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第四章 神來之筆

曹操外定武功,內修文學,統軍三十餘年,手不捨書。晝則講武策,夜則思經傳。登高必賦,橫槊賦詩,被之管弦,皆成樂章。曹操詩篇亦多散佚,僅存樂府詩十八篇,共二十六首。

清劉熙載說:「曹公詩,氣雄力堅,足以籠罩一切。」

方東樹云:「大約武帝詩沉鬱直樸,氣直而逐層頓斷,不一順平放,時時提筆換氣換勢;尋其意緒,無不明白;玩其筆勢文法,凝重屈蟠,讀之令人意滿。」(《昭昧詹言》卷二)

曹操之詩文,其中很多已成千古名句:「天地間,人為貴」,「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何以解憂?唯有杜康」,「山不厭高,海不厭深」,「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等等。

在五言詩時代,曹操寫四言詩並使其詩詞成為絕唱,始成建安文風開創者,其詩風影響於當代及後世。後人稱之「建安風骨」(南宋嚴羽),「蓬萊文章建安骨」(李白),「漢魏風骨」(唐代陳子昂)。曹操五言詩,多深沉雄壯、慷慨古直悲涼之句,如《蒿里》、《薤露》等被稱為「第一高手」、「老氣無敵」,展示建安詩歌最為感人一面,引領樂府歌辭走上新路。曹操被譽為五言詩「第一高人」,「千古詩人第一之祖」,「格調古樸,開唐五言之端」。

曹操利用詩詞記敘其修煉體悟及修煉所見開一代新風,創作出很多曹植及六朝以後世人所稱之遊仙詩,使其成為中華神傳文化中一朵奇葩。此類詩大都為歌詠仙人、修煉提升之詩,大多為修道者所寫。曹操、李白之遊仙詩是其中最佼佼者。現存二十餘首曹操之詩詞中有七篇遊仙詩:《氣出唱》三首、《精列》一首、《陌上桑》一首、《秋胡行》二首,記述詩人登仙境、與神仙共遊及修道養生等。

遊仙詩啟迪世人敬神信佛,向道成仙,返本歸真。但很多現代人受無神論影響,認為遊仙詩是詩人幻化想像所營造之空靈縹緲境界,甚或是作詩之一種浪漫主義手法,不能真正理解遊仙詩。

曹操瑞應黃星,應運而生,真人下世,修道、養身。其遊仙詩清楚記錄其修煉、體會並所成,將仙家風範留給後人。曹操遊仙詩氣勢恢宏,語言樸實、流暢,內涵豐厚,讀來音節鏗鏘,朗朗上口。

《氣出唱》其一:

駕六龍,乘風而行。

行四海,路下之八邦。

歷登高山臨溪谷,乘雲而行。

行四海外,東到泰山。

仙人玉女,下來翱遊。

驂駕六龍飲玉漿。

河水盡,不東流。

解愁腹,飲玉漿。

奉持行,東到蓬萊山,上至天之門。

玉闕下,引見得入,

赤松相對,四面顧望,視正焜煌。

開玉心正興,其氣百道至。

傳告無窮閉其口,但當愛氣壽萬年。

東到海,與天連。

神仙之道,出窈入冥,常當專之。

心恬澹,無所愒欲。

欲閉門坐自守,天與期氣。

願得神之人,乘駕雲車,

驂駕白鹿,上到天之門,來賜神之藥。

跪受之,敬神齊。

當如此,道自來。

《氣出唱》其二:

華陰山,自以為大。

高百丈,浮雲為之蓋。

仙人欲來,出隨風,列之雨。

吹我洞簫,鼓瑟琴,何誾閻誾!

