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鄰座是位金髮女子,她開始拿出厚大衣,穿上厚靴子。我望著窗戶外面正忙碌的鏟雪車,用蹩腳的英語問她:這裏的冬天恐怕有半年那麼長吧? 她聽懂了,卻用法語回答我,我猜大意說,是的,很漫長呢!

當她的眼睛看著我,誠摯地繼續用其實我根本聽不懂的語言絮絮叨叨的時候,忽然我的心就那麼咯噔了一下:此人怎麼那麼像是我的親戚,而她講的話怎麼那麼像是我的某種家鄉話。那麼親切那麼熟悉?可我是中國人!

這裏的冬天確實是漫長,因為漫長,據說有些人還會得憂鬱症,想不開就會跑到雅克.卡爾捷大橋(Jacques CartierBridge)上往聖羅倫斯河裏跳。為了防止這樣的行為,政府還特意加設了結實高大的圍欄。儘管如此,當到了春暖花開的時候,整座城市的熱情和歡樂卻又和冬天的沉悶形成強烈的對比。

夏天來臨,當我站在老港的廣場上,吹著涼爽的風,聽著印第安人吹笛子,打鼓。人們陶醉的表情總使我覺得,這是一個詩意的城市,又是一個多麼貼近內心的城市——靈魂自由,忠於自己。心裏面想,也許這就是為何他們像親戚的緣故嗎,有些東西我們血脈相通,靈魂相近。

「親戚」們挺樂於助人。

剛開始令我有點不習慣。比如我迷路了,他們其實和我語言不通,或者也不知道該怎麼走,可是他們會恨不得領著我,或者一直和我講啊講啊,直到我明白怎麼走為止。

剛來的一天,我抱著一大堆東西,買的晾衣架,拖把甚麼的,很狼狽地上了地鐵。剛上去坐下來,看見大家都朝著我笑。我以為大家和我打招呼,於是也朝大家笑。結果他們樂得更厲害了。

一個小夥子和我說,「嗨!madam,你坐錯車啦!」

我說這不是去某某地的車嗎?

他說,是的,但是你坐了反方向!這裏是終點呀。

然後他就一邊說,一邊幫我拿東西,領我上台階,走通道,到對面月台。然後他也不走,和我一起等車。

當時我有點警惕,「這個人不會是要偷走我的晾衣架的吧?」

正想著車就來了。誰知人家把東西給我放上去,然後很有禮貌地道了聲「Have a nice day!(祝你一天開心),madam!」轉身就下車,走了!原來人家是專門送我來的。頓時真是羞愧極了,典型的中國式提防!

天性中有著浪漫的情懷,注重精神多過外表,有點靦腆,有點距離,又充滿熱情與驕傲。這,大約是我眼中的滿地可「親戚」們吧,您知道,和親戚們相處是很自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