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近期,人民幣匯價連續走跌,昨日兌美元與中間價齊創兩個月新低。在憂慮人民幣貶值的情緒下,大陸4月份從香港進口貨值按年激增超過2倍,令作為資金外流管道的中港虛假貿易再響起警報。評級機構惠譽指,中國經濟增長疲弱、經濟策略不確定及投資者失去信心等,或令資本外流規模超過預期,一旦人民幣急劇貶值,或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大幅波動。

繼星期一人民幣出現兩周以來最大貶幅後,昨日人民幣兌美元再次收跌,報6.5155,下跌87點子或0.13%,創兩個月新低;中間價6.5233,較上日下跌128點子或0.2%,也是3月4日以來最弱。

外界普遍分析,新一波人民幣貶值的成因,一方面是美元上周起呈強勢反彈,美滙指數連升5個交易日,紐約聯儲銀行行長杜德利近日重申預計聯儲局年內加息兩次,令市場憧憬加息。

第二是大陸市況及經濟數據未見樂觀,《人民日報》前日引述「權威人士」重提調結構重於保增長,在保持滙率基本穩定的同時,逐步形成以市場供求為基礎、雙向浮動、有彈性的滙率運行機制。

第三是大陸4月份從香港進口的貨值同比上漲超過2倍,令外界猜疑資金藉機外流。分析預料本周人民幣持續受壓,或繼續貶值。

大陸從港進口大增 實資金外流

大陸前日公佈的外貿數據再度轉弱,4月份進出口均出現跌幅。進口數據大跌10.9%,較預期再跌5%,出口跌1.8%。不過,離奇的是,中共海關公佈的4月份進出口數據卻顯示,從香港進口的總值,按年大增2.2倍至134億元人民幣。

外界一直質疑香港貿易公司被利用來走資。外媒彭博形容,中國虛假貿易情況惡化,已亮起紅色警報。

去年12月,中、港兩地公佈的貿易數據差距,達到破紀錄的19億美元。今年3月仍有14億美元。中、港進出口數字差異極大,多個經濟學家認為,該情況是由於虛假貿易發票交易所致,即公司利用貿易管道,遠超實際價值地購買貨物,甚至購買根本不存在的貨物。

路透早前引述消息人士指出,香港當局正對海關、航運及金融業展開整治,打擊虛假發票交易行為。有港府高級官員稱,金管局已加強貿易融資業務審查,香港海關也增加進出境船運貨物的突擊檢查,以確保貨物真偽。

虛假貿易過去5月激增

政府統計處尚未公佈本港4月出口數據。據中國海關3月資料,香港進口總值103.8億元,增加1.3倍。按香港政府統計處統計,香港首季對大陸出口跌8.7%。由於中國的3月數據與本港政府統計處數字有很大差距,令外界質疑自香港進口數據進一步被誇大,填補其資金流走的缺口。

事實上,自去年12月起,從香港進口的總值均大幅上升。總結1至4月份,從香港進口的總值達380.6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的41.7億元大增2.2倍。累計首4個月,自香港進口的總值達380.6億元,激增1.33倍。

分析師:港銀行業或受累

「這反映隨著資本收緊了,那不同的企業、個人靠一些貿易造假把錢送出國外。」大和資本香港首席經濟師賴志文表示,大陸透過香港進行虛假貿易走資由來已久,但最近的進口數據升幅顯示,走資幅度加大。

主要原因是人民幣貶值預期升溫下,不少企業原本從香港銀行借貸,兌換成人民幣,到國內進行套利交易,但現在大陸經濟放緩,人民幣看跌,令收益大減,變成企業要趕快將錢搬回來,但現在當局又限制走資,「唯有用旁門左道的方式轉錢。」

何為虛假貿易走資?賴志文解釋,簡單來說就是報大數。「將開支寫高點,譬如原本是100萬美金,現在寫到200萬,就可以將100萬的錢帶到外面走。」

對於有報道稱,中港當局多渠道加強打擊虛假貿易走資,不過,賴志文認為,這個作用不大,「因為大門堵了,還會從小門出。」而且要證明虛假貿易,也有難度。

他並憂慮打壓走資,對香港銀行業將是一個重創。「如果錢收不回來,壞帳問題浮現,會增加香港銀行的壓力。現在已經出現那些國企開始違約,很快變成大規模的違約了。」

遏走資潮  中港打擊虛假貿易

中共當局對資本外流表示擔心,並估計去年大陸股市暴跌後有數十億美元的資金經由香港非法流出。

金管局表示,去年銀行滙報的可疑交易數量,較2011年倍增至接近3萬5千宗。

銀行公會與金杜律師事務所2月時曾撰寫報告,強調航運是虛假貿易生長的土壤之一。

大陸財經人士黃生5月6日撰文表示,香港是中國資金外流最重要的通道,少了這條通道,熱錢和貪腐資金就要被「關門打狗」了。熱錢和貪腐資金規模很大,過去都是通過貿易非法流出,而此次香港的行動,將掐斷這一途徑。

