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4年加拿大體操精英賽上,余穎然(中)獲得1金、1銀、1銅3枚獎牌。 ( 余穎然提供)
在2014年加拿大體操精英賽上,余穎然(中)獲得1金、1銀、1銅3枚獎牌。 ( 余穎然提供)
余穎然在平衡木比賽中。
余穎然在平衡木比賽中。
10年體操生涯,余穎然在很多比賽中獲獎。(余穎然提供)
10年體操生涯,余穎然在很多比賽中獲獎。(余穎然提供)
相關文章

香港移民的後代、加拿大安大略省高中女生余穎然在體操競技場拚搏10年後,喜獲美國名校斯坦福大學錄取,而且獲得了全額獎學金。

余穎然獲得的是美國國家大學生運動協會(NCAA)的全額獎學金。NCAA網絡包括1,100所高校,在20多個不同的體育領域,為世界不同族裔的學生運動員創造機會。

余穎然說,如果不是因為在體操上有出色表現,她可能無緣入讀斯坦福大學。斯坦福今年的錄取率是4.7%,就是100個申請人,獲錄取的不到5人。

「體操給了我好機會」

「體操不是終身職業。」余穎然說,體操競爭很激烈,對身體各方面的要求很高,通常運動壽命是20多歲,一般大學畢業後就退出,如果想留在這行業,就要考慮做教練等職位。所以,須要認真考慮讀大學的問題。「體操給了我一個好機會,能上好大學。」

余穎然的成績在加拿大體操屆排在前5名之內,但只靠這個還不能入讀斯坦福大學,在從零開始上升到全國頂級運動員的10年中,她的學業也沒丟下,高中各科成績都在90分以上。她說,她選讀了言語治療(speechtherapy)中的語言學(Linguistics)課程,希望以後能幫助有語言障礙的 人。

今年9月,余穎然將去氣候宜人的加州入讀斯坦福大學,不需要父母出錢,也不需要貸款,還可以繼續在體操賽場上盡興。她說,在美國,每年前4個月每週都可能有比賽,比現在加拿大的比賽機會多很多。

天生練體操的料

余穎然4、5歲的時候,就開始跟媽媽說要學體操。余太太是來自香港的移民,對怎麼樣練體操一無所知,她說:「我覺得她會很辛苦,開始沒同意。」

7歲那年,姨媽終於帶著余穎然去拜訪位於紐馬克(Newmarket)的體操館。體操館職員問她為什麼要學體操,余穎然說:「因為我想參加奧運。」余穎然面試的表現使教練驚訝,她在平衡木上一點都不害怕,顯得很自如、很老練的樣子。

她說:「我不知道自己對體操感興趣的原因,好像是有個聲音在告訴我去做。」

余太太終於接受這女兒是天生練體操的材料,為了成就女兒的心願,把她送去離家幾十公里的奧沙瓦(Oshawa),加入被公認最好的體操俱樂部。

為了同時也能上小學,余穎然需要入讀奧沙瓦市的學校。余太太說,跨市讀小學很難辦,湊巧的是,她爸爸在奧沙瓦經營一個物理治療診所,向奧沙瓦市繳過公司地稅,算是對當地教育有貢獻。女兒當時考上了天才班,加上奧沙瓦體操俱樂部的名氣,「教育局幫我們找到了當地的一個天才班。他們歡迎天才學生。」

與時間競賽

從那時起,余穎然開始了每天上午6點半從多倫多的家出門,晚上10點前回到家的生活:從3至8年級,每天下午缺席1堂課,開始體操訓練,直到晚上9點結束。在週末,她還上鋼琴和中國舞蹈課,鋼琴通過了8級考試。

「不知道她怎麼堅持過來的。」余太太說,「當時我們沒想她將來的職業,她自己也沒提過。她還是喜歡讀書,只是也很喜歡體操。」

不過,余太太也有省心的一方面。她說:「孩子專注於一種運動的好處,是很難染上現代年輕人的一些壞習慣,她不會玩電腦遊戲,因為沒時間;她很專心讀書,因為讀書的時間很有限。」

在過去的10年,余穎然沒停過與時間的競賽,從3至8年級,每天上午6點半出家門,晚上10點前才回到家;上高中9年級後,整個下午參加體操訓練,傍晚7點前可以回到家了,但因為缺課多,需要更多時間補課,多數是在網上自學安省的高中課程。

