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日發出警告,中國必須儘快解決企業債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副總裁利普頓(David Lipton)表示,企業債將是中國的一個「主要斷層線」。

利普頓在深圳參加會議時發表演講說:「今天的企業債問題可能成為明天的系統性債務問題。系統性債務問題可能導致經濟增長大幅減速或銀行業危機,或者兩個問題都出現。」

他引用數據表示,中國企業債已高達國內生產總值的145%, IMF估計中國國有企業負債佔企業債總額的55%,但其經濟產出只佔全國的22%。

利普頓表示,中國一直面臨債務上升和產能過剩問題,中國應該同時加強對企業和銀行(債務人和債權人)的管理。

今年3月份,兩家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和標普)將大陸的主權信用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為「負面」。

標普3月31日在聲明中說,中國的經濟和金融狀況給政府信用帶來的風險,主要是債務問題,而且債務負擔將繼續增加。穆迪聲明中表示,下調中國的主權信用評級展望,是因為中國債務上升、外儲下降、經濟調整存在不確定性。

彭博資訊近日報道,大陸銀行不良貸款的債務方多為國有企業。美國新興市場戰略公司總裁威廉・甘布爾(William Gamble)在大約十年前就曾表示,2000年以來大陸銀行的壞帳每年以1500億美元的速度增長。

已有多位經濟學者表示,大陸國有企業利益集團是中國經濟的一大頑疾,過去30多年的大規模盲目投資,加上國有企業並不發展技術、貪腐揮霍,導致企業虧損嚴重、資不抵債。

經濟學家程曉農曾披露,大陸的國有企業早在1990年代就成了高官私有財產,主因是江澤民借國企改革之名,把國有企業變成了拉攏官員、貪腐治國的工具,國有企業已經被掏空,製造了大批「殭屍企業」。

另外,大批嚴重虧損的國有企業仍然在A股上市。據知情人透露,去年夏季股災就是掌握國企股的江派集團惡意做空所致。之後,習近平當局正式開啟了金融反腐,多位中共監管層高官和證券公司高管落馬。

據悉,大陸股市在江澤民時代創建時有超過一半的上市公司是國有企業,經濟學家吳敬璉形容大陸股市已經成為國有企業融資的工具,沒有規則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