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自從美國1945年在廣島投下原子彈以來,之後的71年裏美國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在任內踏足那個飽受創傷的城市,但奧巴馬總統決定改變這一態勢。儘管奧巴馬表明不會道歉,此舉不僅在南韓、中國等亞洲國家引起關注,在美國及日本國內也引發關注。

美國是迄今為止世界上唯一一個在戰爭中動用過核武的國家。1945年8月6日,美國在廣島投下一顆原子彈,3天後,又在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這兩座城市幾乎瞬間被夷為平地,總計約20萬人喪生。6天後,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此結束。

美國官方的解釋,當年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是為了迫使日本儘快投降,如果投入常規部隊佔領日本,那麼美軍人員損失將遠遠超過原子彈空襲造成的傷亡。但反對方則認為動用核武完全沒有必要,因為當時日本已經處於投降邊緣,甚至有說法稱美軍使用原子彈只是為了向蘇聯顯示軍力。

漫長的歷史性訪問

二戰後美日雖然建立起了強大的同盟關係,但由於事件的敏感性,自杜魯門以來的十任美國總統都避免在任期內訪問廣島,因為沒人希望美國選民把訪問廣島視為一種道歉。

直到奧巴馬上任後,2010年,美國駐日使館才開始參加廣島每年一度的原子彈爆炸受害者的紀念儀式。克里作為首位前往廣島的美國國務卿,2016年4月向死難者敬獻了花圈。

奧巴馬廣島之行能實現,同他推動全球無核的理念有重要關係,這也是他2009年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重要原因。奧巴馬就任總統剛剛10周後就在布拉格說,「作為唯一使用過核武器的核國家,美國在道義上有採取行動的責任。」

同年11月奧巴馬首次訪日時表示,「有關廣島和長崎的記憶,世界人民銘記在心,如果有機會能在我總統任期內的某個時刻訪問這兩座城市,我會感到很榮幸」。奧巴馬任期多次派高官出席廣島、長崎的核爆紀念儀式,為最終訪問廣島做鋪墊。

美國之音引述位於東京的美中日比較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楊中美認為,去廣島紀念原子彈爆炸的死難者體現出奧巴馬希望在任期即將結束之際能夠在推動無核化世界方面有所建樹。

奧巴馬近日接受日本NHK電視台採訪時也承認,他在減少全球核威脅的努力成果有限。根據2015年與伊朗簽訂的協議,伊朗政府幾乎交出了全部核材料。但過去幾個月內,金正恩當局接連發佈核威脅,並進行了第三次核試及多次導彈發射。

儘管奧巴馬此前向媒體表示他不會就美國投下原子彈道歉,但對於奧巴馬這一歷史性訪問,在美國國內還是引起討論,包括這一決定是否正確、美國是否應該道歉,甚至包括美國總統是否應該訪問該地。

當年,奧巴馬的競選對手羅姆尼曾指責奧巴馬在上任的第一年裏,對世界各國的首都進行了一次「道歉之旅」。但紐約時報報道稱,奧巴馬他已經不再需要參加總統大選,也無需再在意那些諷刺他去外國城市做「道歉之旅」的政敵了。

中韓態度

總體來說,南韓、中國和其它亞洲國家對奧巴馬訪問廣島感到不快,認為此舉是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行動的認可,安倍晉三正在努力消除日本對軍國主義時代的內疚感,朝著他構想的「正常國家」邁進,在全球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去年日本國會通過有爭議性的新安保法案,允許日本行使部份集體自衛權,引起民眾抗議。

在1945年的兩次核轟炸的死難者當中,估計有4萬至7萬名南韓人。當時,朝鮮半島受日本殖民統治,大部份在核爆中死去的南韓人大都是被徵召到日本從軍或做苦工的。

南韓長期以來一直對美國總統訪問廣島心懷警惕,擔心此舉可能被解釋為對一場戰爭的道歉。對於此次的奧巴馬廣島之行,南韓還沒有發表支持或反對奧巴馬訪問廣島的正式聲明。朴槿惠本周三離開南韓,出訪非洲。

