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是就在1973年7月26日那天,我的命運改變了。當時我被迫到醫院做結紮手術。從那一天起,我癱瘓了。

禍從天降

手術之前我是一個健康的家庭婦女,擔負著撫養3個孩子、供養公婆和啞巴大伯子的責任。那時我的孩子老大7歲,老二4歲,最小的剛剛3個月,還在哺乳期。我是在上級的一再催促下才被迫到醫院結紮的。手術後別人3天就醒了,可我一直到第7天才甦醒。我醒來後,家人喜出望外,說我7天沒有吃東西一定餓壞了,勸我吃飯。我想站起來吃飯,可怎麼也站不起來,家人就餵我吃飯,我怎麼也張不開嘴,接著發現我手也抬不起來了,眼睛也看不見了,身子根本沒有知覺,不能動了。這時候家人急了,去找大夫,來了好幾個大夫,他們動動我胳膊,結果胳膊和腿僵硬不好使。然後大夫告訴我家人不要亂說,他們大夫要會診。會診後,大夫們也直晃頭。

就這樣,我癱瘓在床了。在這前6年裏,我不僅身體癱瘓,眼睛也看不見。為了治病,中醫、針灸、偏方,什麼方法都試過,眼睛總算能見到點光明。可是腿一直不好使,嘴留下了後遺症,嘴歪,只能家人餵一口,我吃一口,15年天天如此。

從此家裏的一切就只能靠丈夫,農村活多,還有3個孩子,他既當爹又當媽,裏裏外外都靠他自己。特別到吃飯的時候,他就更忙了。他先把孩子餵飽,然後再餵我,不知啥時候他自己才能吃上飯。為了給我治病,家中一貧如洗,也沒有找到治病的良方。

我再也經不起精神上和生活上的折磨,想了結人生。我背著丈夫,自己從火炕上滾下來,連滾帶爬到了大門,再往前就是大道,滾到道中心,這時一輛坐滿了人的客車開過來。司機發現有人,急忙剎車,抱起我問我在幹什麼呢?我把自己的遭遇和他說了,我說我連累家人,不想活了,如果死不成我就去告政府,是他們害了我。這個司機好心腸,把我拉到政府,可是誰也沒有給我解決,最後不了了之。

在我癱瘓的第17個年頭,我老伴終於累倒了,離開了人世。此後,我的胳膊肘、膝蓋、屁股都綁著麅子皮,只能爬著動彈。我女兒每周給我做一鍋飯,夠我吃一周的,飯旁邊放著碗、鹹菜和一桶水,我餓了就自己挖點飯用電飯鍋稍微熱一下再吃。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1996年。

奇蹟出現了!

1996年是我癱瘓的第23個年頭。這一年,我有幸得了大法。

當時是我姑爺力勸我學大法,我卻說:學什麼學,我也不能走,還一個字不識,不學。可是我姑爺不放棄,一連3天背我去煉功點,在那裏聽師父講法、看教功帶。到第3天時候,我想:我總躺著怎麼煉功呢?我得坐起來盤腿。就這麼一想,我居然坐起來了!我心裏那個高興,用語言無法表達。我又一想:我得盤腿。結果我三扳兩扳居然盤上了,還堅持了20多分鐘。我激動的心怦怦跳,還在想:既然能坐、能盤,那也一定能站起來,下地試試。結果我一試,果然站起來了,還向前蹭了幾步。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淚水唰唰地流著。周圍的人都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著我向前挪步。奇蹟出現了!

奇蹟的出現讓我更加有信心了,我看到別人手中有《轉法輪》,我也要請一本。可我當時一個字不識,這可愁壞了我。剛開始別人讀法我也打開書,但不知道哪一頁,同修就幫我翻到那一頁,他們讀的時候我就用手指著字往下看,可是有時候就指亂了,找不到字,忙活半天也不知道讀到哪裏。我回家後,就讓女兒給我讀。就這樣過了幾年,我終於可以流利的讀《轉法輪》了。有一天,我拿著《轉法輪》,突然發現書上有好多閃閃發光的星星,我明白了,這不是一般的書,是一本寶書。

在我剛站起來煉功不長時間,一次同修們約好要上山遊玩。其中一個同修很關心我,說山上溝多路窄,特別難走,意思我是老太太,不想讓我去。我不服氣地說:我老太太什麼沒有見過,別看我躺了那麼多年,你們能行,我就一定能行。我沒有聽同修的勸阻,跟著他們上山了。山路果真崎嶇,很不好走,還要過一個很窄的小天橋。但是我不知不覺就經過了這座小橋,到達了終點。我坐在地上等同修,不知坐了多長時間,同修們才上來。他們都說:還尋思你這個老太太跟不上來呢,居然先到了,還等了我們這麼長時間。同修這麼一說,我才納悶起來:我怎麼走這麼快呢?好像在做夢。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奇蹟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現在是70多歲的老太太,不管是颳風下雨,天氣多麼惡劣,也不論是白天黑天,我都會準時的到學法點上學《轉法輪》,人們都說我腿腳輕快,身體硬朗。我自己也覺得又回到了當年20多歲的狀態。這是大法救了我,我真是太幸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