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中共社科院日前發表報告稱,深圳城市競爭力連續兩年超過香港,引起外界質疑。深圳市長許勤近日對外回應華為、中興兩家巨企撤出傳聞時,承認近期已經有超過1.5萬家企業遷出深圳。財經人士認為,如此大規模的遷出潮反映了中國當前經濟的真實現狀,這些企業被高房價所帶來的高成本折磨得苦不堪言。

大陸科技龍頭企業華為被傳遷出深圳的風波未平,另一通信產業巨頭--中興通訊,也傳出將生產線撤出深圳,中共官媒和官員近日接連出手「闢謠」。深圳市長許勤5月29日在回應華為、中興兩家公司是否要遷出深圳時稱,兩家企業不會遷出深圳,但企業將部份生產業務安排在其它地方,這是企業發展的需求。許勤同時透露一個從未曝光的數據:近期已經有超過1.5萬家企業遷出深圳。

許勤並未透露企業撤出的具體情況,包括受影響行業等。香港中小企業聯合會榮譽主席劉達邦表示,的確注意到這個趨勢。以港資企業為例,過去兩三年以來有不少陸續撤離深圳,有的因為行業收縮,難以經營,有的則因地價高、人工貴等原因,選擇搬到東莞、越南以及東南亞等地。不少早年買地的港商,因為地價大漲甚至轉為經營房地產,或者高價賣地套現,關門大吉。

港企遷出 有人轉行地產

如八十年代到深圳發展的香港紙品包裝大王馬偉武,旗下位於深圳橫崗的力嘉集團,是全國印刷100強的知名企業,去年1月將生產線搬離到東莞橋頭。劉達邦透露,原因之一就是土地升值太快,「老闆轉為發展房地產。」另外,印刷行業在深圳也很難經營。據不完全統計,2014年前後,深圳100多家印刷廠相繼倒閉、搬離或者轉型。

另一家位於深圳龍崗的香港家電企業,去年亦搬到江門。劉達邦估計,雖然地區距離香港較遠,沒有那麼方便,但計算人工、租金之後,成本降低至少20%,故吸引企業搬離。

撤離潮或重創科技業

大陸喜投網董事長、知名投資者黃生認為,1.5萬家企業撤離,這算是一個大規模的撤離潮了,如果一家企業背後牽涉到了上百名員工,那可能就是上百萬工人規模的撤離了。

而且華為、中興都聲明總部並沒有撤離深圳,只是一些部門撤離,但實際上撤離的是製造基地和研發基地,留下的只是行政部門。黃生認為,華為、中興離開將導致上下游幾千家甚至上萬家配套產業鏈公司撤離,這樣一來,就很容易形成產業鏈的整體撤離,而這幾萬家配套企業是一個城市經濟的毛細血管,少了他們,經濟空心化很難避免。這對深圳高科技企業是個重創。深圳面臨城市空心化、經濟空心化的問題。

華為東莞買千畝地

近來,華為在東莞買了1,900畝土地,正在投資百億元人民幣修建生產基地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剛過了幾天,深圳另一家大型企業中興通訊將遷到河源的消息也被公開。

河源高新區黨工委書記李衍楠近日透露,中興通訊將在今年7月將其生產基地從深圳遷至河源,10月試投產,5年內達到產值1,000億元人民幣。中興將把通信設備製造業務以及手機業務生產線遷入河源,也會陸續搬遷與生產高度關聯的研發機構。據估算,中興通訊項目全部竣工後,可帶動關聯產業實現產值2,000億元人民幣。

高房價迫企業遷走

業界普遍認為,是深圳一直高漲的土地和房價逼走了這些企業。

與製造企業外遷形成鮮明對比是,2016年第一季度,深圳地稅收入843.2億元,同比增長40.8%,增收244.4億元。

數據顯示,深圳房價已從2005年的5,000元人民幣一平米的均價,到2016年4月均價已升到5萬元人民幣一平米,10年時間漲10倍。特別是在過去一年多,在原來兩萬多人民幣一平米的基礎上直接翻倍。

大陸媒體深圳經濟觀察早前報道,深圳房價飆升的同時,實體產業出現了全面潰退的跡象。

深圳實業大面積潰退

深圳經濟體量最大、科技和現代服務業最發達的深圳南山區,擁有逾百家上市公司。報道引述一份南山區2015年上半年經濟形勢的內部資料,顯示區內30%企業去年訂單較上年減少;企業盈利能力明顯下滑,工業利潤總額下降20.2%。

而華為所在的深圳龍崗區數據顯示,2015年前三季度,剔除華為之後,龍崗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工業銷售產值、出口交貨值均下降。利潤總額更是下降16 %,其中,虧損企業有392家,虧損額同比增長26%。從行業情況看,龍崗所涉及30種的國民經濟工業行業大類中,28個行業均為下降。

黃生認為,目前的高房價已經導致了企業的高負擔,各種租金成本極其高昂,中小企業和創新型科技企業很難承受。因為高房價,導致員工普遍要求加薪,加薪的幅度要趕上房價上漲的幅度,幾乎所有的中小企業、科技企業都無法承受,都要關門。

專家:深圳競爭力難敵香港

大陸財經人士劉曉博5月28日撰文表示,深圳的房價、土地價格和生活成本都太貴。如果像華為這樣的企業都因為成本而不得不大規模遷移,那麼其它企業的生存環境可想而知。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5月30日發表全球競爭力排行榜,香港獲評為第一,較去年升1位。不過,同一天,中共社會科院發表的城市競爭力報告,香港的排名卻連續第二年落後於深圳。

香港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質疑大陸中科院的衡量標準,認為香港的競爭力絕不會輸給深圳。因為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有公平的法治,資金自由進出,還有健全金融和會計制度等,都是香港不同於大陸的優勢。「投資者來到香港,如果有甚麼爭議的話,在法庭上判,有公平的法治在那,回到大陸,判了未必有得賠。這個是最大的問題。」

雖然深圳近年來在科技方面發展迅速,而香港的強項則是金融行業,不過,莊太量認為,華為、中興等科技企業一旦搬離深圳,對深圳科技行業也是一個重創。而且,深圳所謂科技發展也比不上美國矽谷,甚至談不上高科技,最多是一個科研城市。「如果樓價再高,高過香港的話,更無競爭力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