但一個代表日本核爆南韓受害者團體的20多名成員周四早上在首爾示威,抗議美國總統奧巴馬本周訪問廣島核爆遺址,指南韓人在核爆中所受到的痛苦,一直被忽略。

中國大陸對此次訪問提出了批評,稱日本會藉機把自己重新塑造成二戰的受害者而非侵略者。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希望日本吸取歷史教訓,不要讓戰爭悲劇重演。

就在奧巴馬總統訪問廣島前一天,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恰巧」赴吉林省敦化市哈爾巴嶺日本遺棄化學武器挖掘回收和銷毀工作現場視察。日本侵華戰爭期間曾大量使用化學武器,造成中國無辜民眾傷亡。

日本國內的道歉爭議

對於奧巴馬的此次訪問,即使是在日本國內也有人持矛盾心理,尤其是對於原子彈襲擊的倖存者來說,感受尤其覆雜。

對於那次核爆,廣島的官方立場是,「錯誤」是因「整個人類的本性」而犯下的,而不僅是美國。銘刻在廣島和平紀念公園紀念碑上的碑文:「請安息吧,戰爭錯誤不再重演」,也沒有說明是誰犯下了「錯誤」。

是那些親歷過廣島和長崎核爆並且經受過戰爭苦難的人們,大多數也並未要求道歉。日本共同社近日對核爆生還者進行的一次調查當中,78.3%的人表示他們不認為美國有道歉的需要,尤其是在要求道歉會令美國總統取消訪問的情況下。

祖籍廣島的落合洋司的曾祖父以及他的祖父和外祖父徒步穿過這座核爆的城市尋找家人,後來他們都因為與輻射有關的疾病而離世。

「如果誠實說來的話,我內心有一點想要總統道歉,」落合洋司說,但他又問說:「尖酸的怨言又有甚麼意義呢?反覆地要求道歉,又能得到甚麼?」他希望奧巴馬的訪問之旅的焦點應該放在未來。

但另一些人的觀點是,即使作為一個戰敗國,日本仍然有權得到道歉,那兩次行動殺害了數十萬無辜平民。

原子彈氫彈受害者聯合會秘書長田中Terumi Tanaka表示,奧巴馬必須明確表示,投擲原子彈的行為「不人道」,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不過,另一方面,倖存者的首要目標則是要世界摒棄原子武器,要求道歉的呼聲不應成為消除核武器的障礙。

奧巴馬廣島之行的幕後推手

奧巴馬將成為第一位訪問廣島的在任美國總統。哪些人推動他邁出這開創歷史的一步?有大陸媒體整理了奧巴馬歷史性訪問幕後的極大關鍵人物。

美國駐日大使卡羅琳‧甘迺迪是美國第35任總統甘迺迪的長女,2008年全力為奧巴馬助選。甘迺迪2013年上任大使的隔月,就前往長崎,向和平紀念雕像獻花並會見倖存者,來年8月6日又出席了廣島和平紀念儀式,並對日媒表示,奧巴馬總統一直致力於消除核武器的世界,並想訪問廣島和長崎,被媒體解讀為是為奧巴馬訪廣島的伏筆。

美國國務卿克里,今年四月在日本參與G7峰會籌備會後,前往廣島參加紀念儀式,成為二戰以來,訪問廣島級別最高的美國政府官員。

國務院執掌亞太事務的最高官員拉賽爾曾陪同克里進行廣島的訪問,之後對媒體稱,「那是一個有力的、發人深省的、謙卑的經驗。提醒著我們一個不爭的事實——戰爭必須是最後的選擇。」拉賽爾是奧巴馬政府亞太政策的關鍵人物,有豐富的駐日經驗,精通日文,還有一位日裔的太太。拉塞爾此次將陪同奧巴馬訪問廣島。

國安會亞太事務主任康達也是奧巴馬身邊另一位「日本通」,精通中文與日文,也娶了一位日裔太太。康達稱,奧巴馬此次訪問旨在發送的普世訊息,美國和日本經過長久的努力,基於共同價值觀、以及兩國人民的情誼,成為最親密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