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 Main building
香港大學 Main building
香港大學May Hall
香港大學May Hall
香港大學圖書館
香港大學圖書館
相關文章

自2003年香港向內地開放高考自主招生以來,累計超過16萬內地人士到香港讀書及工作,人們把這些來港的內地人士稱為「港漂」。

「港漂」身份的青年人,已成為香港社會一個獨特的存在。又到一年的畢業季,來港讀書的內地學子們又將面臨著去與留的選擇。就讀於香港大學的藝藝(化名)是來港不久的「港漂」,在此分享她在香港求學的點滴,也許可以啟發「港漂」們再思考香港的去與留。

攝影/藝藝

很多人說香港人比較冷漠,這是個金錢至上的社會,如今經濟衰退,港人的心態也很浮躁,整個社會的格調比較「灰」。藝藝是從內地來港不久的青年學子,她眼中的香港人,熱情、禮貌、有節度。在香港的工作壓力和生活壓力都比內地大,但身邊港人的溫情感動了她,讓她愛上了這座城市。

熱情工人  手機指路

藝藝接到香港大學研究生面試通知的那天,她興奮無比,面對即將開始的旅程,她充滿了期待。香港大學的港鐵站尚未通車,當時去港大的路線,可以乘搭港鐵到柯士甸站,再轉970,很快就能到港大。藝藝和朋友一起有說有笑搭到了柯士甸站,一出站就滿頭霧水——那麼多出口!到底哪個出口有巴士站?背著重重的行李,長途跋涉已經很累,尚未準備手機卡,所以沒有辦法上網,怎麼找車站呢?

大家隨便從一個出口出去,藝藝看到地面正在進行高鐵站的施工,許多工人在工地忙碌,於是她走上前去問路。工人普通話不太好,但是卻非常熱情,聽明白她們要找巴士站後,無奈他也不知道970的站在哪。他想了一下,拿出手機,搜索了一會,告訴她們方向,還很熱情地跟她們推薦用手機APP。第一天到香港的藝藝很感動於港人的熱情,香港這個城市的距離與她一下拉近了很多。

租屋的誤會

來港讀研,第一件事就是租房。第一次離開熟悉的環境,自己在外租房住,藝藝有些忐忑不安。在網上看到高額的租金,藝藝在幻想著香港的房子有多麼豪華美麗,腦子中滿滿都是港劇中富豪的別墅。很快她在網上聯繫到香港大學附近的一個單位的房東,房東說他知道內地來港讀書的孩子都很不容易,非常想照顧來港大讀書的內地學子。他表示,房子將低於市價出租,歡迎她隨時來看房,並把詳細的路線發給她。 

藝藝和母親到約定地點等候房東,下車看到陡峭的山坡、狹窄的街道、密密的房屋、人來人往的街市,一下子擊碎了港產片中海邊豪宅帶給她的幻想。房東是個中年男子,戴著眼鏡,一身休閒裝,非常熱情。他帶著藝藝和她的母親走街串巷,來到了一棟高樓前,打開大門,嫻熟地拉開舊式升降機柵門,請她們先進。藝藝從來沒有坐過這樣的升降機,聽著呼呼的風聲,她有點詫異印象中發達的香港竟然有這麼古老的電梯。房子是非常普通的民宅,但是收拾得乾淨整齊,光線充足,通風良好,但是房間狹小,僅夠放一張床和一張小桌。想到自己在內地寬敞的房間,擁有自家的庭院,藝藝看著這張租契上的數字,心裏很不是滋味。

房東一直對母女倆非常熱情,家長里短的甚麼話都聊,還告訴她們如果忘記帶鎖匙,可以隨時打電話給他,他會隨時送過去;如果東西壞了,隨時請他去修。

告別房東後,母女二人開始討論是否要租屋,也許是太久沒有接觸過那麼熱情的人了吧,她們反而感到有些擔心:「房東老是提他會送鎖匙來,而且說一般這個房子不租給其他人,只租給讀書的年輕女孩。會不會有問題啊?」藝藝的母親提出這個疑問。藝藝也贊同,於是拒絕了這位熱心的房東。然而時隔一年,藝藝認識了更多的人,經歷了更多的事,更瞭解香港人後,則感到十分後悔。當時錯把那位好房東當壞人,也為當時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失而復得的錢包

一天實習結束後,藝藝去買晚餐,發現自己的錢包不見了。錢包裏有五千港元,還有身份證、學生證、各種銀行卡。她的香港朋友聽說她的錢包不見了,比她還著急,告訴她應該怎麼怎麼掛失,幫她查銀行電話、帶她去警署備案、還主動借她錢。第二天早上,藝藝突然接到香港大學圖書館打來的電話,說她的錢包忘在圖書館了,因為有學生證,所以查到了她的資訊,讓她快來取。聽到電話她才想起來,前一天中午她去過圖書館,也許不小心錢包從背包裏掉出來了。到圖書館清點錢包裏的物品,一件也沒少,她心中有滿滿的感動。

藝藝的經歷只是千千萬萬「港漂」中的一個,能遇到這樣一群善良的香港人,她感到非常幸運。有人覺得,香港「老」了,落後了。她說,香港不是「老」,是「傳統」。她認為這種「傳統」,港人堅守的文化,以及人性的善良與真誠,會讓香港在短暫的潛伏後再次騰飛。她對香港的前景充滿信心,也期望自己能更深入地融入這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