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美國加息在即,受美元上升拖累,人民幣匯價再跌,央行昨日大幅下調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294點,開報6.5784,創出2011年2月以來最低水平。全月累跌1.89%,或成為去年8月單次貶值2%後最重傷的一個月。據知,為堵截資金外逃,中共外管局已經叫停了部份央企的海外收購項目。有消息人士亦向《大紀元》透露,目前人民幣走勢相當敏感,當局嚴禁內部人士向外透露消息。

美國聯邦儲備局局長耶倫上周五(5月28日)在哈佛大學發表演講,稱如果數據改善,預期會在「未來幾個月內」加息。在其演講後,市場對6、7月加息的憧憬顯著增加,美元匯價升至兩個月新高,一連4日累升近1%,最新報95.92,即日升0.4%。交易員普遍預計,美國下月加息的機率為28%,高於兩周前的4%。

周一,人民幣開市後,央行將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大幅下調近300點,是繼上周四(25日)下調225點後,又一次大幅度下調中間價。至今,本月人民幣中間價累計下調1,195點,累跌1.89%,為5年新低。

同時,境內外人民幣匯價雙雙下跌。至截稿前,在岸人民幣(CNY)下跌195點或0.3%,至創自2月初以來的4月新低,報6.5825,全月累跌1.6%;離岸價(CNH)跌141點或0.2%,報6.5908,全月累跌超過1.6%,或為去年8月單次貶值2%後最重傷的一個月,當月跌2.7%。

傳外管局禁外洩消息

近期人民幣下跌,增加資本外流的壓力。國際金融協會(IIF)早前發表報告表示,1月份中國「走資」1,130億美元(約7,363億人民幣),已是連續22個月錄得淨資本外流,規模前所未有。

雖然中國4月份外匯儲備以美元計價小幅回升,但以特別提款權(SDR)為計價單位則明顯縮水,而且是連續第六個月出現減少,顯示資金外流壓力仍大。

有接近外管局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最近人民幣不斷貶值,當局非常緊張,擔心資金進一步流走。消息稱有內部指令不准外管局核心人員外出,並謝絕和朋友聚餐等活動,以防止對外透露敏感消息。亦有消息指,有央行核心成員,被要求加班加點,緊盯人民幣走勢,擔心對金融形勢帶來不穩定。

中聯重科海外收購叫停

年初至今,中共外管局已經連續推出多個規定,從多個渠道堵塞資金外流,包括限制銀聯卡購買保險、調查地下錢莊,以及調查虛假貿易等。最新的政策,則是限制企業海外併購。

中國最大的施工設備製造商之一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周一宣佈,放棄對美國起重機生產商特雷克斯公司(Terex Corp.)的收購,意味著又一家中國公司海外收購受挫。

《華爾街日報》早前報道稱,特雷克斯董事長指,中聯重科未能就收購特雷克斯給出一份擁有足夠資金支持的有約束力提議。儘管特雷克斯沒有說明詳情,但一名股東稱,特雷克斯發出通知,將收購失敗原因歸咎於中共外管局。而該機構則管理中國逾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

該報早前引述銀行人士和律師稱,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已要求銀行對於外匯交易的審查應該更加嚴格,這可能會導致大陸許多公司的海外併購延遲。

事實上,近年中資海外併購宗數屢創新高。據德勤統計,中國去年整體境外併購金額達到1,190億美元(約9,282億港元),按年上升108%;宗數亦上升46%至429宗。

香港一家國際投行主管曾向本報透露,中資海外擴張的原因除了國際商品價格大跌外,走資潮亦是重要原因。「人民幣大貶之後,資產價格下跌,企業都想透過海外收購,換成海外美元資產,同時將資金轉移到國外。」

高盛預期人民幣再貶3.5% 

去年8月,中國在3日內讓人民幣貶值4%,引爆投資者信心危機,令人民幣連續出現貶值和資金外流。雖然人民幣今年1月大跌後,曾經受惠於美國加息步伐慢,兌美元曾在短期內一度升值,不過,踏入本月,人民幣持續貶值,加速資金外流。

高盛高華證券估計,人民幣有機會再貶3.5%。高盛高華中國經濟學家宋宇估計,隨著美國6月、7月加息機會升溫,人民幣將再次下跌,人民幣兌美元未來1年將跌至6.8,較上周五低3.5%。

不過,他認為,今次資本外流不會如去年般誇張,尤其央行出招堵塞資本逃走渠道,嚴控人民幣匯價,加上人民幣SDR計價今年已經顯著走低,因此匯率下行壓力不會像去年那麼大。

大和證券早前發表報告,維持對人民幣兌美元年底貶至7.5的預期,相信人民幣貶值及大陸走資的第二回合,才剛開始。

據中共央行公佈,4月官方外匯儲備約為3.2萬億美元,大和預期大陸外匯儲備會在1年內跌至不足兩萬億美元。原因是在企業及個人從不同渠道下讓資金外流,令大陸的經常賬盈餘及直接投資流入都有受壓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