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麥凱恩  美國聯邦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共和黨籍主席
約翰.麥凱恩 美國聯邦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共和黨籍主席
布萊恩.哈丁  美國進步中心亞洲問題專家
布萊恩.哈丁 美國進步中心亞洲問題專家
本.羅茲  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
本.羅茲 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
相關文章

話題 

越戰是美國歷史上爭議最大的戰爭之一,如今距戰爭結束已過去41年。自河內與華府1995年建交以來,美越關係現在處於最緊密時期,華府一些人現在呼籲解除對越南30多年來的武器禁運,消除兩國間因越戰留下的最後一絲敵意。美國總統奧巴馬於當地時間周一抵達越南河內,進行為期3天的訪問。之後,奧巴馬還會去日本廣島訪問,成為美國首個訪問廣島的在任總統。有媒體報道說,奧巴馬此行的一個目的是遏制中共。

作為曾經的敵人,美國與越南的交流和接觸自2014年以來迅速增加,在經濟領域取得重大突破。目前越南對美國的出口額已超過其他東盟國家,美國對越南的出口也大幅增長。越南還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12個成員國之一。外界認為,越南有意藉與美國加強關係,遏制中共在南海有爭議水域主權問題上日益武斷的行為。

解禁尚未最終敲定

儘管美國已在2014年底放寬對海防類武器的禁運,但迄今沒有公開表明會全面撤銷。這個越戰最後一個主要遺留產物長期以來一直被美國國會將其與專制制度下的越南是否在人權方面取得進步聯繫在一起。越南至今仍關押約百名政治犯。而包括五角大樓在內的很多官員認為,加強越南抗衡中共的能力是優先事務。

加強盟友與夥伴國的安全一直是奧巴馬重返亞太戰略的重要部份。接近白宮決策圈的消息人士稱,影響奧巴馬決定的重要因素之一將是越南是否承諾推進與美國簽署大型防務協議。這對美國就業將是潛在利好,也可緩和國會對取消禁運的反對聲。而越南自冷戰以來,主要依賴俄羅斯供應武器。

《紐約時報》以「越南緣何考慮允許美軍重返?中國」為題發表文章,提到美越軍事合作中的關鍵內容之一是金蘭灣的使用權。越南在那裏修建了新的國際港口,為美國軍艦提供停靠使用權將是促使華府解除武器禁運難以抗拒的有力價碼。如果美軍能經常性進入金蘭灣,將對其在該地區制衡中共提供巨大優勢。

正視歷史面向未來

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本.羅茲17日在華盛頓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主辦的討論會上表示,總統此行具有象徵意義,展示美國正視歷史、面向未來的能力。奧巴馬將在河內發表有關兩國關係的講話,之後與越南領導人探討今年內批准TPP的重要性,還將會見東南亞青年領袖倡議和企業家等代表。之後他將前往日本伊勢志摩出席七國峰會,會見日相安培晉三,並成為到訪二戰中遭原子彈襲擊的廣島的首位美國在任總統。

羅茲稱,白宮尚未就解除武器禁運一事最後敲定,但估計總統應會與越方就此進行討論。如果解除對越禁運,中共將認為華府是拉攏河內,使其更疏遠北京。美國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專家葛來儀說:「毫無疑問,這會被視為旨在削弱中國地區地位和影響力的舉動。」

曾在1990年代促成美越建立最初軍事聯繫的美國國防大學安全專家馬文.奧特說:「越南面臨十分艱難的戰略平衡。」他認為,其中一個難題是越南與美國的關係能走到多遠,同時又不過份激怒中方;而另一個難題是,如何既應付好美方對民主和人權的要求,同時又保住其執政黨的權力地位。

奧特表示,在南海地區國家中,越南對美國而言是最重要的潛在軍事合作夥伴。印尼否認與中國有領土爭端,菲律賓軍事實力太弱,馬來西亞和汶萊都不願與中方起衝突,「如果你坐在五角大樓裏,而只有一個國家能成為軍事夥伴及南海關鍵因素,那麼這個國家就是越南」。◇

美越關係大事記

1975年4月  美軍撤出越南,越戰結束。

1994年2月  美國解除對越南貿易禁運。

1995年1月  兩國互設聯絡處,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

1995年8月  美國使館開館,國務卿奧爾布賴特首次訪越。

1998年10月  越南副總理兼外長阮孟琴首訪美國。

2000年3月  美國國防部長科恩訪問越南。

2000年11月  美國總統克林頓訪問越南。

2001年12月  美越雙邊貿易協議生效。

2003年11月  越南國防部長范文茶訪美,首艘美艦抵越。

2006年11月  美國總統布殊訪問越南。

2015年7月  越南領導人阮富仲訪問美國。

朝野談總統訪越

約翰.麥凱恩

美國聯邦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共和黨籍主席

我覺得兩國關係正常化便是兩國和兩國人民間的和解之時。有些人在我被俘的時候虐待我,我希望再也不會見到他們。但是這改變不了我對越南人民的看法,他們很好,是我們親密夥伴,我們需要彼此。

布萊恩.哈丁

美國進步中心亞洲問題專家

美越關係正在朝非常積極的方向發展。奧巴馬總統的首要議題將是安全問題、人權和貿易……越南在人口上來說是非常年輕的國家。它的人民,尤其是年輕人,對美國極為有好感。

本.羅茲

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

你不一定要成為過去的囚徒。這也是總統世界觀的核心。我們超越了艱難的複雜的歷史,找到共同的利益點……訪問不是關於過去,而是關於未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