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每天晚上,俄羅斯專家和情報人員都要在只點著一盞燈的昏暗廁所裏忙碌幾個小時,再通過牆上的一個小洞,偷偷地用乾淨尿液樣本替換含有興奮劑的樣本,以幫助運動員通過次日的興奮劑檢測——這種在電影中出現的情節,卻是俄羅斯興奮劑研究相關實驗室前主任羅德琴科夫披露的事實。國際田聯對俄羅斯作禁賽處理,國際奧委會也收到要求封禁俄羅斯參與奧運的請求。但俄羅斯卻把所有責任都推給運動員個人。類似的場景對中國人來說,似乎並不陌生——這就是所謂的「舉國體制」。

俄羅斯總統普京5月20日打破沉默,表示將全力支持對運動員普遍使用興奮劑指控的所有調查工作,同時希望這些調查屬於非政治因素,暗示俄羅斯體育界因敘利亞和烏克蘭衝突而被西方單獨挑出來接受不公平懲罰。

被問到如何看待俄羅斯運動員在過去比賽中的藥物樣本中被查出違禁藥物時,普京回答說:「我很明確地告訴你,如果有任何疑點,他們都應被禁賽。體育容不下任何興奮劑藥物的侵入,這是一場關於誠信的戰鬥。現在俄羅斯對媒體關於興奮劑事件的報道有非常敏銳和強烈的意識。」

使用禁藥 國家掩護

每4年一次的奧運上,美國和俄羅斯從來是最不缺乏關注的兩個國家。1952至1991年解體前,蘇聯拿到的奧運會獎牌至今仍僅次於美國。解體後僅20多年,俄羅斯收穫的獎牌總數已在全世界排名第9位。

從2005年起在實驗室工作10年的羅德琴科夫13日披露,有個先進且獲國家支持的計劃,用以掩蓋這些關於服用增強性藥物的案例。他自稱研發出新的違禁藥,看起來是杯雞尾酒,實際上包含群勃龍、替諾龍和氧甲氫龍3種同化類固醇。這種藥能幫助運動員快速恢復體力,保持巔峰狀態。這杯神奇的雞尾酒幫助俄羅斯在2014年索契冬奧上贏得33枚獎牌,較四年前提升不止一倍。 

而研發新藥只是第一步,要把藥送進運動員體內還不被檢查出來才最重要。羅琴科夫稱此過程有多個部門合作,環環相扣,「像瑞士鐘錶一樣精確」。俄羅斯特工使用一種羅德琴科夫至今都沒弄清楚的方式,能在不破壞安全碼的情況下打開已上鎖的特製尿液樣本瓶。羅德琴科夫說:「當大家正為奧運冠軍歡呼慶祝時,我們正忙著換他們的尿液。」

據悉,俄羅斯隊拿下的15枚獎牌的運動員都出現在羅德琴科夫的尿液替換名單上。據估計,到索契冬奧會結束時,被銷毀的違禁尿樣最多達100份。羅琴科夫還被普京授予頗具聲望的友誼勳章。

前蘇聯體制延續

俄羅斯的興奮劑醜聞其實是蘇共統治下的前蘇聯制度的延續。1970~1980年代,蘇維埃政府體育委員會命令數個研究機構研發「體能增強輔助品」,並「提高它們能在奧運會上使用的可能性」。國立烏克蘭體育大學運動生物學研究所前負責人卡連斯基說:「在那個年代,運動項目的生物學和藥理學研究是蘇聯體育的重要發展方向。組織、資助我們完成這些研究的都是一些上面下發的秘密指令。所有人,包括官員、教練、隨隊醫生、醫藥學家都處在巨大壓力下。黨對我們沒甚麼別的要求,就是要製造冠軍。」

蘇聯1970年代就研發出「自採血興奮劑」,並在1976年滿地可奧運會和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上大肆使用。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直到21世紀才開始用檢測血紅細胞含量的方式辨別運動員是否使用此類興奮劑,但因檢測方式價格昂貴至今沒有大面積推廣。1989年漢城奧運會,蘇聯更在60公里外花250萬美元建立船上秘密實驗室。所有運動員的藥檢樣本上交前,都會先送到這裏。如果不能過關,運動員就會「被受傷」而退出比賽。

