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西方普遍認為的人類七宗罪之一的貪婪。(維基百科)
圖為西方普遍認為的人類七宗罪之一的貪婪。(維基百科)
相關文章

大衛‧薩爾納(David E. Y. Sarna)曾經是華爾街的投資和金融專家,他的《人類貪婪史》(History of Greed)一書於2010年出版,回顧歷史,描述人類歷史上從瘋狂的荷蘭鬱金香到今天的伯尼‧麥道夫等各種金錢和財富方面的欺詐。五年前,在學校圖書館第一次看到這本書,就馬上借了回來,但一直很忙,書就靜靜的在案頭放了很久,沒仔細研讀。幾年過去了。前些天清理枱面,重讀這本有趣的、發人深省的好書。在中國大陸金融欺詐日漸增多,破產的信託產品、房地產公司、融資平台、地下銀行和錢莊一一浮出水面之際,國人發現中共當權者們,並沒有在保護投資大眾,因此薩爾納的書對中國社會的借鑒意義就更為深遠了。

美國人都熟悉1987年的電影《華爾街》主角戈登‧蓋柯(Gordon Gekko)所說的一句話,他說,「貪婪是好東西」,「金錢之外,人們也『貪婪』健康、愛情、成功等等。」這句華爾街名言可以說給人類的貪婪開了綠燈、做了嚮導,開啟了人們追逐慾望的號角。可以說,從那時起,華爾街的貪婪更一發不可收拾,直到十年後的1998年,和二十年後的2008年,讓人類見證了兩次全球的金融危機。

一位道中修煉的朋友一次對我說,你知道嗎?其實你很貪婪。乍聽到這話我很驚訝,先是不以為然,但過後仔細想想,其實這話說的是非常的對,確實是這樣的。這是兩年多前的事了,到今天,還非常感激這位同修的善意提醒。人的貪婪之心,貪圖金錢、地位、名利、色慾之類的,最常見也最流行;但貪圖安逸、享受、恭維也是一樣,甚至,當人過度執迷於美食、佳餚、華服、豪車,那也是貪圖,是貪婪的另一種體現。

人類的七宗原罪

西方正教的信仰,認為人類有七宗罪,認為它們是阻擋人們在精神上、心靈上向上提升、向前進步、是最致命、最可怕的錯誤行為。這些人類和人間的罪,和天上及天堂的德,正好是相對的。人的七宗罪包括驕傲、嫉妒、暴食、慾望、憤怒、貪婪和懶惰。

驕傲(Pride)也被稱為虛榮心,是人對自己的能力過度的信念,它會干擾人們意識到神佛的恩典;它被稱為所有罪惡產生的根源。嫉妒(Envy)是對他人的個性和特點、社會地位、能力或境況的渴望。暴飲暴食(Gluttony)是無節制的、超出需要的過度消耗。慾望(Lust)是對人肉體的快樂無節制的渴求。憤怒(Anger)表現在摒棄慈悲,對別人惡言惡行相向,它也被稱為狂暴(Wrath)。貪婪(Greed)是物質財富或收益的慾望,忽略了人的精神世界,英文裏Greed的同義詞還有Avarice和Covetousness,都可譯為貪婪。懶惰(Sloth),則是人們對體力勞動或精神信仰的迴避。薩爾納的專著探討的,是七宗罪之一:貪婪。

《人類貪婪史》的導言,講了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大帝的故事。猶太教拉比的核心文本「塔木德(Talmud)」中,也記載了這件事。亞歷山大大帝在公元前332年訪問耶路撒冷時,跟猶太教拉比要件禮物,作為此行的紀念品。猶太拉比給了他一隻眼球。亞歷山大把他所有的金銀珠寶放在天平的一邊,眼球放在另一邊,但即使這樣國王的金銀還是比不上眼球的重量。亞歷山大問為甚麼,這是甚麼東西?拉比們說,「這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的眼球,對多少財富都不滿足。」亞歷山大問,「怎麼證實這一點呢?」拉比說,抓一點塵土撒在眼球上,它看不見了,就沒那麼重了。」果然,一點灰塵蓋上眼球後,眼睛看不見了,天平馬上就降下來了。

實際上,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大帝就是一個貪婪的人,即使名頭上有了「大帝」還不滿足,仍然窮兵黷武、四處征討,他入侵了印度、阿拉伯。最後,馬其頓帝國陷入內戰,貴族們各自為政,亞歷山大大帝最後死於自己的貪婪。猶太拉比送他眼球,是有深意的,可惜的是,亞歷山大大帝最後還是沒能弄明白智者的意思。

薩爾納說,《人類貪婪史》不是人類的貪婪和金融欺詐的犯罪行為的編年史,因為人類所有的罪行一一羅列出來,恐怕需要一部許多、許多卷的大百科全書來記述。而他能夠做到的,只是摘取其中一些典型的案例,光這些典型的案例,也夠驚心動魄了。

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中,11萬億美元的財富蒸發掉了。人們指責次級按揭,這當然是原因之一,但在薩爾納看來,更多的是金融欺詐。11萬億美元是甚麼概念呢,美國一年的國民生產總值(GDP),也只不過是16萬億美元。而全世界當年的財富損失,是50萬億美元,這幾乎是相當於全世界每個人,不管男女老少,不管貧窮貴賤,不管你在世界哪個角落,都平均損失了7,000多美元。

從薩爾納的《人類貪婪史》中,人們會發現比較熟悉的龐茲騙局、麥道夫騙局,但書中還有大量的、有人們還不太熟悉的騙局,如英格蘭南海泡沫騙局、「別人的錢(OPM)」的騙局、大公司-小公司騙局、賣烤肉聲而不賣烤肉的騙局、史丹福集團(與史丹福大學無關)的70億美元騙局等等。

2009年,在詐騙了別人幾百萬美元之後,美國印第安納州財務諮詢師Marcus J. Schrenker甚至設計了自己的死亡騙局。他從印第安納安德森的機場開了一架小飛機起飛,飛行計劃說是要去佛羅里達。在阿拉巴馬上空,他發出求救信號,說飛機擋風玻璃破碎,他在大流血。兩架美國空軍F-15戰鬥機緊急起飛,發現小飛機裏沒人。小飛機自動飛行200哩,戰鬥機一直跟隨,直到小飛機在佛羅里達的沼澤地墜毀,裏面沒人,也沒有血。當然,後來他在佛羅里達被捕時,也在流血,這回是真的在流血了。

大衛‧薩爾納的《人類貪婪史》,是一本好書。對試圖不擇手段賺大錢、發大財的人來說,它有警示的意義;對在法律範圍內行事、試圖賺大錢、發大財的人來說,它有提示的意義;對安份守己、過小日子、貪婪心不大的人來說,它有安慰和慰藉的效應;對道德高尚、善良的人來說,它在揭示社會、展示人類的真實;對在正法中修煉、願意放棄貪婪之心的人,它也有一定的借鑒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