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日前,中共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副主任夏勇傳涉令計劃案被查。據報道,夏勇在2005年以學者之姿從政,進入中辦時,從令計劃的副手做起──中辦調研室副主任,後任中共國家保密局局長。2013年3月被逐出中央辦公廳,改任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

普遍說法,夏、令二人的結識與拍合,源於2000年夏勇為政治局委員授課。不過曾在中南海授課的學者並不少,何以夏勇雀屏中選?

美國智囊蘭德公司2002年8月發表一份報告指出,中共政府在互聯網上的欺騙行為有幾種模式。其中之一是被動提供關於第三方錯誤資訊。比如,作為「反法輪功」運動的一部份,中共社科院於2000年5月建了一個網站,與「邪教」鬥爭。其內容與其它北京於1999年7月發動的迫害法輪功的殘酷宣傳類似。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利用各大媒體宣傳「鎮壓有理」,而參與「論證鎮壓有理」的學術機構中,中共社科院屬重量級。學術機構的引領作用,會促使社會朝著某一個方向發展,或提升或沉淪。這些年來,社科院參與做出各種「反法輪功」的理論研究,結果就使整個社會風氣往一個與「真、善、忍」截然不同的方向下滑。

夏勇在調任中辦之前,即任教於社科院,並擔任該院法學研究所副所長(1998年9月)、所長(2002年3月)。作為社科院的高層,夏勇間接讓普羅大眾受害,而其直接加害的對象,則是可以為社會和國家作出貢獻的精英。僅舉一例如下。

法輪功學員趙淑貞,中國政法大學畢業,同學都在公檢法司部門工作。迫害之前,趙淑貞是北京石景山區律師事務所律師;迫害之後,任職於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的丈夫被迫與她離婚。當時以取消出國、開除公職逼迫夫妻兩人的,就是社科院法研所當時兩名副所長──夏勇、信春鷹。

據明慧網報道,趙淑貞失去工作與婚姻,趙淑貞娘家一家九口亦被殘酷迫害,父親含冤離世、家破人散。趙淑貞於2001年被冤判坐牢,非法關押期間,遭遇關鐵籠、用擴宮器野蠻灌食等非人酷刑。趙淑貞控告江澤民的訴狀,夏勇應該愧讀。

夏勇曾是哈佛的訪問學者,相關舊識曾評說他「以人權和法制理論研究聞名」、「是一個對人權的理想有追求」。不過,當夏勇選擇走進江澤民這個迫害圈子,以自己的專業加重這場迫害、剝奪法輪功群體的人權時,就算今天沒被調查,他曾經助紂為虐,已晚節不保。

在江澤民這場迫害中,夏勇與趙淑貞二人皆是社會精英,術業有專攻,社經地位高。不同的是,趙淑貞修煉法輪功,即使面對迫害變故,仍不改對「真善忍」的信仰。夏勇則是不顧良知、趨炎附勢而一路官至副部級。看起來好人不值,惡人得志。

其實,真正得失不看表面與一時。有句話說的好,上帝讓好人成為好人,就是對好人的最高獎賞。同理,讓惡人成為惡人,就是對惡人的最大懲罰。夏勇與令計劃迫害法輪功,成為惡人,最後的結果一目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