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圖/Fotolia、維基百科

我希望這本書傳遞的主題,就是希望你怎麼用全新的眼光看這個世界,太多的競爭、過於激烈的競爭是一個不好的狀態,這樣可能是一個很大的錯誤或者是以前很多經濟學裏面的誤導。

《從0到1》作者、有「矽谷創投教父」之稱的彼得‧蒂爾(Peter Thiel)作了題為〈投出偉大企業的秘密是甚麼〉的演講,分享了創業公司怎樣成功,以及應該投資怎樣的創業企業的秘訣。在他看來,只有自身具備獨特性的企業,才能成功,特別是科技企業,只能成功一次,之後再去重複模式是不能成功的。

提到創業公司如何從0到1,彼得‧蒂爾表示,創業公司需要從小市場切入,迅速獲得壟斷,最關鍵的不是市場的規模大小,而是你所佔市場份額的大小。他以Paypal為例具體闡述了該理論,當然,如果投資也應該投資類似公司。

以下是彼得‧蒂爾的演講實錄:

我非常榮幸跟大家分享一些我在過去這些年當中,在創業以及在技術領域工作的一些心得體會。這本書《從0到1》是我在史丹福大學2012年給學生上課時候的一些內容,我在史丹福大學上課主要的目的是跟學生交流。史丹福大學有很多很好的學生,在教書過程當中有一個很大的挑戰,讓我發現創業不是一個科學,因為科學是可進行實驗,可以不斷進行實驗,有一些公式,有非常清晰的公式和模型,你可以重複。我剛才講科學是實驗、是公式、是可以不斷重複和可以精確、精準記錄某一個實驗的過程。只要有了這個方法,這樣一個公式,以後不管怎樣算,最後結果都是一樣的。

但是做企業是不一樣的,特別是科技企業,只能成功一次,你再去重複它的模式永遠不可能成功了,不管是Facebook、谷歌、比爾蓋茨微軟的操作系統,如果你只是模仿他的商業模式,模仿他的公式得到同樣的結果,這不是一個科學,不是可以效仿的,這是在我們矽谷不斷看到的現象。

但是在矽谷我們也看到有很多現象,有很多我們在創業過程當中總結出來的經驗,倒是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這是我在史丹福大學跟學生分享的一些東西,這是我跟學生進行交流時候的一些話題。

我希望能夠通過這些問題,我們問的這些問題以及創業的問題等等這些問題,我們在書中也問了很多問題,我們來思考。你創立一家企業,如果很多人已經在做此業務,那就會有競爭,你不願意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如果一個人都沒有,很多人都想過這個業務,但是都沒有去做的,這可能是過於理想化的空想,所以我們要去探索一種途徑看看怎麼進入這個領域,打造一個創新的企業。

從學術角度來講,我們經常問這樣一個問題,面試的時候經常問面試者這樣一個問題,有哪些真理很少有人同意的?你有一個想法,這其實是一個真理,但是很少有人贊同或者認同你的想法。這是一個怪的問題,很多人一想這個問題,他一下子很難回答出來,但是在這樣一個世界當中,天才是很少的。有很多偉大的企業,他們有很多勇氣能夠進入到別人沒有進入的領域,去開創一個大部份人或者幾乎沒有人贊同的觀點,但是闖出了一片天下,這是我們的問題,也是這本書最早提出這個問題的關鍵。所以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以及延伸出來的創業過程當中我認為比較重要的問題,作為我們這兩天討論的基礎。

企業要有獨特性

那麼在《從0到1》這本書當中,有一個很大的議題就是起點、就是獨特性。我們任何一個偉大的公司都是非常不同的,這是和很多商業理論不一樣的地方。很多商業理論,或者經濟學的著作,或者一些商業學家,告訴你怎麼和別人競爭?但是我希望這本書傳遞的主題,就是希望你怎麼用全新的眼光看這個世界,太多的競爭、過於激烈的競爭是一個不好的狀態,這樣可能是一個很大的錯誤或者是以前很多經濟學裏面的誤導。

我們能不能通過我們的努力、通過我們的視角,達到不競爭的狀態。這樣的情況下沒有競爭才是最好的,我給大家回答就是最重要的商業戰略、最重要的商業想法,很多時候沒有得到充份的討論。也就是說我認為有兩種公司,有一種公司是壟斷的公司,他們是世界上唯一的一群人,或者這個國家或者這個行業唯一做這一件事情的人。如果你是做這件事情的唯一的人,那麼你就處於非常有利的地位,而且利潤非常高。

另外還有一些公司進行瘋狂的競爭,這是非常典型的經營手法,在市場上激烈競爭,卻很難把業務發展得非常好。那麼你們也看到我不喜歡這種業務,比如說開一個餐館,如果你想瘋狂競爭,如果你特別喜歡競爭本身,你就應該開餐館。開餐館這個業務在世界任何地方都非常可怕,在北京不好做,在三藩市不好做,在矽谷不好做,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不好做,因為餐館太多,而且最終很難去把每個餐館區分開。從另一個極端來講,我們有一些非常成功的公司,在各個行業都有,包括信息技術行業,有一些公司他們特別成功,因為他們實際上建立了某種形式的壟斷。在我的書裏,我提出的例子是谷歌。

谷歌的壟斷形式

我們知道在美國的背景下,谷歌在2002年就成為領先的搜索引擎,它與甲骨文和微軟都不一樣,過去13年間它都沒有面臨任何競爭。而且創造了數十億、百億美元的利潤,每一年都是如此,那麼這是一個賺錢機器。

但是這樣一種壟斷和競爭之間的相互對比關係,大家理解得並不是很充份。其中部份原因是我們在這個社會上通常對於壟斷有著非常複雜的看法,因為壟斷總是以非常糟糕的形式來出現,他們創造出來人為的短缺。我們有《反壟斷法》,我們試圖限制壟斷。那麼即使你是一個開創人,如果你開辦一間公司,或者在一個公司投資或者加入一間公司,你總是希望加入一些非常不同的公司,這些公司應該能夠以實現壟斷為目標,但是你不會多談這件事情;如果你是谷歌的CEO,你不會到處在全世界宣揚,我們有一個非常不錯的壟斷,我們壟斷的比微軟在90年代的壟斷還要強大。

當時美國政府對於微軟進行了反壟斷調查,實際上他們比微軟所得到的利潤還要多。但是其實你不會這樣說,作為谷歌的CEO你根本不會這樣說。那麼使你們的業務有價值的真實基礎,實際上藏在人們的視線之外,人們把它的成功總結出很多經驗,但是和實際相距甚遠,你會告訴人們很多其它的事情,不會談壟斷。這個業務戰略本身是隱藏起來的,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狀態。(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