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徐霞客隨邵卜前往廣州,因為邵卜對廣州一無所知,博學多聞的徐霞客便滔滔不絕地訴說著廣州的過往……

秦漢之前,這裏和其它廣大的東南方沿海地區一樣,都是越族人定居的地方。早在春秋戰國時,在此活動的人就與楚國人來往交易,當時這裏被稱為「百越」。周夷王八年(西元前887年)楚國在廣州設「楚庭」(又做「楚亭」),這是廣州最早的地名。周赧王時期(西元前314至前256年在位)建南武城,為廣州建城之始。

百年後(西元前214年),秦始皇為了避免「亡秦者胡」的預言成真,派大軍征服嶺南,設置三郡,在番山和禹山上建「番禹城」,是南海郡的郡治和番禺縣治所在,廣州自此成為區域的行政中心。秦始皇於同年在巡遊中去世,子胡亥繼位,天下大亂,中原有楚漢相爭,東南則由原南海郡郡衛趙佗兼併各郡,成立南越國(西元前204年)。他將番禹定為國都,使廣州首次成為一國之都城。

南越一直到漢武帝時期(西元前111年),才被漢朝收伏,復設南海郡,郡治仍在廣州。三國時期,孫權合併五郡,稱為廣州(西元226年),廣州這個地名首次出現。此後歷代除了行政區域的範圍略有變動外,廣州一直是東南地區的中心。

五代時期(西元917年),清海軍節度使劉襲在此稱帝,國號大越,後改稱漢,史稱南漢,廣州第二次成為國都。直到宋太祖滅南漢(西元971年),廣州再度成為統一王朝的一部份。

廣州自古以來也一直是中國對外貿易的重鎮,尤其在海上絲路建立以後,更成為國際貿易的起訖點。隋文帝統一天下後,下令在廣州建立南海神廟(西元594年),以祭祀南海神。唐代時,朝廷每年都會派遣官員代表皇帝前來舉行祭典。南海神廟面對出海碼頭,建築十分宏偉,航海人極為崇敬海神,不論出海入港,都會先到南海神廟去祭祀。

唐朝末年黃巢作亂,殺害許多在廣州的「番商」,曾使廣州的貿易遭受嚴重破壞。明朝初期由於鄭和下西洋的緣故,海上貿易再度蓬勃發展。中期以後,由於朝廷逐漸傾向鎖國政策,加上來自日本的倭寇不斷侵擾沿海各地,國際貿易逐漸減少,其它海港漸漸關閉,廣州逐漸成為中國唯一對外開放的通商口。

徐霞客介紹完廣州的歷史後,小船也到了一處可以停泊的碼頭,兩人便捨船上岸,朝城門走去。徐霞客忽然想起要問邵卜,到廣州來是要辦甚麼事。邵卜告訴他,是主人要他送封信到五仙觀和南海神廟去。徐霞客以為是世外高人間之書信往來應和,也就不再繼續追問下去了。

兩人約定好相會的時間地點,便分頭行動。

廣州擁有歷朝歷代的名勝古蹟,許多都與宗教及修煉有關。徐霞客問明方向後,一一尋訪。他首先來到西來庵(今華林寺)參觀,西來庵相傳是菩提達摩渡海來到神州(西元527年)時登陸的地方。達摩被視為漢地禪宗之祖,人們尊敬他遠渡重洋,前來宣揚佛法,就在他當初登陸的地方建廟紀念。

廣州還有一處與禪宗頗有因緣的地方,就是「光孝寺」。「光孝寺」最初是南越王府,三國後改為佛寺,是許多來自印度、南亞的高僧譯經宣教的地方。禪宗的六祖慧能,據說就是在這裏與人辯論風幡動還是心在動後,才在此落髮受戒的,因此廟中也有六祖殿等建築,用來紀念這段公案。

除了佛教以外,大名鼎鼎的道家人物也跟廣州有淵源。「三元宮」可說是歷史最久、規模最大的道觀,由東晉時期的南海太守鮑玄所建的越崗院改建而成。鮑玄就是葛洪(西元283~363年)的老師,葛洪為了修道,特地來到廣州拜鮑玄為師,後來還娶了鮑玄之女鮑姑為妻。葛洪因為採藥煉丹,做了許多醫學研究與化學實驗,對古代的生化醫學貢獻很大。他的著作《抱朴子》是道家重要的經典之一。

徐霞客接著來到出海碼頭想要參觀「南海神廟」,他遠遠地就聽到「南海神廟」前議論聲甚囂塵上,好像發生了甚麼大事。他好奇地向旁人打聽情況,人們告訴他,剛才在神像的膝蓋上發現一封信,信裏預言著一場大災難即將降臨,要眾人及早避難。這簡單的訊息引發徐霞客想一窺信中究竟的好奇心,他擠進廟裏,見大殿外張貼了一張墨水未乾的大報,記載著發現那封信的經過,以及信中預言的內容:「水青仄起日月隱,只在桂花三度開;暫睹天顏未可喜,哀鴻遍地穗城衰。」 

由於信是忽然出現在神像的腿上,且神像一向高高立於神壇之上,除了廟方每日打掃外,無人敢輕易靠近,而今晨灑掃時並未發現任何異樣,因此人們相信,這封神秘出現的信件是神給人的昭示。一聽是神像顯靈,消息馬上傳開來,廟裏馬上湧入大批百姓。徐霞客本想參訪「南海神廟」,但見廟裏湧入的人越來越多,知道此時顯然不是參觀的好時機,便退出廟外,在碼頭信步閒走。

他一邊閒走,一邊揣測預言的內容。不久後,又聽說在「五仙觀」也同樣發現一封相同內容的信。消息很快就傳遍全城,人們議論紛紛,因為預言的字句淺白易懂,似乎想讓所有人明白大難將至,但這場災難到底何時降臨,卻只有隱晦的暗示,如此在警示人們的同時,也造成人心中的莫名壓力。恐懼與不安,隨著預言的流傳,開始瀰漫在廣州的各個角落。◇(待續)

——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