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999年後中國器官移植業爆炸性增長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同步,並呈現其獨有的特徵,移植器官之豐富、規模之大、等待時間之短和移植器官質量之佳、之鮮活等特徵,都指向其必要條件——器官的反向配型和基數巨大的活人供體庫的存在。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過十年的持續調查取證,對中國865家開展器官移植的醫院的追蹤,以及對9,500多名移植執業醫生的幾十萬份公開媒體報道、醫生論文、醫院網站備份和數據庫資料的多輪搜索和分析中,採集到兩千多個電話錄音證據,獲取了上萬條資料證據,於2016年5月19日公佈了一份21萬多字的綜合調查報告,揭示中國存在著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以及大量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

以下是中國存在活人供體庫的六大類證據。

證據1.

器官移植等待時間超短

正常國家是正向配型,即病人等器官,等待器官時間為幾年。而中國是反向配型,即器官等病人,平均等待時間為1-2周。

號稱亞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網站統計表明,該醫院2005年647例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時間為二周。該網頁已經被刪除,但是可以在互聯網檔案中找到備份。超短的器官等待時間直接引來了大量的國際器官旅遊人數。僅2003-2005年3年間,每年到中國做器官移植的人數就有2000多人

證據2.

急診肝移植數量驚人 按需殺人

所謂急診肝移植,是對存活時間不超過72小時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做的緊急換肝手術。因為緊急配型困難,國外等待供體時間很長,所以罕見急診肝移植。而在中國,急診肝移植竟然很普遍,根據《中國肝移植註冊2006 年度報告》,2005年4月6日至2006年12月31日期間,在8,486例肝移植數據中,竟然就有高達1,150例是急診肝移植。

中共體制下的死囚處決也得按一定的司法程序——需要最高法院批復和按規定的時間處決,所以死囚犯不可能滿足大量突發的急診肝移植的需求。這樣大的急診肝移植數量和驚人的快速移植表明,醫院可以及時從供體庫中為患者採摘匹配的器官,是在按需殺人。

證據3.

一台手術多個備用器官

許多醫院都為一台移植手術使用多個備用供體器官,例如,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2005年在新疆做一起肝移植手術時,甚至拿3個活人做備用肝。這揭示了活人器官供體庫的存在和地下運作體系的精良。

證據4.

多台移植手術同時進行

例如: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曾在一天之內就做了24台腎移植手術。天津第一中心醫院一天之內做過24台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

廣州中山大學附屬一院曾在一天內做過19台腎移植。長沙湘雅醫院一天做了17台移植手術。

從醫學角度看,在同一天找到如此多的組織配型相對吻合的死囚供體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是事先已經存在著驗好了血型和組織配型的活體器官供體庫。

證據5.

活摘曝光後的突擊移植

追查國際經調查確認,在2006年3月9日蘇家屯集中營事件被曝光後,中國許多醫院都有一個突擊移植的時段。一時間全國眾多醫院,突然間有了大量的器官供體,需要加班加點的趕著做器官移植。從那時到2007年間,形成了一個器官移植的高峰期。該現象顯示有大量活人器官急待處理,中共在突擊清理供體庫存。

證據6.

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驗血

大量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各種虐待後,還被強制驗血,而其他勞教人員、囚犯並沒有如此被對待。從側面也證實了中共在建立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的活體數據庫。

追查國際調查員以病人或病人親屬的身份給大陸一些醫院打電話詢問器官供體的情況,山東千佛山醫院醫生說:四月肯定會比較多法輪功供體,現在這供體逐漸多起來了。

廣州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醫生說:最近有一批,4月中旬到下旬有一批。煉功人身體比較好,都是年輕的,20~30歲,沒有傳染病,沒有愛滋病和梅毒。

2006年4月,清華大學附二院玉泉醫院腎移植中心李宏輝被調派到腎源多的四川,幫成都空軍醫院做腎移植,許亞宏主任也稱5月供體挺多,兩人都承認用法輪功供體。

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

自1999年之後,大陸器官移植業呈爆炸性增長,與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性迫害的時間相同。據2010年3月《南方週末》發表的《器官捐獻迷宮:但見器官,不見人》披露:「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 「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

追查國際也公佈了這份報告所引用證據的相關網頁、醫生論文等資料的來源,以存檔鏈接的方式全部在尾注(References),直接呈現原始證據實況圖片,供讀者查詢證據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