身心變得更堅強

不過,與體操訓練和比賽中的艱苦、緊張、傷痛相比,讀書不算苦。余穎然說,「做體操更難,競爭性強,身體及心理的挑戰都非常大」。

她在訓練和比賽中有過多次受傷,包括扭傷韌帶、骨折等,「這些對身體、心理都是很大的考驗。比如傷好後重返賽場,上次導致受傷的那個動作還需要再次做,這是很大的考驗。」

「體操職業使我身體及心理都變得更堅強,這對學校課程的學習是個幫助,讀書時更容易集中精神。」她說,連續做學校作業2小時,可能有人會覺得很難了,「但想到6個小時的體操訓練,這根本算不上甚麼。」

真善忍伴隨長大

余穎然全家都修煉法輪大法,她開始接觸法輪大法時,只有1個月大。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創編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 忍」為根本。余穎然說,修煉使她能更好應對各種挑戰。「爸爸常提醒我,不管怎麼忙都不要忘了學法、煉功,因為要先是修煉人,才是運動員。」

余穎然說:「可能因為我從小開始接觸法輪大法,法輪大法的原則已經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這使得我看問題和很多人都不一樣了。遇到困難或人際關係矛盾時,更容易從正面去看問題,這能幫助我更快走過來。比如對於受傷,我會想:沒有痛苦,不會有收穫。」

余太太對此很感慨。她說:「她比一般的孩子更成熟、更獨立,自我控制能力更強。很多比賽是她自己去,比如去日本那次,她當時才9年級,跟著教練去,很多事需要自己照顧自己。」

「我喜歡自己照顧自己。在比賽過程中,我沒時間想到媽媽。」余穎然說,「我看挑戰有不同的角度。不像有些人,可能會對很小的事也抱怨。」

余穎然也有與其他青少年類似的喜好,她在空閒時間喜歡看電影、騎自行車;她關心各種信息,包括新聞、電影、音樂及名人圈中發生的事情,也樂意與朋友和熟人談論這些話題。

被斯坦福大學錄取

面對越來越重的學習壓力,余穎然有過放棄體操的想法,因為體操畢竟不是一生的職業。作為一名成績優秀的學生,在11年級要挑選學科、為入大學做準備的時候,她猶豫了。

余穎然說,11年級後,學校課程的難度更大了,體操訓練也變得更難,參加的很多是國際比賽,技能要求更高。「準備申請大學,需要有非常好的成績,這時我想:我做不到。」

余太太鼓勵女兒爭取入讀斯坦福大學,不要浪費了這麼多年的努力。余穎然說:「我聽了媽媽的話。」

接著,余穎然開始了申請入讀斯坦福大學的程序,除了應付原有的讀書、訓練時間表外,還要去參加SAT、ACT的課程及考試。

結果是,余穎然沒放棄她喜歡的體操,也如願被斯坦福大學錄取了。她說,如果沒有體操成績,她很難有機會上斯坦福大學。「我相信這一切來自我對生活的態度,而這態度來自我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堅信。」

感激父母的支持和付出

余穎然能有今天的成果,與她父母10年來的付出分不開。余太太雖然開始時不贊成女兒學體操,但在女兒做出選擇後,一直全力支持。

不過,要支持這樣一名國家級運動員的成長,父母的付出相當大,要十年如一日送女兒早出晚歸,經常週末也要接送女兒去訓練。當然,還要花很多時間去看女兒比賽。余太太說:「看她比賽,我也是很享受的。看到她的成果,當然開心。就算成果沒那麼好,她訓練的刻苦和付出的努力,也使父母欣慰。」

「作為父母,如果孩子在某方面有天賦,不要因為你不喜歡,就阻止他們。」余太太說,應該鼓勵子女去做他們喜歡的事。「可以建議他們多些選擇,開發其他的潛質」。

她說,作為父母,應該盡力給孩子提供更多機會。余穎然學習小提琴、圓號、二胡、騎馬、游泳、滑冰、陶器,她學跳舞超過了10年。這些年裏,她參加了 很多舞蹈活動,包括在表演大廳演出;她參加很多義工活動,其中包括公益金(UnitedWay)、體操俱樂部及其他慈善協會組織的活動。

在所有的額外課程中,余穎然說她最喜歡中國舞蹈。因為擁有中國舞蹈的技能,她在多次自由體操競賽項目中,獲得額外的藝術表演獎。

另外,因為學習過很多不同的樂器,當她拿起四弦琴後,很快就自己學會了演奏她喜愛的所有歌曲。

余穎然很感激父母多年來的支持。她說,她打算充分利用所獲得獎學金計畫,讀完本科後再讀斯坦福大學提供的一年碩士課程。◇ 

編者註:

法輪大法信息:www.falundafa.org

NCAA獎學金信息:websitewww.nca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