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樹大招風》劇照 (《樹大招風》 Facebook)
電影《樹大招風》劇照 (《樹大招風》 Facebook)
相關文章

文/曾逸蓮

繼《十年》之後,又一部港產片橫空出世,以獨到的眼光反思人性,審視今天的香港。在這個電影速食時代,竟捨得花五年的時間沉澱一部戲,實在難得。電影能得到觀眾肯定,亦得益於杜琪峯整個團隊的無私配合。「鮮浪潮」脫穎而出的年輕導演,會是拯救港產片的英雄嗎?

三位導演,三年半的劇本籌備,十八個月的拍攝與剪輯,五年磨一劍,成就了今天的《樹大招風》。杜琪峯、游乃海擔任監製,影壇新人許學文、黃偉傑及歐文傑擔任導演,以九十年代在香港興風作浪的三賊為藍本創作的電影,以獨到的視角,還原時代的脈絡、人性中的善惡與反思。三位導演獨立拍攝的三個故事,被剪輯成一部充滿杜氏風格的電影,非常完整,毫無違和感。情節緊湊,人物刻畫十分深刻。

「貪、瞋、癡」映射人性罪惡

《樹大招風》改編自賊王葉繼歡、季炳雄和張子強的真實犯罪經歷,戲劇性地將三個互不相識的賊王經歷聯繫在一起。無巧不成書,三大賊王葉國歡(任賢齊飾)、季正雄(林家棟 飾)和卓子強(陳小春飾)因不同的事件在「風滿樓」酒樓同時出現,一時江湖上流言不斷,傳出他們正密謀合作,要趁香港移交主權前做一件驚天大案。無中生有的流言竟然成真,三個大賊開始了相聚的計劃。

電影中三個賊王對人性中的「惡」刻畫的淋漓盡致。英文戲名「Trivisa」正取其意,該詞源自梵文,意思是人性三毒「貪、瞋、癡」,亦對應著三大賊王的性情。季正雄演繹著「貪」,雖然其腰間塞滿了銀紙,卻對自己忠心耿耿的兄弟與小弟都無比吝嗇,甚至因吝惜封口費而刺殺小弟;葉國歡代表了「瞋」,大賊一世,卻落到北上走私電器,被迫向貪官卑躬屈膝,到港還被小警員歧視,心中的怒火難去,一槍掃過,引禍上身;卓子強的「癡」,綁架大富翁兒子,駕黃色法拉利到府上拿贖金,講數都不忘唱K,囂張至極,最後也是因為張狂搶炸藥而被捕。影片並沒有直接敘述「貪、瞋、癡」對人有甚麼影響,卻用環環相扣的事件、人物的細節、巧妙的結局引導人去反思。

貪腐場景刻畫逼真 無緣內地

電影中的場景刻畫也相當到位,「送花瓶」的情節反覆出現在酒樓、海關等地。要見部長,可謂「三顧茅廬」,需要給秘書一次又一次塞紅包。秘書面對求情者和部長的態度判若兩人,在這些細枝末節中,電影成功演繹了一代大賊如何面對賊政,頗具諷刺意味。

如今大部分香港電影在劇本完成後、電影開拍前,也像國產片一樣,會將劇本交由內地審查機構進行審查。而《樹大招風》在當年也進行了「送審」,因反映貪腐部分內容尖銳而未通過內地審查,導致演員不能到內地取景拍攝,劇組只能偷偷到內地取空景再後期合成。

大胸懷 大電影

杜琪峯是第二次嘗試這種三條線獨立執導的電影,第一次嘗試是在2007年推出的《鐵三角》,而這一次的嘗試比之前的更為成熟,畫面上更加流暢。從電影畫面的整體看,幾乎看不出來三位新人導演均是獨立編劇、執導、拍攝。在電影的首映結束後,觀眾起立鼓掌。電影能夠得到觀眾肯定,源自於整個團隊無私的配合。

《樹大招風》的三個導演均是三十歲左右的本港年輕導演,杜琪峯給予年輕影人巨大信任,整個劇本的創作完全由導演負責。杜琪峯則扮演一個「導師」與「統籌」的角色。三年半的劇本籌備中,導演將劇本送交杜琪峯,他覺得此路不通,就會叫他們重新撰寫,三位導演均有多次「推翻重來」的經歷,但他們不慍不怒,坦然接受。這種相互信任的關係讓整個電影製作團隊充滿動力。

現在很多電影淪入功利化,追求各種獎項。有記者問導演歐文傑是否期待拿更多的獎?他淡淡答道:「我覺得創作這條路不是拿獎不拿獎,主要是自己想做甚麼,我會更加堅定去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