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二月,在澳洲似乎是茉莉花的季節。每每走在路旁,就會有陣陣清香襲來,此時我就會放慢腳步,細細體味花香帶給我的愉悅。有時也會把臉伏到花的上面,深深地吸一口花的香氣。

茉莉花小,不似牡丹般華貴,也不如玫瑰般嬌美。如果你匆忙的走過,都不會留意星星點點的白色。但是她久遠且芬芳的味道你卻久久不會忘記。這也許是我獨愛茉莉的原因吧!

我原本生活在中國的北方,北方的茉莉一般都是用盆栽的,植株不是很大,每到冬天葉子就會落的光光的。而澳洲的茉莉植株很大,有的像小樹一樣的高,而且一年四季長青。

初識茉莉,大概是我十幾歲的時候。父親喝的茶裏面有茉莉花,用水沏開後,茉莉花就會在水中開放,並且是滿屋的芬芳。至今印象還非常的濃,尤其對她的芳香的記憶一直不曾忘卻。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也曾品嘗過很多的茶,也有茉莉中的極品,但卻再也找不到記憶中的味道。想來也許不是茉莉沒有了味道,也許是自己凡塵俗世所累,也許是心境所致。只因沒有了初識茉莉的感覺,漸漸地我也離茶遠去了。

隨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來到了西方人的社會,不知不覺地習慣了咖啡的味道,也僅僅只是習慣而已。只能讓少年時的那份茉莉的清香留在心間,留在封存的記憶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