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在邵卜的帶領下,徐霞客在怪石叢中穿梭,岔路曲徑很多,一不小心就會迷路,困死其中。徐霞客還沒有來得及記下路,忽然感覺眼前一片明亮,原來出口已經到了……

龍洞裏伸手不見五指,幽靜清涼,徐霞客就著微弱的火光查看四周的景象,發現眼前布滿了石舌(又稱石筍、石柱),有時必須側身、有時甚至得攀越而過。這條窄路與其說是通道,倒不如說是鐘乳石陣。

穿過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鐘乳石後,來到寬闊之處,路上的石筍已經變少了。徐霞客稍微放鬆地走著,忽然聽到潑拉一聲,左腳一陣冰涼徹骨,一股寒氣馬上襲入腳盤,他吃驚地往下看,發現自己的左腳踏在水中。水深不到腳踝,卻是極為冷冽,令他不由得哆嗦。邵卜聽到水聲,知道徐霞客誤踏水池,想起自己忘記提醒他這樁事,心中甚感愧疚。邵卜向徐霞客道歉,沒想到徐霞客對此事絲毫不以為意,他根本不認為弄濕了腳是件不愉快或不舒服的事情——長期在窮山僻野中行走,甚麼他沒碰到過?

此時他的心思是在思考著一個問題:「根據《綱目》等藥書記載,鐘乳石有增補陽氣之效,但為何這水反而如此冰冷?明天可得好好研究一番。」徐霞客父祖的藏書很多,讓他從小就可以飽覽群書。李時珍將他研究歷代本草文獻的結果集結成一百九十萬字的《本草綱目》,在萬曆十三年(西元1596年)出版刊行,當時徐霞客九歲,正是吸收力最豐富的時候,加上從小就立志遊歷天下,自然會特別注意相關的知識,想必對此書的印象深刻。他後來在旅途當中遇到荒野斷糧時,也是靠著以前從書本中獲得的知識來判斷野果的可食性,因此而度過不少難關。

徐霞客隨著邵卜在洞裏七彎八拐地走著,剛開始還試著記憶路徑,但因為實在太過曲折複雜,不久後就放棄了。二人走了不知多久,在手上的火把即將燃盡之前二人一拐二彎,徐霞客忽然感覺眼前一片明亮,原來出口已經到了。龍洞這邊的出口是個小洞,一出洞就是一片寬闊的田野,皎潔的星光、微拂的清風,使人頓然心曠神怡。隔著一個龍洞,二邊的景色如此懸殊,就好像是二個不同的世界一樣,徐霞客不禁想到那兩句通俗的千古名言:「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可真是今晚經歷的最佳寫照。

天上雖然沒有月亮,漫天閃爍的星光依然照得大地一片光明,使夜歸的人不需仰仗火光,仍能安穩迅速的行走。邵卜見時候已經不早了,便加快腳步往前走去,徐霞客知道邵卜的意思,也邁開大步緊隨其後。二人在田間小路疾行,約莫一頓飯的時間,徐霞客隱隱瞧見遠處的燈火閃爍,他知道邵家莊已經到了。

夜入世外桃源

邵家莊,顧名思義是個邵姓宗族聚居的村莊,邵卜稍微提過,他們的先祖是在蠻子兵來犯時,為了避難而舉族遷居於此。

此處宛如世外桃源一般,地美水甜、適合生養繁衍;又有龍洞阻隔外界,保得眾人平安無災,於是從此定居下來。邵家的先祖並曾立下規矩,不許後代子孫輕易外出,非不得已必須與人接觸時,則由少數幾個謹言慎行的人負責——邵卜就是其中之一。種種的前因,使邵家莊的人口雖然逐漸增多,成為一個不小的聚落,卻仍不為外界所知。

徐霞客隨著邵卜進入邵家莊,見莊內街道井然、屋舍整齊,人們已各自在家歇息,安寧恬靜中偶爾傳來幾聲狗吠,他覺得這裏的氣氛猶如《道德經》中所描述的「雞犬相鳴,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境界。

那時已是明朝末年,徐霞客久在四方雲遊,深知當今的社會極為動盪不安:荒年歉收、瘟疫蝗災、盜賊外寇、貪污腐敗等,無一不具。他讀書甚多,知道每個朝代在即將覆滅之前,都曾經經歷過類似的情況。他遊歷過的地方,即使位處東南沿海,仍多多少少籠罩在恐怖與不安的氛圍當中,似邵家莊如此安寧太平的感覺,對徐霞客而言,可說是首次的體驗。

邵卜將徐霞客領進一棟普通房舍的堂上,請他稍坐片刻,便入內向主人報告。徐霞客環顧四處,見屋內陳設簡單,幾乎沒有裝飾品,必要的家具擺設則是一塵不染,顯示此間主人的高節作風。徐霞客正好奇於主人之為何許人物時,他便出現了,徐霞客趕快起身行禮。二人禮畢後依序坐下,徐霞客定睛一看,見主人約莫耳順年紀,面容清炯脫俗、頭戴高冠、身穿古式長袍,頗有世外之姿。

主人邵拓,自稱是邵雍的後代子孫,宋徽宗時先祖為避北寇,遷居至此。因久不與外人通,雖偶爾役人往來辦事,亦不問世事,是以舉族上下,皆不知外界變化。接著他又告訴徐霞客,邵家莊由於龍洞阻隔,絕少有外人進入。從前曾有一人誤打誤撞地穿過龍洞,來到此處,後來終老於此,當時他還小,記得那人曾說當時皇帝的年號為弘治,這是至今唯一一次接觸外界的情況。

徐霞客在心中推算一下他所說的年代,不由得暗暗吃了一驚,因為弘治年間距今已有百年的時間了,而邵拓說當時他還是小孩,那麼他的實際年齡,可就不是外表看起來的六十歲上下,而是已經超過百歲了。◇(待續)

——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