酒與歌戲,今日相樂誠為樂。

玉女起,起舞移數時。

鼓吹一何嘈嘈。

從西北來時,仙道多駕煙,

乘雲駕龍,郁何蓩蓩。

遨遊八極,乃到崑崙之山,

西王母側,神仙金止玉亭。

來者為誰?赤松王喬,乃德旋之門。

樂共飲食到黃昏。

多駕合坐,萬歲長,宜子孫。

《氣出唱》其三:

遊君山,甚為真。

崔嵬砟硌,爾自為神。

乃到王母台,金階玉為堂,芝草生殿旁。

東西廂,客滿堂。

主人當行觴,坐者長壽遽何央。

長樂甫始宜孫子。

常願主人增年,與天相守。

《氣出唱》其一中記述曹操駕六龍,乘雲而行,東到泰山。泰山為中國五嶽之首,屬人神交匯之界。仙人、玉女下來相會。繼續向東到蓬萊山,蓬萊山上與天通,上至天之門。玉闕下,引見得入,赤松相對,四面顧望,談神仙之道,「開玉心正興,其氣百道至」。「神仙之道,出窈入冥,常當專之。心恬淡,無所愒欲。閉門坐自守,天與期氣。」曹操潛心修煉。

在《氣出唱》其二中,詩人記下一次大會仙人場景,先到華陰山,吹洞簫,鼓瑟琴,飲酒高歌,後遨遊八極,到崑崙之山,會西王母,見到赤松子、王子喬,「樂共飲食到黃昏」。赤松子又名赤誦子,號左聖南極南嶽真人左仙太虛真人。為神農時雨師。王喬又稱王子喬,東周周靈王之太子晉。曾為柏人令,於東北宣務山得道。漢桓帝時柏人城內尚有柏人縣民為縣令王喬所立碑銘,上刻「山有巏旄(宣務),王喬所仙」。印證王喬在宣務山騎鶴升天。

《氣出唱》其三記下曹操與神仙們另一次相會在君山。君山在洞庭湖中,是舜之二妃所居之地。君山有王母台,那裏「金階玉為堂,芝草生殿旁」。「東西廂,客滿堂」,詩人最後祝願「主人增年,與天相守」。

《秋胡行》其一:

晨上散關山,此道當何難。晨上散關山,此道當何難。牛頓不起,車墮谷間。坐盤石之上,彈五弦之琴。作為清角韻,意中迷煩。歌以言志,晨上散關山。

有何三老公,卒來在我傍。有何三老公,卒來在我傍。負揜被裘,似非恆人。謂卿雲何困苦以自怨,惶惶所欲,來到此間?歌以言志,有何三老公。

我居崑崙山,所謂者真人。我居崑崙山,所謂者真人。道深有可得。名山歷觀,邀遊八極,枕石漱流飲泉。沉吟不決,遂上升天。歌以言志,我居崑崙山。

去去不可追,長恨相牽攀。去去不可追,長恨相牽攀。夜夜安得寐,惆悵以自憐。正而不譎,乃賦依因。經傳所過,西來所傳。歌以言志,去去不可追。

《秋胡行》其二:

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遠遊。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遠遊。經歷崑崙山,到蓬萊。飄飄八極,與神人俱。思得神藥,萬歲為期。歌以言志,願登泰華山。

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世言伯陽,殊不知老。赤松王喬,亦云得道。得之未聞,庶以壽考。歌以言志,天地何長久。

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二儀合聖化,貴者獨人不?萬國率土,莫非王臣。仁義為名,禮樂為榮。歌以言志,明明日月光。

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歲。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歲。大人先天而天弗違,不戚年往,憂世不治。存亡有命,慮之為蚩。歌以言志,四時更逝去。

慼慼欲何念,歡笑意所之。慼慼欲何念,歡笑意所之。壯盛智慧,殊不再來。愛時進趣,將以惠誰?泛泛放逸,亦同何為!歌以言志,慼慼欲何念。

《秋胡行》作於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曹操西征張魯,夏四月,自陳倉,出散關山。於一清晨上散關山,其道險阻,「牛頓不起,車墮谷間」。詩人「坐磐石之上,彈五弦之琴。作為清角韻,意中迷煩」。《禮記‧樂記》,「舜作五絃琴,以歌《南風》」。「清角」,相傳為黃帝所作,非大德之士不得奏聽。是時崑崙三位仙翁到詩人身旁,「謂卿雲何困苦以自怨,徨徨所欲,來到此間?」經交談,詩人記起自己之曾經:「我居崑崙山,所謂者真人。道深有可得。名山歷觀,遨遊八極,枕石漱流飲泉。」最後,曹操說明此賦所依之由,記錄傳示所經,且強調是真正而無欺詐。「正而不譎,辭賦依因。經傳所過,西來所傳。」

