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月7日一年一度高考登場,全國考生12年苦讀,但不可能940萬考生人人過關。開卷首日,微信公眾號「學習大國」發文〈習近平曾對高考生說:考上可喜,考不上也不用悲觀〉,以茲鼓勵考生與家長。而媒體找出的這句話,習近平是說於何時與何地? 這句話出自於《浙江日報》〈之江新語〉專欄的其中一篇,作者即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該文發表時間2003年7月11日,篇幅不長,但習既抒發個人的教育理念:「社會本身就是一個大學校,處處皆學問,行行出狀元」,也針砭教育時政:「一定要從社會、學校和家長等多方入手,千方百計把孩子從分數中解放出來」。

2003年彼時,習近平有感而發的高考問題與教育現狀,就是江澤民自1999年起,透過時任教育部長陳至立,在全國實施高等教育擴招及教育產業化兩大政策之弊的集中爆發。

高校擴招一試定終身,中國大陸教育產業化之後,教育系統一切「向錢看」。這兩者相加,讓學生與家長要從中解脫的,不僅分數,還有債務。

據2014年一組調查數據,大學4年學費連雜費和生活費等,約需5至10萬元人民幣,這是大城市家庭約62%的年收入,一般縣城家庭近9年的收入,更是農村戶18年的收入。等到好不容易畢業,又有一座比高考更艱難的獨木橋在等著這些社會新人。

高校擴招當初喊出的一個誘人口號,是解決年輕人上大學、就業等願望。但盲目無配套的結果是「畢業即失業」,而且每年畢業人數與失業率,同步升高。

據資料,2003年起,大學畢業生失業人數已突破百萬大關,並以每年不低於100 萬繼續攀升。據統計,2014年大學畢業生人數高達727萬人,較2013年的699萬大幅增加28萬人。然而,媒體報道,真實失業率還要更嚴峻。

據稱,預計未來5年,高校畢業生不會低於700萬,約佔每年市場新增勞動力的二分之一,加上中職或高中畢業生,進入社會的新人力資源高達1,600萬。大學生就業壓力空前巨大,5年內高校畢業生都將面臨「史上最難就業季」。

江澤民遺留的教育爛攤,習李都要買單,何況胡溫。

近年,國內官媒、非官媒包括財新網等主流媒體,在提到教育界的今日之弊時,都已經公開唱名是肇因於1999年的擴招與產業化,這兩大政策開啟了教育暴利模式與隨之而來的亂象、腐敗。

習近平上台後,高考招生成為重要改革對象,在具體政策方面不再唯分數論等。但亂象仍然在持續。還有一考生群體,分數不是他上大學的阻礙,而是因為法輪功學員的身份。在江澤民搞起的迫害政策下,父母修煉法輪功的考生,高考即使獲高分卻遭高校拒收。

習近平應該感同身受,他自己曾因父親習仲勳在文革時的「背景」,而被拒於清大之外,最後是靠父親下放的工廠開出一份「土證明」而獲推薦上大學。而法輪功學員的子弟毫無任何救濟,許多人因此痛失深造機會。

高考改革在相關政策制定之外,習近平提出「終身學習」的改革方向,呼應的正是他2003年時「社會大學」的概念。不過在一個迫害「真、善、忍」、冤枉好人的社會,實在不知要學習甚麼。江澤民遺留的這個負資產,胡溫不能扭虧,習李還在付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