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因中國製藥普遍摻假,品質低劣,使得越來越多的中國患者採用自由行方式,前往印度採購藥物。同時,幫助患者赴印的中介機構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據美國之音報道,雲南大理的劉女士剛被檢出患有丙肝,急需一個療程的抗丙肝病毒藥索非布韋(sofosbuvir),經朋友介紹,劉女士求助網上專業代購人士,買了印度生產的索非布韋。在進行一個療程後,再度進行體檢發現,身體各項指標恢復到了生病前的正常水平。

她說:「請人代購的價格是1萬多元(人民幣,下同)(3個月),雖然比在印度直接買藥貴了將近一倍,但確實治好了我的病。如果將來有復發情況,自己親自到印度去走一趟,也正好實現我一直想去看看那個文明古國的夢想。」

索非布韋是由美國製藥公司吉利德(Gilead Sciences)於2013年推上市場的抗丙肝藥,對各型丙肝治癒率高達95%以上,且副作用輕微。索非布韋在中國市場上售價極為昂貴,劉女士說,一個療程費用大約需要60萬元。

據報道,索非布韋在美國上市10個月後,印度的製藥公司就開始進行仿製。為保障印度國內患者在可負擔得起的條件下得到救治,對於一些治療重大病症的急需性藥物,印度在《國家專利法》的修正案中,增加了「強制許可」條例,允許本土企業在第一時間仿製國外醫藥巨頭的原研藥。

印度製藥企業推出的索非布韋一個療程的價格相當於6千多元,而且療效顯著,在藥物成份和生產工藝上與美國原研藥幾無差別。

仿製藥是製藥產業中被允許的普遍做法。獲得專利的原研藥,當專利期限到期後,其它藥企可以使用藥物的化學合成物專利,自行生產仿製藥。

中國的仿製藥企業雖然也生產大量專利過期的仿製藥,但在生產工藝上相差懸殊,輔料摻假日趨嚴重,眾多的藥品品質得不到保證。加上最近發生的魏則西事件,使越來越多的中國患者赴印度買藥或接受治療。

中共官方認定藥品代購渠道是「非法」,使得一些中國患者採取自由行方式,前往印度採購藥物。與此同時,幫助患者赴印的中介機構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其中以春雨國際和雲天慈航等幾家較為有名。

不僅是印度,中國遊客近幾年大量湧入日本,搶購各類藥品。中國一位藥劑師曾向媒體透露,日本藥品監管標準高,因此同樣採用中國原料藥的日本藥品,所含的有效成份多、雜質少,藥效優於中國國產藥。

中國製藥則偷工減料相當普遍,同時,假藥從材料加工、包裝、運輸、銷售已經形成一條產業鏈,販賣假藥的利潤甚至比販賣毒品還要高10至25倍,令外界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