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疫苗出現後,一些家長不得已高價購買進口疫苗。(Getty Images)
問題疫苗出現後,一些家長不得已高價購買進口疫苗。(Getty Images)
相關文章

「問題疫苗」持續發酵,觸動大陸家長的痛感神經,年輕媽媽們發出怒吼:「我認為任何事情都得有個底線,疫苗是底線,兒童也是底線。如果破了這個底線,未來就沒有希望了。」《外交學人》日前刊文稱,在中國撫養孩子的價格越來越高,為了獲得安全的食物和生活用品,人們要花很多倍的價錢購買外國生產的產品,然而,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支付的起。

1. 在中國撫養孩子的價格

《外交學人》4月21日報道了中國大陸問題疫苗被曝光後,中國年輕媽媽是如何應對的。

案例1

報道稱,北京土生土長、有一個20個月大女孩的母親Caroline Meng是一名大學英語講師,當她正為女兒接種完疫苗而鬆了口氣的時候,卻看到了問題疫苗的新聞。

Caroline早就對中國的嬰兒配方奶粉和玩具失去了信心,但疫苗也這樣嗎?她焦急恐懼了幾天,直到被告知那些問題疫苗不是假的,也沒受到污染,但已經失去了效力。對此她感到氣憤:「我認為任何事情都得有個底線,疫苗是底線,兒童也是底線。如果破了這個底線,未來就沒有希望了。」

經濟條件較好的Caroline給孩子購買澳洲的嬰兒奶粉,680克一罐的奶粉通常是15澳元(約89港幣,75元人民幣),外加15澳元的運費。15個月的奶粉供應要花460澳元,差不多是北京月平均工資的一半。

案例2

另一位北京媽媽Zoe Zhang有一個2歲的女兒,孩子喝水的瓶子、筷子都是從國外買的,她甚至還考慮通過代購來購買外國乳酪。

對於疫苗,家長可以選擇一種打5針的進口疫苗組合,或一種打13針的國產組合,它們預防同樣的疾病感染。前者的標價是617美元(約4,800港幣,4,000元人民幣),後者免費。Zoe表示,為了孩子的安全她選擇前者。

案例3

而住在山西一個小縣級城市的媽媽李晨就沒有那麼幸運。她家中有個1歲的女兒,她表示她買不起外國貨,只能購買國內產品。她在報紙上讀到一些中國人湧到香港給孩子打疫苗的新聞時覺得不可思議,對她來說那是第一世界人考慮的問題。

文章表示,在中國大陸,值得信賴的育兒產品已經成了一種稀缺資源,有錢和沒錢的父母越來越多地面臨著非常不同的選擇,該差別不是昂貴的玩具或公眾遊樂場的差異,越來越變成了是否能確保安全的底線。

文章還稱,現在越來越多的孕婦擔心自己會流產,雖然造成流產可能有很多原因,但大多數人都懷疑「糟糕的空氣和食品質量才是真正的元兇。」因此在Caroline知道自己懷孕後便停止外出就餐,而且選擇購買有機蔬菜,而有機蔬菜在超市裏的售價是普通蔬菜的4倍。

2. 中國媽媽的無奈和悲哀

我養了一個孩子,我是他媽媽,是監護人,我必須對他負責任,我給他喝德國的奶粉,穿日本的衣服,玩美國的玩具,去外資醫院打疫苗。我也想給他喝中國的奶粉,可是我怕甲醛超標;我也想給他玩中國的玩具,可是我怕是垃圾塑料;我也想帶他去社區打疫苗,無論一類二類都打免費,可是我怕打出毛病來。我就一個孩子,我無法承受任何的閃失,我為了一個放心花了高昂的費用,可是我不後悔,因為我生了他,我必須盡到一個做母親的責任。可是我不能給他提供一個沒有霧霾的環境,也不能提供一個安全的沒有人販子的社會,我不能保證每天吃的蔬菜、水果、肉、禽、蛋、奶是安全的,我每天都生活在恐慌裏,我害怕自己的疏忽會給孩子帶來不好的影響,我也想做一個雲淡風輕的媽媽,可是哪個媽媽能夠做到呢?每隔一段時間就出現一個讓人恐慌的新聞事件,我想問問甚麼時候我們的孩子能夠安全長大,不用擔心沒有幼兒園上,不會碰到校園暴力,作為媽媽我真的無能為力。

──微信熱傳的一位媽媽的無奈之語

毒奶粉、毒玩具、毒校服、毒食品……為何在中國頻頻出現?每次事件發生便進入一個「軌道」:各方譴責、輿論鞭撻、問責,然後煙消雲散,等著下一次事件的發生。

網民「Ken Wong」質疑,一個曾經犯過同樣罪的人居然沒有坐牢,而且在緩刑期間又製造「問題疫苗」:「2009年,龐某衛因非法經營人用二類疫苗,僅其一個人就涉及489萬元,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並處罰款50萬元。龐在緩刑期間『重操舊業』,且將非法經營疫苗的生意做到了5.7億元。」

而網民「hnjhj」則說:「從毒奶粉到毒疫苗,其實並沒有任何本質區別,而且將來還會有更多的。這在趙連海(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維權聯盟發起人)入獄、李長江(質檢局局長,因三聚氰胺辭職)復出時就已經註定的了。」

網民「三進三進」則列舉事實,顯示在中國那些試圖揭開真相的人被害,而製造事件的責任人卻升遷:

1 調查山西疫苗事件的記者王克勤2013年被迫離開新聞行業。

2 律師唐荊陵10年前就開始代理疫苗受害者家長的訴訟,然而2014年廣州警方以「顛覆國家安全罪」的罪名將他拘留,2016年1月,他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

3 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維權聯盟發起人趙連海2010年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

4 三聚氰胺案報料人蔣衛鎖2012年11月遇襲身亡。

5 李翔,河南洛陽電視台記者,關注地溝油,2011年9月18日,身中十餘刀身亡。

6 三鹿事件中被記過處分的孫咸澤2014年6月升任國家食藥監總局藥品安全總監。

3. 「喪鐘為誰鳴」

對於中國人的麻木,一網民「良心」寫道:「多少中國人看到天津大爆炸不會動容,因為炸的不是自己;多少中國人看到地震中掩埋在豆腐渣工程廢墟下的學生不會動容,因為受難的不是自己。我想說,當這些災難降臨到你頭上的時候,一切皆是因為你和我的不作為。」

而自稱為「互聯網信徒王冠雄」的網民表示:「非法疫苗事件震驚中外,這是殺人!血、藥、疫,惡性事件一再打破民眾心理底線。信仰缺失,看看你的周圍,有多少受過教育、不愁吃穿的人,為了賺錢不顧他人死活的瘋子!中國人的安全感何處安放?今天你是看客,明天你將變成受害者!」

十七世紀英國詩人約翰多恩(John Donne)曾經寫過下面這段有名的詩句:「沒有人是自成一體、與世隔絕的孤島,每一個人都是廣袤大陸的一部份。如果海浪沖掉了一塊岩石,歐洲就減少。如同一個海岬失掉一角,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領地失掉一塊。每個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傷,因為我是人類的一員。所以,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就為你而鳴!」

「束塵一縷」在其微博中寫道:「是的,喪鐘不獨鳴,習慣了看客式的壁上觀,每天刷著微博微信,看著電視畫面閃閃而過,毒奶粉,毒玩具,毒疫苗,霧霾,人販子,上學難,校園安全,校園暴力……層出不窮的事件,或許大家已經見怪不怪、麻木不仁了,然而,或者內心深處,應該會有隱隱的吶喊,這應該不是全部,也不應該就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