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拖著疲憊的身體踏進寺院前庭時,抬頭望見寺前幾棵高大的楓樹

正浸潤在夕陽餘暉裏,楓葉在風中映襯出透明的琥珀色,心裏頓時感到一片寧靜,才覺得下午這趟登山路程的辛苦有了代價。

陣陣晚風從樹上吹過,沙沙的樹葉聲在寺院間迴盪,幾片褐黃色葉子帶著溫軟的陽光從枝椏間飄落,有兩隻麻雀從樹葉裏飛了出來,只叫了幾聲,就落到了寺院瓦簷上,原來是麻雀驚擾了楓葉。

站在楓樹下,寺院前已鋪滿落葉,一個和尚正拿著掃帚遠遠的從牆角掃過來,才掃過的地上,楓葉又從和尚頭上緩緩飄下來,構成了一個有趣的畫面,我在心裏笑著,和尚卻一手握著掃帚,挺起身來笑著向我招手。

望著笑瞇瞇的和尚,才發覺自己的心情已平靜了下來。最近因為工作不順遂,心裏煩躁,想到山上這座寺院來逛逛,放鬆一下心情,於是就匆匆上山了。

      平常在都市裏望著山上的這座寺院,感覺近在咫尺,哪裏知道繞著山路走了三個小時,只看到寺院忽遠忽近,忽前忽後,自己卻仍在山中徘徊著,心裏就慌亂了起來,一度想下山,還好半路遇見一位村人,告訴我寺院快到了,才安下心來,既然來了,不能半途而廢。

後來就不去瞧那寺院哪去了,只管靜下心來慢慢走,心情反而輕鬆了。一路上,看到西斜的太陽在竹林間穿梭,一根根修長的翠竹往身後退著。經過了一片松樹林後,就踏上了一座木頭搭成的便橋,溪水從腳下流過去,真想停下來聽潺潺的水聲,可惜薄霧漸漸逼近,只好繼續前進。又走過了峽谷邊的一段黃土路後,一段長長的石階出現眼前,那時才想起寺院哪去了,抬頭只看到蔽天的楓樹,想不到,攀上了石階後,就進到了寺院裏了。

站在崖壁上往山下望去,隱約還能看見剛剛走過的蜿蜒的山路,遠處的高樓大廈像玩具積木,積木間似乎還有游動的東西,應該是街道上的汽車了,雖然聽不見城市雜沓的聲音,卻讓我感到陣陣喧囂,長年的煩燥又襲上了心頭。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裏已一片寧靜。

寺院的鐘聲響了起來,和尚停下來轉身向我招手,我經過那幾棵楓樹朝寺院走去,想要向和尚討杯水喝,也想請問方丈,生命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