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太守胡向山的父親胡老太公, 是金山縣刑房役吏。

為人處事很忠厚,

凡收受賄賂作弊偏護之事,

從來不做。 

【仁愛之心 輕判貧民】

金山縣發生一宗盜竊案,被盜人受傷而死。首犯、從犯30多人被捕,當時法律規定,凡搶劫、偷盜、傷人者,無論首犯、從犯,一律問斬。

這件案子由胡老先生承辦。他看30餘人,都是失業貧民,不忍心他們都被殺頭。就以他們動機是行劫,下手作案時才誤致人死為由,判處其中首犯二人擬斬,其餘均判處充軍流放定了案。

縣令認為他量刑過輕,老先生辯說:「案子雖是行劫,但看他們的供詞,都不是慣賊。即使受害人致死一節,是在黑夜,慌忙倉促中被推擠跌倒,並不是用刀刃之類殺人器械所致,看來應從輕量刑。」

縣令又擔心上級會嚴厲批駁下來,老先生又說:「如果受到駁斥,問下罪來,請把我押解進省,治我輕縱之罪!」縣令臉色嚴肅地說:「你都肯為民請命,難道我就沒有仁愛之心嗎?」於是就按老先生的意見,做了定案處理,詳文上報。

【挺身而出 省城陳情】

果然被駁回,又另擬呈狀。老先生重新寫過詳情,頂報上去。三駁三頂,巡撫大怒,嚴厲下書申斥,要提案親自審訊。縣令恐懼萬分,老先生表示願意隨縣令進省。

縣令入府謁見巡撫,先生等候在轅門之外。巡撫說:「你初上任,是誰教你這樣做的?」縣令說是刑房胡吏。巡撫冷笑說:「我本就懷疑,一定有狡猾貪吏,受了賄賂在案卷上作弊。我要親自問他!」

當即下令捕官把胡先生帶進來。巡撫斥叱說:「你身為刑吏,難道不知凡劫盜者傷事主致死,應當不分首犯、從犯一律問斬嗎?」先生叩頭說:「我知道!但是條律規定的是積年巨盜,明火執械,殺死事主者才處死。此案所涉及的都是失業貧民,迫於飢寒,以致鋌而走險。事主之死,是由於推擠跌倒,似乎應當從寬處理。」

巡撫高聲說:「你究竟得了盜匪多少賄賂,竟敢巧言為他們開脫?」老先生又叩頭說:「如果說下吏我有意為盜賊開脫,我不敢推辭這項罪名。至於受賄在行文上作弊,我從來不屑於這種行為。」巡撫冷笑說:「既然沒有受賄,為甚麼極力要從輕發落?」先生說:「不敢說!」

巡撫堅持要他說,先生回答說:「沒有其它理由,只是公門裏面好修行罷了!歐陽公(歐陽修)曾說:『如果我是盡力幫人免死而未做到,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死者也不會怪罪於我。』」

巡撫就叫老先生走到案旁來,見他滿臉善和之氣,是一位忠厚長者。立即和顏悅色問:「你有幾個兒子?」答:「四個兒子。」問:「幹甚麼職業?」答:「長子令儀,饒幸考中上一科的舉人。下面的三個,都是縣上的學生,老四今年恩蒙府尊選拔為第一名貢生。」巡撫心懷敬意說:「這就是你公門裏面好修行的回報!這一案我就依你的主意,保全那些人的性命吧!這又是你兒子明年中進士的先兆了!」第二年老大果然中了進士,下面三個兒子都是貢生入了太學,老四為廩生。至今仍是書香門第。

身入公門,既要常懷善心,還應當有卓越的見識和不可動搖的信心,才能不為權勢所嚇退,不被邪見所動搖,才能堅持把善事做到底,才能獲得上天的護祐。(事據《坐花志果》)(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