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見不多,識不廣的我終難忘南卡格林維爾的風鈴。 給我一個安靜的夜晚,讓我能夠回想難以忘懷的風鈴聲聲。

這裏的風鈴真正能體現風鈴自身的韻致:無論在東西方,我終於是在這裏明白了風鈴之所以為風鈴。風中的鈴聲,來自風的柔美與節奏,發出的聲音是悅耳的樂音。弘一法師(律宗第十一代宗師)的書法風格我總覺是有苦禪的味道,可是,我卻覺得弘一法師的作品風格跟南卡格林維爾的風鈴有奇妙的契合之處:樸拙圓滿,渾若天成。似乎在地域而言,也是一樣或類似的東南位置,只是一個在中國,一個在美國。

在這裏的風鈴中,我沒有嗅到鬱金香的味道,可卻聽到了花香:走過花叢邊,不經意聽見似有若無的風聲催送的清脆柔美的鈴聲,令人心神為之一震之餘,再為之欣喜,精神於不自覺處,驀然回首,給人以心靈上拂過清風的會心一笑之感,難道不是自然的最高境界麼?

去分辨那樣的聲音來自何處,待明白是從頭上的樹枝上掛著的風鈴那裏發出的隨風起舞的節拍時,無名的感動自然的造化。風兒催送鈴聲,隨吾十方往。

不是大都市,不是偏遠地,在這裏,我聽聞風鈴,神情為之一喜,轉頭去找尋,似乎是浩浩鐘聲,再一看,還是行人街邊大樹掛的大物件,不過是大些體積的風鈴罷了,統一都是圓柱的幾隻,相串到一起,再在風中,給予路人一個傳遞,不是故意的,乃是隨風而往,這多麼奪目的優雅風華,卻又那樣悄悄的佇立在空中和風裏。

我想要走過青草地,不知是哪裏的樂聲,在人世悄然無處尋的茫茫心海中,如絲路花雨,自在飛花輕勝夢的它,卻怪道無邊絲雨細如愁。

中學的時候,我的一位好友一讀「牆裏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便噗哧一笑,我問何故,她說好笑是「多情卻被無情惱。」

可是,終究我這樣的欣賞此處獨一無二的風鈴的景緻,他日行旅倥傯一別,與這風鈴的天然雅韻竟告了別,究竟算不算得「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