在國家層面無所顧忌地使用興奮劑,幾乎被蘇聯人視作理所當然。蘇聯代表1991年在挪威反興奮劑大會上表示,240名頂尖蘇聯運動員中,44%認為興奮劑「十分必要,不可或缺」。直到蘇聯解體,世界都沒能拿到實際證據來大規模懲罰蘇聯的興奮劑問題。

俄官員急撇清關係

去年11月,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獨立調查機構揭露俄羅斯田徑界大規模服用興奮劑的醜聞。國際田聯隨即中止俄羅斯的會員資格,並在全球範圍內禁止俄羅斯田徑運動員參賽。也有人呼籲國際奧委會禁止俄羅斯運動員參加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但由於從來沒有國家因興奮劑問題被全面禁止參與全部奧運項目,而之前禁賽事例多是因政治原因出現,現在是否禁止俄羅斯出賽仍屬未知數。

羅德琴科夫隨後被強迫辭職,反興奮劑實驗室也被解散。由於擔心安危,羅德琴科夫搬到美國洛杉磯。而在俄羅斯,和他關係密切的2位同事在連續2星期內意外死亡,其中一人在他逃離後不久已辭職。羅德琴科夫在美國電影製作人福格爾安排下接受了為期3天的採訪。後者正在拍攝一部紀錄片。

面臨禁賽壓力,俄羅斯終於承認興奮劑醜聞,但卻把所有責任推到運動員身上。俄羅斯體育部長穆特科13日首次公開道歉,稱「犯下一些錯誤」。但他避開所有對國家體系的指責,把全部責任推給運動員:「對於那些試圖欺騙我們的運動員,我們表示十分難過,也很遺憾世界沒有儘早抓住他們。我們難過是因為俄羅斯對待體育一直保持最高標準,反對任何威脅奧林匹克精神的行為。他們使我們蒙羞。」

穆特科還在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上發文說:「俄羅斯田協高層,以及違禁運動員和他們的教練都犯了嚴重錯誤,我們對此感到羞愧。」輿論認為,俄羅斯正試圖放低姿態,以獲取田徑運動員參加里約奧運會的機會。按照國際田聯公佈的時間表,他們將在6月17日開會,最終決定是否對俄羅斯禁賽。

此前國際奧委會已經宣佈會重新檢驗數百個北京奧運、倫敦奧運以及索契冬季奧運參賽運動員的尿液樣本,奧委會表示打擊藥測造假將是針對再次參加奧運的運動員,如果重新檢測後發現他們有造假行為,將會禁止他們出賽。

「舉國體制」違體育精神

從前蘇聯延續至今的興奮劑醜聞其實就是所謂的「舉國體制」。這是指調動全社會財力、物力操練少數菁英運動員,盡最大力量在國際大型競賽中奪取最多獎牌的做法,因國家的絕對控制壟斷能力及用之不竭的財力,將與其實際國力、人民身體質素、體育水平不相符的國家在很短時間內送上國際競技高峰。

舉國體制由前蘇聯在1950年代創建,後為絕大多數共產極權國家倣傚,包括前東德、羅馬尼亞和中國等。這種唯奧運金牌是上的功利主義下的體育制度,與普世體育自由精神相違背。

評論認為,舉國體制存在極大弊端,包括不顧國民體育興趣愛好和強身健體的需要,令國家資源的使用嚴重顛倒輕重;數十萬計運動員成為犧牲品,很多人因運動過量成為殘廢,或因缺乏文化無以謀生;道德淪喪,使用禁藥。事實上,中國也存在類似現象,例如女子泳隊和田徑馬家軍都被發現使用禁藥,而外界認為她們都是官方行為的犧牲品。◇

俄興奮劑醜聞揭發過程

2014年12月3日 西德廣播電台播放紀錄片《禁藥密檔:俄羅斯如何製造出它的冠軍們》。

2014年12月5日 國際奧委會要求對紀錄片內容進行調查。

2014年12月11日 國際田聯道德委員會對興奮劑和腐敗問題展開調查。

2014年12月16日 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組建3人獨立調查委員會。

2015年8月1日 西德廣播電台播放第2個紀錄片《興奮劑——最高機密:田徑的陰暗世界》。

2015年11月4日 法國警方指控前國際田聯主席迪亞克收受賄賂,掩蓋興奮劑真相。

2015年11月6日 國際田聯取消年度頒獎典禮。

2015年11月9日 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公布調查報告,證實俄羅斯田徑界存在有組織、系統性的使用禁藥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