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otolia
圖片來源:Fotolia
在落入湖前,我聽到了她的最後一句話。「答應我,要好好愛她。也要遵守承諾照顧我、守護我喔。」(圖片來源:Fotolia)
在落入湖前,我聽到了她的最後一句話。「答應我,要好好愛她。也要遵守承諾照顧我、守護我喔。」(圖片來源:Fotolia)
相關文章

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跌入湖內,訝異的望著站在池邊的她,她的表情是不捨、難過,但更多的是祝福。

我跪下來抱著她小小的身軀,「我愛妳!」這是我的肺腑之言,雖然對一個才剛認識沒多久的小女孩產生這種情感是令人難以相信的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絕對沒有瘋。

被我抱著的小女孩久久不言,於是我有些緊張的放開她,看向她的表情,發現她一臉肅穆。

「你……可以講話了?」我沒想到她居然沒有回應我的表白,反而問我這問題,但我還是回答了。

「嗯,好像可以了…」

「嘖!糟糕,待太久了!不能再拖了!」小女孩說完後慌忙的又牽起我的手開始用跑的。

我困惑極了,不懂為甚麼她對於我的告白沒有任何回答,也不解為何她要因為可以開口講話而如此慌張。

跟著她的腳步不斷的向前跑,沒多久後就看到前方有一群人朝我們走過來,在越來越接近時,小女孩再次叮嚀我絕對不可以講話。

我滿懷不安的與那群人交會,沒想到那群人也像之前老人一樣,回過頭來個個都在問我名字,這讓我感到害怕,他們就像惡虎撲狼似地發狂的問著,而我只能緊閉嘴巴,眼神直盯盯的看著跑在我前頭的小小背影。

也不知道跑了多遠的距離,我們終於甩開那群纏人的傢伙,並且我們也從田野間跑進了樹木林立的森林之中。

小女孩的腳步漸漸緩慢下來,轉為用走的。「終於到這了,只要再走一小段路就到了。」她的聲音有著滿滿的安心。

「這是哪?」就在我還載著滿肚子的困惑環視四周時,小女孩停下了腳步,於是我也跟著停下。而這時我們的面前是一片寧靜的湖。

感覺到有隻小手正在拉扯我的衣袖,於是我低下頭看向小女孩。此時她的表情有著難以言喻的複雜。

「怎麼了?」我有些不捨的問。她突然抱住我,將頭埋在我的腰部,「謝謝,謝謝你還愛我,但回去後要忘了喔!」

「回去?我要回去哪?而且我不想忘記妳啊!」她死命的搖著頭,說:「不行,你一定要忘了!如果你還用這種情感愛著我,她會很可憐,而且很難過的。」

「她」到底是誰?小女孩抬起頭,雙眼泛著淚光,但嘴角仍勉強的掛著笑容說:「我已經原諒你忘了我,所以這次換你要原諒我忘了你喔。」

甚麼?就在我驚訝與不解時,她突然把我往後推。

「啊!」

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跌入湖內,訝異的望著站在池邊的她,她的表情是不捨、難過,但更多的是祝福。在落入湖前,我聽到了她的最後一句話。「答應我,要好好愛她。也要遵守承諾照顧我、守護我喔。」

這是我在失去意識前不斷盤桓於腦中的話……透過矇矓的視線,我看到雪白的天花板,但仍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隨即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眼前。

*          *          *

「老公!你終於醒了!謝天謝地!」女人的聲音充滿著喜悅、感動。

我恍恍惚惚的看著抱著我哭的女人。「芬美……我……怎麼了?」芬美抬起淚眼婆娑的臉龐,哽咽的說:「你這笨蛋!你出車禍了啊!差點就死了啊!」

突然間,原本停止運轉的腦袋終於醒來了,而我也終於想起發生甚麼事了。是啊!我出車禍!那天晚上下大雨,視線不佳,沒想到對向車道一台大卡車就這麼筆直的朝我衝撞過來啊。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多害怕嗎?萬一你就這樣走了,你叫我和快要出世的孩子怎麼辦啊!」

芬美的指責使我愣住了,先是看向她那已經八個月大的肚子,又看向雖然滿臉眼淚卻盛著怒意的她。一股熱意湧上心頭,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太好了……能活著真是太好了……當我看到直逼視線的大卡車車燈時,我好害怕啊!好怕再也見不到妳,而且也來不及見到我們的孩子啊!」

一手抱住芬美,一手摸著她的大肚子。我們兩人相擁而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          *          *

我在生產室門外來回踱步,這就是即將為人父的緊張、興奮嗎?

「哇……」

生了!

生產室的門終於打開了,我趕緊趨步向前,欣慰的看著因剛生產完而一臉倦容的芬美。

「辛苦妳了。」

「恭喜你,生下一名健康的女嬰。」護士將女嬰抱給我。

我懷著緊張的心情將她接過,看著睡的香甜的她,我的內心充滿著感動。我感謝上天讓我活著,讓我可以親手擁抱我的寶貝。

這時,我突然發現在她的左手臂有顆痣,而且是星形的!

這不就和那女孩一樣嗎!難不成……我一直盯著女兒睡著的臉,接著,我哭了。因為我終於知道那女孩是誰,了解那時不斷指的「她」是誰。

「謝謝妳!謝謝妳!我的女兒,謝謝妳救了我。」

在一旁的芬美和護士們一臉不解的看著我的舉動,但我像是視若無睹的緊抱著她,邊哭邊說著。

這,就是我和那女孩第二次的見面。

*          *          *

「星憶,我帶妳來了喔。這是我答應過妳的。」我溫柔的對躺在嬰兒推車裏睡著的星憶說。

此時我們到了我的故鄉。沒錯,當時在那生死地帶的場景就是我從小長到大的鄉下。長大後的我為了賺錢而離開鄉下,雖然離開是我自己的決定,但在都市住越久,就越是懷念這大自然的美麗。

「你對女兒溫柔得讓我都要吃醋了。」芬美開玩笑的說。我將手放上她的腰,輕吻了她一下,說:「妳們兩個都是我這一生的最愛。」

芬美嬌笑的說:「好啦!我們趕快回爸媽家吧!」

我們很快的抵達老家,爸爸、媽媽看到我們都顯得相當開心,尤其是看到他們的孫女更是笑的闔不攏嘴。

「瞧瞧我的孫女,長的多可愛啊!」

「生女兒好啊!女兒比較聽話又體貼。而且啊,以前的人都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所以啊,你瞧生女兒多有福氣,可以再續前緣呢。」

我震驚的聽完媽媽的話。心中一直解不開的結終於解開了。我輕輕的握住星憶的小手,堅定的說:「我會永遠遵守我們的約定與我的諾言。」星憶似乎聽懂了,露出最燦爛、耀眼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