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可是我昨日攢了金鳳簪,你便喚我寶釵?可是我今日著了綠羅裙,你便喚我霓裳?可是我明日採了河畔草,你又喚我蘭芝?偏我終日持一紅色拂塵,從此便成了「紅拂」。較之貂蟬,想來這稱謂也高明不到哪去。 

唯有遇見你,李郎,三哥,我才真正做了一回──張,出,塵。 

朝代的興衰更迭自古皆然,亂世中的英雄扶顛持危,書寫著屬於自己的傳奇。嘯歌猶颯颯,彈劍亦錚錚,群雄逐鹿的俠義故事中,我分明看到一抹絢爛的嫣紅。它如絲如縷,周梭於青銅色的將軍武庫;它似吟似訴,複述著脂粉香的風中奇緣。

自古名將如美人,越是奇偉之大丈夫,越要有美人相配,一腔天縱豪情須有溫婉柔情相濟,才不致在歷史中寂寞。試想,西楚霸王少了虞姬的訣別詩,人中呂布沒有貂蟬的把盞輕舞,英雄的傳說,總是缺少了幾番慷慨意,愁滋味。因此,在八百多年後的赤壁,一位叫蘇軾的詞人遙想著周瑜,大發思古幽情,念念不忘的依然是「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請原諒我,在這篇豪氣干雲、俠情縱橫的《虯髯客傳》中,第一眼讀出了驚世駭俗的兒女情懷。虯髯客作為傳主,自然是當仁不讓的主角,可我偏要提筆研墨,將那江湖中的奇女子細細描畫。 

其實,你我何嘗不知,連「張出塵」這個名字,也是後人杜撰出來的。「紅拂」在正史中,「妻」是她的身份兼姓字,寥寥數句便隱了身形。《舊唐書》載:「(貞觀)十四年,靖妻卒,有詔墳塋制度,依漢衛、霍故事;築闕像突厥內鐵山、吐谷渾內積石山形,以旌殊績。」《新唐書》則更加減省:「其妻卒,詔墳制如衛、霍故事,築闕像鐵山、積石山,以旌其功,進開府儀同三司。」

甫出場便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紅拂女一枝紅豔,還未來得及凝露飄香就已化作無情春泥。這些隻言片語,像一位欲說還休的良家子,低眉襝衽,一問搖頭三不知。正史喜歡將先人最無爭議的賢德或過失一面說與你知,書卷翻開,每個人都變作同一副面孔,生前征戰,身後追恩,行到關鍵處遮遮掩掩,欲蓋彌彰。你待掀開一角瞧個究竟,它便垂下珠簾,半個影兒也不見。 

幸而,尚有幾位遊戲人間的才子,裁時人為刀筆,調奇談作丹青,展風塵寫意韻,留下了當朝數十篇作意好奇的筆記小說,宛如一幅幅濃墨重彩、逸興遄飛的工筆畫卷。諸位看官在正史之外,終於捕捉到唐人的另一面風情。盛唐的張說也好,晚唐的杜光庭也罷,作者為誰歷來爭論不休,而一部作品不因作者之名而流芳百世,本就證明它的神奇。《虯髯客傳》,寫的是一位神秘俠客輾轉建功立業的奇文,卻填補了紅拂生前故事的空白。 

故事發生在司空楊素的府上。傳奇說楊素是個不思進取、傲慢無禮的權臣,每次接見公卿大臣,「未嘗不踞床而見,令美人捧出」。《隋書》裏的楊素,是個野心勃勃的政治家,曾南征北戰出生入死,在改朝換代之際審時度勢,為自己掙來權傾朝野的勢力。晚年他官至司徒,卻受隋煬帝猜忌,同年終,年62歲。

真實的楊素並未做過司空,不知是傳抄有誤還是有意彰顯小說家言的虛構之意。但在傳奇中,我們亦可推知,楊素此時已風燭殘年,眼前的聲色靡靡,也許只是他看倦官場浮沉後的意興闌珊。受君上側目,活著的每一天都像是偷來的陽壽,不如享受半生經營的潑天富貴。

「前授生徒,後列女樂」的馬融是不拘小節,在楊素這裏頗有些自生自滅的意味了。 

某天,一位自稱李靖的布衣入府獻奇策,且直言不諱:如今天下大亂,您應該以網羅豪傑為任,不應該踞坐接見客人。楊素這才睜開微瞇的雙眼:竟是個「姿貌瑰瑋」的翩翩少年!他楊素年少也是「美鬚髯,有英傑之表」,舊時衣衫落拓,大志不得外申。

這少年,多像當年的自己。以至於他曾在史冊中拊床而嘆:「卿終當坐此。」人都眷戀著青春的記憶,楊素起身致歉,和少年交談甚歡,然心灰意冷的他,直至出府,都沒有對李靖做出任何許諾。漢文帝對賈誼,不問蒼生問鬼神,坦坦蕩蕩絕了賈生經世致用的念頭;楊素這廂又是禮遇又是攀談,最後收了人家的書策,一路峰迴路轉仍是站在起點。可憐李靖萌生出的豪情壯志,無處安置,還被攪擾得寤寐思服,輾轉反側。 

恰在此時,一雙妙目點亮了他的心靈。在李靖雄言肆辯之際,「一妓有殊色,執紅拂,立於前,獨目公」。紅拂是楊府的家妓,能在「侍婢羅列」中站在前排,可想顏色之美。然即使有傾城之貌,也是明珠蒙塵,在府中默默無聞地生活。優越的地理位置,讓紅拂能夠輕而易舉地聞其聲,察其人。現代人說,陌生人互相對視幾秒鐘,就會一見鍾情。就在電光火石之間,一個影子穿過眼球烙印在心裏。 

紅拂見過太多拜謁的達官貴人,沒有一位似李靖不慕權貴又心繫天下。紅塵有幸,識英才於末世;相思無計,附絲蘿於喬木。憑藉多年的閱人經驗,她堅信英雄美人,合當絕配。她要做的,只是一步一步走進他的心房。她不顧更深露重,換了紫色披風,攜行囊而去。 

讀至此,我要為她提心吊膽。如果李靖臨時換了住所怎麼辦?如果投奔被拒絕如何自處?私定終身被旁人看輕怎麼辦?李靖會真愛這個主動的女孩子嗎?若是始亂終棄她又將怎麼辦﹖太多個疑問,讓我不敢再想下去。 

我也終究明白,我不是紅拂,翹望不了她的眼界和決斷,更做不出這種非常之舉。含蓄矜持、克己守禮,那是教導普通女孩子如何獲得憐愛與尊重的。而紅拂,是風塵中的俠女,塵世間的禮法何以束縛她的人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