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城市大學陳大河綜合會堂頂部偌大的天花整個塌下,全港震驚,幸而無造成重大傷亡,但事件的嚴重性,絕對不容忽視。特區政府實有必要徹查事件,並向全港市民清晰交代,及有效防止類似事件重演。

特區政府大約十年前開始倡議天台綠化的環保政策,在近四、五年間,尤其大力推動。完善又有效益的環保政策,是值得社會支持的。但城大工程的整體規劃及施工,明顯出現了重大的失誤。

單以常理分析,在天台鋪泥種植,肯定會增加屋頂的長期負重,下雨後泥土積水,負重更大增,天台結構能否長期承受如此重量,必須經過精確的計算和分析。但城大的管理層表示相關工程無需入則經屋宇署審批,如指稱屬實,則顯示特區政府在推行綠化計劃時,從無對建築物的負重、排水、使用者的安全等等重大因素詳加考慮,並事先做好立法規管,就急就章地推行了。這樣盲目推行綠化,與大陸五十年代的大躍進、土法煉鋼,何其相似!

浸會大學的「嘉漢林業珠三角環境應用研究中心」是推廣綠化天台計劃的一個主要機構。該中心於2008年成立,目的是為香港和珠三角提供一個平台,及為政府制定環保政策提出意見及解決方案,從而提升珠三角的環境質素芸芸。計劃其中一個主要對象是學校,梁振英任城大校董會主席時也積極支持。城大事故卻完全暴露了綠化計劃的拙劣與粗疏,究竟問題出在哪裏、誰人應負最大責任?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各行各業的規管及運作,一直緊貼國際水準。但自從九七之後,政府的管治日益低落,梁振英禍港四年,更使香港禮崩樂壞。中港合作越多,香港就越大陸化;大陸有毒奶粉,香港有鉛水;大陸有豆腐渣工程,香港有隨時塌下的綠化天台;大陸有活摘器官,香港政府則蠢蠢欲動,考慮制訂惡法,規定市民須登記拒絕捐贈器官。這惡法如得到通過,一個沒有登記的人死後,他的任何器官可被隨意宰割。苛政猛於虎,尤有甚乎?

城大事故,暴露了天台綠化工程原來遍及全港。這些工程的經費是否由政府資助?招標過程是否公正公開?當中有無人為了利益和分贓,明推暗搶,草菅人命?這一切,都是既懸疑又嚴峻的問題。

城大事故令全港市民和莘莘學子面對種種困難之時,更增添了新的恐懼。梁振英數天來都未有就這重大事件發表一言一語,不知是否作賊心虛,以為沉默便表示自己與事件無關。可悲的是,事故已令我們熟悉的、深愛的香港,變為一個第三世界級數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