雖然目前香港當局,並沒有公佈虛假貿易被檢控的案例。但去年中共公佈一單最大洗錢案,即浙江金華「9·16」案,涉案金額高達4,100億元。案件顯示,2013年1月以來,犯罪嫌疑人趙某在香港先後註冊成立了「義烏宇富物流」等數十家公司,利用NRA賬戶(非居民賬戶)跨境轉移人民幣超千億元,涉及的境內外賬戶多達850多個,說明香港成為大陸公司虛假貿易的渠道。

借道虛假貿易 暗度地下錢莊

據大陸《華夏時報》報道《借道虛假貿易暗度地下錢莊》披露,在深圳大陸很多空殼公司都是港台商人為實際控制人,為的就是方便資金流進流出。地下錢莊老闆可以通過這些港商的空殼公司戶頭進行轉賬和結算,有些港商或是台商甚至自己就是地下錢莊的老闆。

該文章引述深圳一家地下錢莊經營者朱坤透露,走資的渠道常用路徑是銀行渠道和虛假貿易。如果是通過虛假貿易進入境內,通常成本都在3%以上,即使是規模較大的資金量,成本也不會低於2%。

比如朱坤通過一家進出口公司,把3億美元分散在近300宗進口貿易當中。「這種模式最棘手的就是進口物品的選擇。」據稱這類虛假貿易還有地方政府參與。朱坤坦言,「通常會選取國內鼓勵進口,或者符合高新技術標準的產品。往往這些較為罕見的商品不僅能提高進口價格,甚至部份還能獲得地方政府的進口補貼。」

針對大陸資金外流嚴重,當局已取締很多常用非法渠道,包括遏制購買境外保險產品、禁止利用家人朋友之便來繞過每年5萬美元配額等。最新有報道稱,澳門進一步加強對銀聯卡使用的監控,使用銀聯卡的大陸客均要出示身份證明文件,並須將資料讀入銀聯卡機內。

傳李克強斥內鬼 洗錢每年3千億

日前港媒披露,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專題會議上怒斥大陸洗錢活動氾濫,並指中共金融界高層、經貿界高層、公安部門等有內鬼。據報,近兩年大陸的資金外流每年有2200億至3000億美元。

據報道,中共政協副主席、央行行長周小川和公安部長郭聲琨等在會上遭點名批評。

據報道,中共官方內部分析總結了洗錢活動常年氾濫猖獗的原因,包括有部門官員、金融機構、證券機構、國企高層等將洗錢活動作為國際金融業「變通灰色」地帶運營;金融機構高層、國企、境外中資、中外合資企業等利用法律、監管漏洞參與洗錢;在國外定居的中共官二代、官三代參與洗錢活動。◇

惠譽:人幣急貶或引全球金融波動

評級機構惠譽昨日發表報告指,中國經濟增長疲弱、經濟策略不確定,及投資者失去信心等,可能令大陸資本外流規模多過預期,導致人民幣有貶值壓力,或進一步引發中國以外市場波動;一旦人民幣急劇貶值,或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大幅波動。

另外,惠譽提到,大陸經濟再平衡及相關風險,仍然是全球經濟不確定之源,尤其是亞太區。雖然中央政府近幾季實施寬鬆政策,有助減低今年經濟硬著陸風險,但長期宏觀經濟失衡情況仍然存在。

經濟失衡 資金外逃未扭轉

4月份中國外滙儲備意外上升70億美元,但高盛經濟學家指,剔除估值效應後中國4月外滙儲備環比下降約60億美元。彭博調查估算,在岸人民幣至今年底跌幅為2.2%。

「中國資金外流有所緩解,但情況並沒有扭轉,仍然是一個很真實的問題,」新加坡華僑銀行經濟師謝東明說。「我們的核心假定是,聯儲局將會加息,美元將走強,那麼人民幣兌美元便會走弱,但底線是無序的資本外流已經暫停。」

去年預測人民幣大跌的賴志文,維持今年底人民幣跌至7.5的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