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江澤民被兩次公開點名。5月22日,有陸媒報道中紀委機關報批中共貪官四大特點文章時,點了江澤民的名字。還有報道說,4月25日中共中紀委宣佈的限制中共高官及親屬離境通知中,也點了江的名。此前,江澤民經歷了「露面消失」和「名字露面消失」兩個階段;這次點名,標誌著江從「露面消失」到「名字露面消失」,再到「被點名」的待遇的巨大變化。

「露面消失」階段

江的「露面消失」階段開始於2014年。記得2014年9月29日中共建政65周年音樂會上,在習近平的左手邊依次是江派的江澤民、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右邊是習陣營的李克強、俞正聲、王岐山;習、江兩陣營涇渭分明對陣排座。那次江的露面可能標誌其大勢已去的開始。因為不久後,習陣營取得了關鍵性上風,江派在保住其中央高層的實權人物周永康、徐才厚的權力爭鬥中失利。

江澤民2015年初的幾次露面,估計那時還有點活動自由,開始還有媒體可以報道,到4月份最後那次露面則被官媒刪帖,江的個人自由可能已經受到限制,從此失去了「公開露面」的待遇。2015年9月3日的那次閱兵,是江後來唯一的一次露面,不管是自己強行而為也好,是被露面以襯托習的權威也好,那次實際效果是為確立習最高權力的最後露面。之後,江再也沒有公開出現過。

從此以後,江只有「名字露面」的份了,主要是送署名花圈之類的。但是,江送的花圈在2016年2月4日以後,一直沒有再出現。就算其他所有中共退休離休高官都出現的場合,也唯獨缺了江。而2016年3、4月,江致信上海交大校慶那一次,可能是最後的一次享受「名字露面」的待遇。

「被點名」階段

江開始進入「被點名」階段,那應該是3月16日中共兩會以後。中共兩會結束後時隔7天,2016年3月23日,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對海外媒體報料稱,據可靠消息,江澤民的兩個兒子江綿恆與江綿康已經被內部控制。這也許是兩會期間江派的「公開信」之類的反撲,引起的習陣營的後手重拳反擊的緣故。

據《動向》雜誌5月號報道,由王岐山主管的中共中紀委等,於4月25日下達了通知,限制大批中共現任或離任高官本人、家屬、親屬出境出國,人數多達1,570多名。其中江澤民就被直接點名。這次通知的背景,表明習陣營不僅以強硬反腐回應,而且是以全面公開的正面姿態回應了「巴拿馬文件」;當然不排除同時為了反擊江派兩會時的小反撲。

5月20日,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抨擊中共貪官集「政治蛻變、經濟貪婪、生活腐化、作風專橫」四大特點於一身的文章。之後,5月22日,陸媒易天富基金網以「中紀委機關報批腐敗官員四大特點」為題進行報道,在文章導言中寫「中紀委批『變、貪、腐、橫』意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

從江的「露面消失」到「名字露面消失」,再到「被點名」的待遇的三個階段的巨大變化,其實可以看出一個江的處境的曲線:這裏不會是其健康的原因,而是江政治權勢消失後,正在轉向其種種惡行將被收拾算帳的開始。這幾個階段中,江的個人自由應該已經沒有了,一定被控制起來了。不然,像他這種不甘寂寞、愛顯擺的人,加上劉雲山的宣傳機器的鼓噪,一定不會放棄公開露面的機會。但由於某種原因,江一直還沒有露面,就連「名字露面」也免了。

「宣佈抓江」是下一步

到如今,「被點名」後,下一個階段的自然延伸可能就是「宣佈抓江」。這裏特別加上「宣佈」二字,是說「抓江」或者其被軟禁已經是在「露面」和「名字露面」消失後的實際狀態了。以後只需要宣佈一下就是了,但那也是飛躍的一步。

上面講的江的「被點名」,也許是因為兩會期間江派的「公開信」之類的反撲,引得習陣營的後手重拳反擊的緣故。江派30年殘餘勢力的頑抗,甚至對反貪的處處拖延,是江派死而不殭、輸而未滅的表現。但是,事到如今,江派敗勢已定;兵臨城下,總攻時間日日逼近。

另外,江的「露面消失」到「名字露面消失」,再到「被點名」的待遇是路人皆知的變化。這也可能反映了一種規律和一條出路:江派的前途與江本人一樣,死不改悔的只有被收拾的份了。只是來遲與來早,除非停止做惡等待處罰或者戴罪立功,才是較為明智的選擇。

這個過程中還有機會,每個人的選擇才是決定自己歸宿和結果的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