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多年後,大兒子說:「哦,爸,你不知道嗎?那焦黑十字架是三K黨徒給黑人的警告......」

當然,四十年前也不會有人預料到美國選民會把一位黑人總統送進白宮。這是否意味美國社會就此沒有種族糾紛了?

「施恩」與「感恩」

我相信人的一生中,至少有一、兩件事是能讓人感動一輩子的,也會有一些「貴人」相助。我想,對自己施過恩的人是否會「望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受恩」的人絕不能事過境遷就把它給淡忘了。

一個由「施恩」與「感恩」的人組成的社會,將會是一個和睦的社會,也會更接近於「禮運大同篇」所描述的——有中華民族特色的一個理想社會。

三K黨是美國極少數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團體,他們假上帝之名,行仇恨之實。自美國黑奴解放戰爭結束後,一些南方地主不甘自己擁有的「農奴」權益受損,私下成立這個既非法又邪惡的地下組織。他們不只殘酷的對付「有色人種」,也嚴厲制裁同情「有色人種」的白人。時至今日,他們在美國南方各州還沒絕跡。

就在前幾年,我開車路經嘉倫市(Garland, Texas)一個越華聚居的商業地區時,親眼看見「光頭黨」的幾個白人壯漢,囂張的舉著污辱亞裔的招牌,在紅綠燈前散佈仇恨傳單!

旅居美國四十多年,我已深深體會這個「種族大熔爐」的結構正在改變。這次回密西西比州,我注意到當地黑人在應對中,已不似四十多年前那麼低聲下氣,看到他們自由穿梭在超市與商場內,與白人們在快餐店裏排隊用餐,我頗為他們慶幸。

當然,四十年前當不會有任何人預測到,在二十一世紀之初,美國選民會把一位黑人總統送進白宮。這是否意味美國社會就此沒有種族糾紛了?那倒也未必。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發生在佛羅里達州的一件命案。一位名叫馬丁的十七歲黑人少年,夜晚在一個白人居住的社區閒逛,與巡夜的義務社區巡邏員曾墨曼(白人與西語裔的混血,一般歸類為白人)起了衝突,兩人在扭打中曾墨曼居下風,被馬丁騎在身上痛毆,腦袋也因被撞向水泥地而頭破血流,曾墨曼憤而拔出藏在股後的手槍,一槍就把馬丁給當場擊斃。

雖然,曾墨曼可以說是「自衛」,但當時馬丁也確實手無寸鐵,這立刻引起全國性的黑人示威。不過在審判中,陪審團決議﹕曾墨曼被迫自衛殺人,當庭「無罪」開釋。

這自然又引發了更大規模的黑人暴動,鬧得全國沸沸揚揚。由於黑人的身份與地位逐漸提高,美國社會的種族糾紛,我想,隨時會因為黑人的「伸張正義」而爆發。

也有報道稱,另一個少數族裔——西語裔人口,僅在德州就可能在2020年前超過全州人口的百分之五十。那麼,亞裔在這麼複雜的「大熔爐」裏 ,也唯有力爭上游,出人頭地,才能讓人刮目相看。

好在這幾十年來,我們這些亞裔「精英」(以四十多年前的台灣為例,能有資格出國留學的學生,大部份是各大學的佼佼者,當然都算是「精英」囉!)逐漸在美國社會各行各業嶄露頭角,也提升了華裔們當年以「苦力」身份來美修築鐵路的低下地位。如今,亞裔的年平均收入甚至高於白人,欠缺的則是政治上的地位。不過,這也在逐步改變中。

如同黑人民權鬥士金恩博士的「I have a dream......(我有一個夢想)」一樣,我也有這麼一個夢想: 期望我們下幾代在美國成長的ABC們,會有一位脫穎而出,被選為美國總統!

大家且拭目以待吧!(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