《秋胡行》之二,曹操發願登泰華山,與神人共遠遊。其後「經歷崑崙山,到蓬萊。飄遙八極,與神人俱」。回到人間,詩人感慨:「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世間所傳伯陽、赤松子、王子喬,皆得道者,曹操「得之未聞,庶以壽考」。詩人均見到他們但未問及其壽考。人間明明日月,何所不昭,「萬國率土,莫非王臣。仁義為名,禮樂為榮」。曹操實施自己轉生人間之使命,並告諭當世與後世人,「大人先天而天弗違,不戚年往,憂世不治。存亡有命,慮之為蚩」。換言之,即:順天命行事則天使事成,存亡有命,不必為之擔憂過慮。

《陌上桑》:

駕虹霓,乘赤雲,登彼九疑歷玉門。

濟天漢,至崑崙,見西王母謁東君。

交赤松,及羨門,受要秘道愛精神。

食芝英,飲醴泉,柱杖桂枝佩秋蘭。

絕人事,遊渾元,若疾風遊欻飄翩。

景未移,行數千,壽如南山不忘愆。

在《陌上桑》裏,曹操又至崑崙,謁見西王母與東君,結交赤松子、羨門(又作羨門高,仙人,秦始皇至碣石曾派人尋訪)等,得授「秘道」,食芝英,飲醴泉,眾仙同遊穹宇。

《精列》:

厥初生,造劃之陶物,莫不有終期。

莫不有終期。

聖賢不能免,何為懷此憂?

願螭龍之駕,思想崑崙居。

思想崑崙居。

見期於迂怪,志意在蓬萊。

志意在蓬萊。

周禮聖徂落,會稽以墳丘。

會稽以墳丘。

陶陶誰能度?君子以弗憂。

年之暮奈何,時過時來微。

曹操以詩言志,「思想崑崙居」,「志意在蓬萊」。作為人在世間,無論聖凡,皆入墳丘,不必憂終期。

李白對建安文學、尤其對曹操詩作可謂充份明瞭,以「蓬萊文章建安骨」來評價之。所謂「蓬萊文章」指其富含仙道內涵,是為建安文學風骨。

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均為中國文學史上著名詩人,史稱「三曹」。「魏武以相王之尊,雅愛詩章」,他匯聚了許多文人學士,其中以建安七子更為突出,「魯國孔融文舉、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曹丕《典論‧論文》)曹植受曹操直接影響,從疑神至後來信神,亦創造很多遊仙詩賦。

曹植所作《寶刀賦》敘述曹操造寶刀告祠於太乙。漢時,太乙為天之最尊神,漢武帝崇太乙為天帝。曹操祈禱太乙尊神,在夢中通靈,製成寶刀。

《寶刀賦》(並序)

建安中,家父魏王命有司造寶刀五枚,三年乃就,以龍、虎、熊、鳥、雀為識。太子得一,余及余弟饒陽侯各得一焉。其餘二枚,家王自杖之。

賦曰:有皇漢之明後,思明達而玄通。飛文藻以博致,揚武備以御凶。乃熾火炎爐,融鐵挺英。烏獲奮椎,歐冶是營。扇景風以激氣,飛光鑒於天庭。爰告祠於太乙,乃感夢而通靈。然後礪以五方之石,鑒以中黃之壤。規圓景以定環,攄神思而造像。垂華紛之葳蕤,流翠采之滉瀁。故其利陸斷犀革,水斷龍角。輕擊浮截,刃不纖流。逾南越之巨闕,超西楚之泰阿。實真人之攸御,永天祿而是荷。

其大意為:大漢聖明魏王,思慮明達開通。發文招天下賢才,修武備除暴懲凶。燃爐中火,化鐵煉精。似烏獲揮槌,像歐冶營鑄。煽旺爐火以增氣,火光上衝亮天庭。對太乙祈禱,在夢中通靈。然後以五方之石磨刀,用中黃土壤拭刃。量圓度以製刀環,發神想以造圖案。花紋燦爛無比,刀刃閃爍輝光。故寶刀鋒利陸上可斬犀牛之皮,水中可斷蛟龍之角;輕擊浮斷,刃無損傷。勝越王勾踐之巨闕,超楚王之太阿。確值父王佩用,王位永久鞏固。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