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現在中國農村流傳著這樣的順口溜:「70後」不願種地、「80後」不會種地、「90後」不提種地。這絕不是人們的調侃與玩笑,而是現實中農村普遍存在的問題,留在村裏種地的大多是老年人和中年婦女,而孩子們都到城裏打工了。以後誰來種地?十幾億中國人糧食從哪裏來?

據陸媒5月29日報道,根據對河南、山東兩個農業大縣的調查發現,農村55歲以下的基本不種地,不想種,也不會種。

以後誰來種地?

河南司寨鄉平陵村農民張文明全家5口人,兒子、兒媳在外打工,月收入6,000多元(人民幣,下同),老伴照看孫子,10畝地全靠張文明一人打理,「不指望種地致富,也就掙兩活錢兒。」

74歲的村民李成,前年做完手術後才不再下地,12畝承包田交給兒子李文獻,他說:「不是兒子想種,是他身體也不好,出不去打工,又沒啥手藝,只能在家種田。」

平陵村共有550戶人,4,900畝地,村長坦言:「55歲以下的,在田裏幾乎看不到了。『70後』不願種地、『80後』不會種地、『90後』不提種地,村裏的地沒有成規模流轉,大都是老人、婦女在家種。」

這樣的情況還是在河南豫北農村平原地區,如果走進南太行山,到山西等山區的梯田裏看看,那就又是另一種景象了。整坡的梯田裏看不到幾個人幹活,而且還有不少地被荒廢不種了。

報道稱,前些年政策鼓勵大戶種糧,延津縣僧固鄉沙莊村種糧大戶郭衛峰和3戶農民聯手,到2014年流轉面積發展到600畝,購置了幾十萬元的農機具。但是「糧價好了兩年,去年一大跌,賠進去9萬多元。本來準備再流轉900畝,地都說好了,可是不敢租了。」

土地退租苗頭出現。延津世紀富合作社理事長趙國換說,合作社共流轉1,800畝地,合同簽了10年,雖然還沒到期,但預計到下半年,有一半地要退回去。

糧食不值  農民種地無奈

網上的一篇博文〈中國農業被改革開放碾得粉碎〉寫道:按1980年商品價格中值估算,中國絕大多數商品現在已經漲價百倍以上,而糧食價格只漲了幾倍。80年時玉米市場價每斤3角5分,現在1元多一點,僅漲價3倍。去醫院看病的話,背去50斤玉米只能掛上號。如此巨大的比價差,怎麼調整?怎麼調整糧食都是最不值錢的東西。農民種地,只能是無奈的選擇。只要有個活路他絕不種地!

種糧不賺錢,銀行貸款更加收緊。一家合作社負責人說:「過去5年都找一家銀行貸款,一筆錢要交雙份利息,貸完先存回去,再貸出來。但有錢就比沒有強,沒想到,去年銀行聽說種糧賠錢,今年不給貸了。」不少農民專業合作社營運困難,有的甚至有名無實。

有網民表示,現在50歲以上的農民死光之後,中國沒人會種地了,也根本沒人種地,沒有後繼勞力!14億中國人,只能等外國人供養吃喝了。

農村衰敗 現狀怵目驚心

2015年一份湖南鄉村實地調研的觀察札記在網絡熱傳。作者王君柏用其筆墨展現了凋敝中國農村的一角。

1985年左右,村裏一共有132人,老中青搭配合理,青年人所佔比例差不多是一半。但目前長期居住在村子裏的只有54人,而且基本以老幼為主。在這裏人們談不上甚麼希望,老一輩無可奈何地生活在這兒,幼輩到十五、六歲也會離開。

另外,土地荒蕪少有人耕種。全村的水田,插秧的面積不到十分之一,逐步都改為種玉米,村民水稻不夠吃就到鎮上買。

而旱地的種植方式已經全靠除草劑和農藥,這樣連續多年種植,田地退化,土壤板結,莊稼產量大減。

最後連簡單的方法種旱地也力不從心,村民們就種茶葉或油茶,只是表示這田地還有主人。而樹木肆意生長,造成農田莊稼光照不足,林中各種大小動物與人爭奪糧食。

目前,農田還有老一輩村民苦苦支撐,往後年輕人不會種地,村莊的衰落將不可避免。

文章稱,傳統的鄉村,社會有序,人與人之間,家庭與家庭之間,絕大多數時候都處於良好的狀態。在此平衡中,良風美俗成為一種重要的社會資源,使鄉村的生活井然有序,也使人們的生活有意義。但當前的農村,過去的良風美俗若不是還有一些古樸的老人支撐,可能已經蕩滌乾淨了。

除此之外,文章還提到失去傳統文化的當今農村,孝道消失、兩性關係混亂、婚姻不牢,再加上農村環境污染嚴重,癌症村林立……作者認為,鄉村的衰敗是一個趨勢,並且越來越嚴重。作為一個人口大國,如果任鄉村衰敗下去,將來後果會非常嚴重。

分析:中國農村衰敗從中共建政後開始

現在中共也看到農村的衰敗,但它沒有解決的辦法。中共自己的瞭望智庫摘編了一篇《中華讀書報》的文章,題目為「鄉紳消逝後鄉村便不可避免的衰落」。這篇文章指出了農村的問題「鄉村的衰落」,也看到了病因「鄉紳消失了」。但是它卻忽略了病根,就是「中共摧毀了鄉紳」。

時事評論員橫河認為,中國的農村是從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開始崩潰的。因為中國傳統農村的社會基礎,它是鄉紳統治,官府的統治是不下縣的。鄉紳統治至少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傳統文化的承傳,還有一個它保證了社會結構的穩定。

橫河表示,中國歷史上曾經有過多次改朝換代,改朝換代過程當中,它也有過大規模的破壞,受戰爭影響嚴重的地區人口減少,特定的時候、特定的地區人口可以減少90%。但是戰亂結束以後,新王朝一建立,社會便會在幾年、十幾年、最多幾十年時間就快速恢復,因為農村鄉紳統治,有一個非常強的自我恢復能力。

橫河指出,中共的「土改運動」把中國農村判了死刑,它的死亡是一個很長的過程,判死刑是1949年以後不久,但整個過程和後效應延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的一擊是中共的所謂「改革開放」,因為改革開放它的前提是農民沒有自己的土地,同時中國沒有了鄉村的基本結構。

橫河表示,「當然我不能肯定說,中國未來鄉村一定是怎麼樣一個走向,就是未來中國農村的理想結構,也未必就是回到鄉紳統治,但是它一定是建立在中華傳統文化和人類普世價值這個基礎之上的。它的前提是甚麼呢,就是反對人類普世價值、破壞中華傳統文化的中國共產黨必須退出歷史舞台,這才有可能重建中國的傳統鄉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