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伍抵達中聯辦,支聯會張貼宣言後遊行結束。(潘在殊/大紀元)
隊伍抵達中聯辦,支聯會張貼宣言後遊行結束。(潘在殊/大紀元)
大陸客:香港在提醒不要遺忘真相
大陸客:香港在提醒不要遺忘真相
教育學院蔡同學
教育學院蔡同學
市民鍾女士
市民鍾女士
中學教師張先生
中學教師張先生
相關文章

今年是「六四」事件27周年,支聯會昨日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雖然今年學聯退出燭光集會、十一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各自舉行紀念活動,令外界擔心今年六四紀念氣氛不如往年,但炎熱天氣下,仍可看到不少學生和年輕人的身影,呼籲認清中共是香港民主路的障礙,不應分化;也有家長帶子女來遊行,希望薪火相傳。支聯會宣佈遊行有1,500人參加。

支聯會依照傳統在「六四」周年前一周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今年的主題是「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下午約3時從灣仔修頓球場起步,遊行至中聯辦。「六四」遊行過去多年是由學聯成員帶頭,象徵薪火相傳。今年學聯退出支聯會,就改由支聯會年輕成員帶領。

支聯會:覆巢之下無完卵

起步前,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表示,港人自89年起,已就六四抗爭超過四分之一世紀,「很清楚地顯示了香港人的堅定,及大家的良知。」在這期間也有不少人想將其淡化和遺忘,如特首梁振英、行會成員鄭耀棠等。

對於各大專院校自行辦論壇及學聯退出支聯會,蔡耀昌表示可惜和傷感。他並強調悼念六四在香港持續20多年是很強大的本土運動,很多新一代都是啟蒙於六四;而最想淡忘六四的正是中共,「因為大家都知道覆巢之下無完卵,我們現在講大陸的人權情況、民主發展,香港的自由人權保障、民主發展,其實最大的阻礙是中共的政權。」就近日樹仁學生會針對支聯會的批評,蔡耀昌稱「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支聯會秘書長李卓人表示,支聯會與年輕一代無矛盾,共通點是大家都不滿專政打壓香港人,希望能一起堅持抗爭,槍口一致對外,「大家都是反專政的綱領,我看不到我們為甚麼不能走在一起。」他並強調,「建設民主中國」與香港前途不可分割,因此需要大家集中力量,「中共政權實質在打壓我們香港的前途。」

李卓人並指會繼續六四紀念館的工作,因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薪火相傳平台。

七旬翁:中共不代表中國

70多歲的張伯伯手持一張寫滿中共屠殺血腥歷史的罪狀,他直言親眼看著共產黨的卑劣行為,89年他也是百萬遊行的其中一人,他回憶當年在電視目睹鎮壓情景,「一直開機關槍來掃射,用坦克車來碾壓學生,真是慘絕人寰!竟然做得出來!用解放軍來屠殺自己的愛國同胞!那些愛國的學生!」

對於一些大學生不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不想悼念六四,他認為是學生們誤解了,「其實我們始終都是炎黃子孫、中華民族,不是共產黨人,而是中國人。」

樹仁學生斥「鴇母」論過火

雖然今年十一大院校另搞六四紀念活動,學聯也退出,昨日仍有大學生前來參加遊行,包括浸大社工系10多名學生及樹仁社工系4人。

參與遊行的樹仁社工系幹事會外務副會長呂晉賢表示,不認同樹仁大學學生會編委會批評支聯會是「鴇母」,認為有關言論「過火」。他認為六四事件和香港是不可分割,「這些清場事件正正就在打壓民主活動。而六四這件事件就正正可以用來讓香港進行借鑒,我們之後在香港該如何走這條民主之路。」他表示會出席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集會。

學生:不應分化 認清中共

教育學院學生蔡同學表示,不認同各院校各自悼念六四,認為是一種分化,正中共產黨下懷。「為甚麼現在我們沒民主呢?就像我們現在爭取沒有篩選的一人一票選特首,爭取廢除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這兩樣東西其實我們都爭取了很多年,一直阻礙都是因為共產黨的存在。只要我們結束了一黨專政,可以撤換中國的執政黨,那麼到時候中國擁有了民主,香港想要擁有民主就不會是一件難事。」

1,500人遊行 支聯會滿意

遊行隊伍在下午約5時半陸續抵達終點中聯辦,蔡耀昌及李卓人在門外掛上鎖鏈,象徵中共濫捕及打壓民運及維權人士,並將平反六四及交代真相等標語貼在中聯辦外。「女長毛」雷玉蓮在地上用粉筆寫平反六四。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等人照慣例抬棺材至警方鐵馬前,稱六四烈士當年擋坦克,是為民主捐軀的同胞,無論任何時候都不會忘記。他高呼「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屠夫政權遺臭萬年」,帶領在場人士默哀3分鐘,並撒溪錢。

