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在《2015年胡潤百富榜》上,有位隱形而低調的富豪。他親手建立華彬帝國,業務橫跨體育文化、旅遊休閒、能量飲料、國際貿易、房地產及物業管理等諸多領域。他就是華彬集團董事局主席嚴彬,一個極具傳奇色彩的泰籍華人巨富。從年薪92元到身家650億,從賣血為生到「紅牛之父」,他是憑藉甚麼成功的呢?

提起嚴彬,很少有人知曉。不過,提起他創立的「紅牛」飲料、北京華彬國際大廈、北京沃德蘭樂園等,很多人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就是這些項目的持有者。

從一個落魄異邦靠賣血求生的青年,到富甲一方成為世界最具影響力的華商;從一個下鄉插隊的知青,到遊走於中泰高層的巨賈;這個當初貧困潦倒的窮小子,是如何一步步變成身家百億的「紅牛之父」?

害怕窮困 到泰國尋出路

1954年,嚴彬出生於山東一個貧窮的家庭,16歲初中畢業,作為那個年代必須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他來到河南省林縣插隊。在這個與山西交界的極貧困地區,他做了整整一年,只賺得92元錢。這一年裏,他幾乎沒見過白麵,天天吃的是蕃薯。後來,太害怕窮困了,所以他選擇去泰國尋找新的生路。

初到泰國,身上沒錢,沒飯吃,嚴彬曾賣血度日。所以,當找到一個肯收留的老闆時,老闆問他要多少工錢,他的回答很簡單:有飯吃就好。與嚴彬一起在唐人街打工的學徒中,還有2個來自昆明的大陸人,他們3人都吃得特別多,而身為北方人的嚴彬比那2個南方人食量更大。老闆娘不高興地說:「北方佬吃得真多!」於是,他只好每餐就吃一碗,然後自己拿工資去買米,煮熟後用醬油拌著吃。

打工期間,嚴彬特別勤力。其他學徒都睡到8點鐘才起床,而他早晨5點鐘就起來打掃院子,做好開工前的準備工作。結果,不到2個月,他就被老闆任命為經理。

正是因為有著這種毅力和堅持,嚴彬經過多年打拚,終於在30而立之時,於泰國創辦了華彬集團,主要經營物業、旅遊、國際貿易等業務。後來逐漸成為當地華僑中非常有實力的企業。

第一桶金來自房地產

嚴彬說:「每個成功人士的第一桶金都是最艱苦的,我真正的第一桶金是來自於1989年的房地產,那一次的房地產生意賺了一棟樓,現在這座大樓還在曼谷的市中心,雖然裝修老舊,但卻是歷史的見證。」

泰國曼谷的華彬大廈位於曼谷市中心素坤逸路6巷,是商業中心地帶。大廈共有兩幢大樓,租住著300餘戶公司。大廈左臨五星級的索菲特酒店,右臨四星級的王朝酒店,後面是準五星級國際公寓奧米尼大廈,前面則是一座鐵門緊閉的城堡式富豪私家花園別墅。

在大廈方圓200米的範圍內,還分佈著著名的萬豪酒店和喜來登酒店等。與這些建築相比,華彬大廈在泰國房地產界的檔次並不高:房屋老化、設施陳舊、保安不嚴……但就在這座大廈內,嚴彬設立了曼谷辦事處的總部,包括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華彬公寓管理公司等機構。

對市場的觸覺靠悟性

能夠獲得成功的人,往往骨子裏都有著冒險精神,嚴彬雖然低調,然而他的每一次投資,都是一場豪賭,雖然這賭局經過了縝密規劃。

1995年對於嚴彬來說是有著重大意義的一年。也就是在這一年,他在北京買下了當時的一座爛尾樓,後來將其開發成北京CBD的頂級商務樓華彬國際大廈。

當時華彬國際大廈拖了12年之久,沒人敢接的燙手山芋。當時嚴彬找一位商業銀行行長貸款,這位行長不無揶揄的說:「這樓在長安街旁立了12年了,誰要是還能把它建起來,我就從樓上跳下去。」加之當時中國還未實行房屋改革,房地產市場雜亂無章。

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嚴彬卻賭贏了。如今這裏經常能看見各國政要、大公司董事長和名人出入。大廈門口也常年擺放著賓利和勞斯萊斯這樣的高檔車。泰國駐華使館也曾位於大廈內。

對市場的觸覺,嚴彬有著自己的理解,他說:「對市場的觸覺書裏是沒有教的,關鍵是你是不是去留意這個東西,是不是很冷靜地去觀察市場,企業到了一定程度,市場是第一位的。你不會做市場,不會看到你自己的消費人群,不會找出自己的市場空間,甚麼都是假的。」

嚴彬補充道:「1997年成功應對亞洲金融風暴就是例證。這點可以不慚愧地說,很多人都佩服我。從中國大陸來到泰國的人,能在金融風暴的前半年就把財產變成現金調回大陸,不敢想像呀!其它的企業都是拿美金在投資,而且當時貨幣值貶值近兩倍,我反而是在賺錢,泰國的金融界提起這一點,都對我伸大拇指。泰國華人也好,泰國企業也好、都沒有這個敏銳度。這個還是要靠悟性。我每天晚睡早起,看很多報紙,中文的、英文的,動腦筋去琢磨。」

當然,嚴彬的投資並非總是一帆風順,也曾遭過重大挫折。1994年的時候,華彬集團向昌平南口鎮承租1,000多畝土地,興建沃德蘭樂園,將該樂園建成亞洲第一大的樂園。然而該項目最終卻因未曾公開的原因而夭折,成為亞洲最大爛尾項目,2013年開始拆除,曾經的童話也終於夢碎,成為嚴彬永遠的痛。

2億做推廣 「紅牛」紅遍中國

紅牛能量飲料誕生在泰國,至今已有40多年的歷史。發明這種飲料之初,正是泰國經濟開始起步的階段,這種以各種營養成份巧妙配合,能夠提神醒腦、補充體力、口感好的飲料,很快就博得了人們的喜愛。經過長期不懈地辛勤耕耘,紅牛先後在東南亞、中歐、澳洲等地逐步紮根,並且向世界各個國家和地區發展,不斷地擴大市場,目前已經成為行銷1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著名品牌。在世界能量飲料行業中,「紅牛」以銷售總量和進入國家(地區)最多而聞名。其中,僅僅在泰國一地,年銷售量就達到了10億罐(瓶)。

1995年,嚴彬開始回中國投資。當時他看到了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和「紅牛」飲料對中國社會的意義,遂將「紅牛」引進中國,在深圳成立了中外合資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因此,嚴彬也被稱為紅牛進入中國的牽牛人。

據知情人士透露,當年紅牛進入中國市場時,衛生部曾就能量飲料的試驗、審批等程序專門到國外進行了一段時期的考察。後來,經過衛生部審批,「紅牛」才得以進入中國。由於當時中國還沒有能量飲料的概念,因此有關部門將紅牛飲料定義為特殊用途飲料。

紅牛作為一個高價位、具有鮮明功能性的產品,第一年僅市場推廣就耗費了2億人民幣。初期可以說走得很艱難,第二年後「紅牛」才真正紅遍大江南北。「累了困了喝紅牛」的廣告語被億萬消費者所熟知。

1998年10月,紅牛建立北京生產基地,並將總部設立在北京,註冊資金1億元人民幣,是當時北京市最大的中外合資飲料企業之一。

後來,紅牛成了中國聲援申奧活動的著名企業之一,並舉辦了各種活動支持體育事業。截止目前,紅牛飲料仍佔據著中國能量飲料很大的市場份額。(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