匹駿馬激戰中很多身中數箭,負傷纍纍,仍保護、揹負太宗最後制敵取勝。

唐太宗起兵時,帝圖草創,許洛仁在武牢關(虎牢關)下,進獻太宗騧馬一匹,馬黑嘴頭,週身呈黃色。太宗因他馬無以匹其神速,每當臨陣指揮,必乘此馬。太宗云「自謂其目」,曾叫「洛仁騧」,名為拳毛騧。太宗平劉黑闥時所乘。前中六箭,背二箭。太宗讚曰:「月精按轡,天駟橫行。弧矢載戢,氛埃廓清。」大意是天馬橫行之後,戰亂停止。

什伐赤純赤色,是一匹汗血寶馬,太宗平世充建德時乘。前中四箭,背中一箭。讚曰:「瀍澗未靜,斧鉞申威,朱漢騁足,青旌凱歸。」大意是馬蹄旁留下紅色汗水,伴著青色旌旗凱旋。

白蹄烏純黑色,四蹄俱白,平薛仁杲時所乘。太宗乘白蹄烏連夜突襲,使得薛仁杲潰兵不能入城堅守,薛仁杲被迫出降。太宗讚曰:「倚天長劍,追風駿足。聳轡平隴,回鞍定蜀。」將追風駿馬與倚天長劍神器相比。此馬隨太宗轉戰隴西到四川,得勝神速。

特勒驃,毛色黃白,嘴黑色,太宗平宋金剛時所乘。宋金剛兵鋒甚銳,軍陣南北七里長,太宗縱馬親入戰陣,宋軍大敗。讚曰:「應策騰空,承聲半漢,入險摧敵,乘危濟難」,描繪出此馬騰空英姿、摧枯拉朽之氣勢、救難之神勇。

青騅馬蒼白雜色,太宗騎青騅,親率勁騎突入敵陣,一舉擒獲竇建德。青騅中五箭。太宗讚曰:「足輕電影,神發天機。策茲飛練,定我戎衣。」可見其矯健如飛、疾馳陷陣的身影。武牢關大捷,使唐朝贏得初年統一戰爭。

颯露紫名字來源於突厥語,漢譯為「沙缽略」、「始波羅」,為勇健者之義,並為突厥可汗之稱號。真實名號當為勇健可汗之紫色戰馬。太宗與王世充激戰,此馬為流矢所中,騰上古堤,丘行恭拔箭後馬死。太宗讚曰:「紫燕超躍,骨騰神駿,氣讋三川,威凌八陣。」此馬之神采氣勢可見一斑。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