支聯會宣佈今次遊行有1,500人參加,雖然人數較去年少一半,副主席蔡耀昌表示滿意,「過往都試過是少過這個數。」他認為6月4日燭光集會人數意義比較大,呼籲市民出席,又相信港人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有堅持。◇

大陸客:香港在提醒不要遺忘真相

從大陸專程來港參加六四活動的吳先生表示是第一次參加活動,指香港紀念六四活動特別有意義,「因為我覺得人權、自由是沒有國界的,通過這些活動能夠喚醒更多的中國人去爭取自己的民主權利吧。」又說大陸打壓很厲害,很多中國人不知道真相,香港紀念活動國際矚目,能提醒大家不要遺忘。

他又說自己不怕站出來,「因為我們身後有我的孩子,如果中國社會這樣一直下去的話,我們的孩子是沒有未來的,所以我們應該發出自己的聲音。」得悉海外有「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活動,吳先生即場聲明退出少先隊。

感謝香港人堅持

來自深圳的張先生表示,一直知道香港有紀念六四活動,很想來看看,「香港能保持這樣一個……我覺得真的不容易,非常感謝香港人,我希望香港繼續更多人支持這樣的一個,繼續吧。總之,作為老百姓來講能有多一些選擇,能多看些東西,能多知道真相。」

他在大陸「翻牆」也看到一些關於退出中共組織的訊息,來港後已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我覺得這個運動對它可能會有一些壓力。」

大陸學者:悼六四應清算江澤民

198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鎮壓查封《世界經濟導報》,被認為是89年學運的導火線之一。外界評論指,江澤民是「六四」事件最大的受益者。

前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稱,江澤民任內最大的罪行之一,除了鎮壓法輪功外,另一大罪狀就是鎮壓六四學生運動。

六四前夕的5月下旬,江澤民調到北京。當時鄧小平找他談話,說趙紫陽可能下台,讓他接任。六四鎮壓之後江澤民被提為總書記,孫文廣直言,就是因為江對六四學運的鎮壓,在中共體制內「立功」,「這個有功,一個就是5月下旬到了北京參加中央上層討論鎮壓計劃。另外一個就是他在上海親自扼殺了《世界經濟導報》,這個報紙在當時是全國民主運動的一面旗幟,他把這個旗幟砍掉了。」

江澤民是六四最大受益者

他認為,六四鎮壓學生運動的最大受益者應該說是江澤民。「在這之前,他連政治局常委都不是。鎮壓六四之後他成了總書記,大權獨攬。所以他是鎮壓六四的最大受益者。」

孫文廣認為,六四事件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六四之前,中國社會基本上呈現一個欣欣向榮的階段,不管是政治體制改革,還是經濟改革。但六四之後,江澤民上台後,新聞自由受到了嚴重破壞,人權被踐踏,特別是發生中共對上億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令中國社會道德迅速下滑,貪污腐敗、以權謀私事件層出不窮,「江澤民罪責難逃。」

孫文廣表示,今天大家悼念六四事件,也是對江澤民的一個聲討,「當然如果在六四前能抓他更好。不抓他的話,把他軟禁起來也好。如果能抓捕江澤民,或者對江澤民採取一定的行動,那麼對中國的改革開放,對中國的民主化、法治化,肯定有非常積極的作用。也是大家很多年盼望的行動。」◇

【遊行人士心聲】

教育學院蔡同學

蔡同學表示,這幾年都有來參加六四紀念活動,不認為支聯會的紀念活動是形式化,就像每年清明、重陽節去悼念先人一樣。他並表示自己認同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理念,不認同大學生另搞活動,「那會造成一種分化。但其實共產黨正正就是想分化泛民,令我們不團結一致,那它才能保住它的政權,我認為我們就不應該讓它得逞!」

市民鍾女士

鍾女士手拖6歲和8歲和女兒上街,她表示,自89年起,每年都會參加六四活動,帶子女來是教導她們不要忘記歷史,因為中共一直不肯承認責任。對於有大學生杯葛支聯會活動,她認為悼念六四不是哪一代人的問題,而是公義和道德的問題,「我也是一個母親,人家在六四的時候失去了子女,我們憑甚麼要去寬恕這樣一種暴行?憑甚麼去遺忘?我想我做不了,所以我一定要過來!」

中學教師張先生

89年出生的張先生現在是中學教師,有教歷史。對於有部份大學生對紀念六四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無論如何,香港在當中有重要角色,「作為老師有責任要跟下一代說明,香港或香港人和當年爭取民主有很密切的關係。」他又說六四過去20多年,這一代大學生都沒有親身的經歷,上一代人應該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