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委內瑞拉,這個美國太空總署(NASA)公佈的最新全球「閃電之都」,正處於暴風雨來臨的前夜。政治危機、經濟衰退、社會動盪,這個在21世紀依然奉行著社會主義的國家,是否已經走到了全面崩潰的邊緣?一場更大的風暴,也許將在電閃雷鳴後來臨。

2016年5月2日,委內瑞拉反對陣營提交185萬人的聯署,共計80箱請願書,要求選委會舉辦公投,讓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為嚴峻的經濟危機下台以示負責。

185萬人聯署罷免總統

委內瑞拉反對派聯盟「民主團結平台」(Democratic Unity Roundtable, MUD)稱,飽受糧食短缺、通脹飆高和電力癱瘓之苦的委國民眾,爭相簽署舉行罷免公投的請願書。MUD領袖托瑞艾巴(Jesus Torrealba)表示:「這只是這條罷免之路的起步,終點將是舉行公投,選出聯合政府。」

2015年12月7日,委內瑞拉國會大選落幕,反對黨贏得壓倒性勝利,前總統查韋斯和現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的統一社會主義黨失去議會控制權。馬杜羅雖然任期要到2019年結束,但將受到反對派掌控的國會箝制。民眾紛紛奔走相告,歡呼用選票改變國家。

然而,這個人口超過3千萬、曾被譽為南美經濟最亮眼的產油大國,在經歷已故前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和馬杜羅17年的左翼執政後,已陷入全面危機,包括嚴重經濟危機,寨卡病毒流行,食品、電力和醫療用品極度短缺,生病無異於判處死刑,謀殺犯罪率飆至世界第二高,政治上「挺馬派」與「倒馬派」兩極對立等,社會動亂一觸即發。

專家:委國信錯社會主義

「宗教自由大聯盟」(Religious Freedom Coalition)主席莫里(William J. Murray)指,委內瑞拉曾經是拉美經濟領頭羊,如今淪落至此的根源在於有左翼「政治狂人」之稱的查韋斯。莫里指出,委國曾經有一大批的中產階層,一大部份人口擁有信用卡,但八十年代出現的一系列債務危機,令很多委內瑞拉民眾以為社會主義能救國,認為一切經濟問題都將在政治改革中得到解決。但事實證明,一切變得更糟。

查韋斯在給窮人派糖派福利政策中,獲得了大量選票,贏得絕對性國會控制權。上任後就修改憲法,令總統可以連選連任。他對內鎮壓反對黨,箝制新聞自由;對外反美,向拉美窮國派錢,鼓勵聯合反抗美「帝國主義」。

「成也石油,敗也石油」

查韋斯以為自家油庫為得天獨厚的財富,可以坐享其成,1970年代國際油價大漲,委國經濟因此水漲船高。然而「成也石油,敗也石油」。查韋斯執政十多年,經濟政策單方面依賴石油出口的格局,導致國家經濟單一化,受到國際油價的箝制。

委內瑞拉是石油輸出國組織創始國之一,95%出口收入來自其石油儲量。截至2015年,委國已知的原油儲量接近2,980億桶,儲量超過沙特阿拉伯,居世界第一。但2014年10月以來,國際油價出現連場「雪崩式」暴跌,至今已跌逾六成,直接摧毀了他們的國家收入,猶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委內瑞拉2015年GDP大跌5.7%,今年預料會再跌8%。經濟學家今年初警告,委內瑞拉2016年將有100億美元外債到期,尤其是年底償債密度非常高,形容這個國家的債務違約「幾乎不可避免」。

經濟學上有「資源詛咒」(resource curse)之說,意思是發展中國家產生的壟斷天然資源供應的寡頭統治階級,這個階級並無興趣提高生產力和將經營多樣化,所以鮮有將出口資源賺來的利潤再投資和改善經濟結構,而將大部份收入用於進口奢侈消費品上。由於資源出口產業不靠國內需求,所以這個統治階級也沒有提高大眾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的興趣,結果是國家經濟的好壞,完全受制於國際資源價格的大起大落。

左翼執政 委內瑞拉陷全面危機

限電:每周工作兩天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在4月26日宣佈,為了努力節省能源和電力,全國每周工作日減為兩天,政府員工只需在周一和周二工作。學校每周只上課4天。

目前,委國的電力供應極度緊張。由於整個國家依賴水力發電,古力(Guri)大壩供給該國三分之一電力。如今遇大旱,水壩水位逼近警戒線,若水位降得太低,政府必須全面關閉這座水庫,屆時勢將癱瘓電力供應。

另外,政府為了限電,還出了各式招數:全國時鐘撥快半小時、女性禁止使用吹風機、人口最密集的十個州每天斷電4小時等,讓民眾怨聲載道。

物資奇缺:紙幣被當餐巾紙

委國可謂是當今世界上貨幣貶值最快的國家。近日委內瑞拉市民用2元玻利瓦爾幣(bolivar,委內瑞拉幣)代替餐巾紙包裹餡餅的照片在Reddit貼出,引起網友熱議。委內瑞拉的經濟搖搖欲墜,基本民生物資如餐巾紙都缺乏,年初,官方還特別以石油跟鄰近的千里達和多巴哥國交換衛生紙。除了紙巾以外,糖、牛奶、麵粉同樣不容易在超市買到。

貨幣貶值:天價薯條

麥當勞薯條在委內瑞拉因缺貨而停賣10個月後,終於在去年底重新上市。不過根據委內瑞拉的官方匯率來計算,一份大薯條售價,竟高達委內瑞拉幣800元(約979港元)。但若以同樣匯率計算,當地每月最低工資也只得1,100美元(約8,500港元),即一包大薯條已差不多是當地人月薪的十分之一。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4月最新報告指,在政局不明朗和油價再度下跌的情況下,預計委內瑞拉2016年通脹率將達到481.5%,而在2017年這一數字將達到1642.8%。報告稱,今明兩年該國平均通脹率將上升近500%。

窮得不夠錢印鈔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近幾個月有30幾架波音747貨機,由各國運載數百萬磅委內瑞拉紙幣玻利瓦爾到該國。委國央行其實擁有自己印鈔廠,但由於缺少紙和金屬,只能到外國去印。

知情人士指,馬杜羅政府去年下半年授權外國印鈔公司,印製了至少50億玻利瓦爾。去年12月,政府還在密商再印100億玻利瓦爾,這個數量甚至超過美國聯儲局2016年的76億印鈔額。

現實是,委內瑞拉甚至沒有足夠的錢,來支付印鈔的支出。據稱,全球最大貨幣印刷公司De La Rue今年3月去信委國央行,追收7,100萬美元欠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