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插嘴告訴我說:「我只不過是徵求您的同意,允許我在這裏就地拾起那個高貴的影子,然後把它放進我的口袋而已。至於該如何進行,那是我自己的問題。就另一方面而言,為了表達我對閣下的謝意,我任憑您從我口袋裏的寶物當中進行挑選,比方說:真正的『跳根』、『風茄根』、『自生錢』、『出少歸多錢』、『羅蘭扈從的桌布』,以及一個『絞架人偶』──任君開價。不過它們恐怕都不適合您,或許整修如新、經久耐用的『福都納的如意帽』會更好;要不然類似他所使用過的那種『常滿錢包』也可以。」

「福都納的常滿錢包!」我立刻打斷了他的話──不管我再怎麼嚇得半死,他早就以那個用語抓住了我的整個心思。我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彷彿有「二杜卡特」的金幣在我面前閃閃發光一般。

「最尊敬的閣下,您是否方便把那個錢包拿出來給我過目,並且試用一下?」

他將手插進口袋,抽出一個中等大小、縫得很牢、以堅固的哥多華皮革製成、有著長長兩條皮束帶的錢包,並且把它遞交給我。我往裏面一抓,掏出了十塊金子,接著又是十塊、又是十塊、又是十塊。我急急忙忙向他伸手過去:「就這麼敲定!生意已經成交,您用這個錢袋換到了我的影子。」

他握手表示同意後,毫不遲疑地在我面前跪了下去。我只見他以令人讚嘆的高超技巧,將我的影子從頭到腳輕輕地從草地上移開、抬高、捲起和折攏,最後把它塞進口袋。他站起身來,又對著我弓了一下身子,隨即走回玫瑰花叢。我覺得似乎聽見他獨自在那裏輕聲笑了起來。於是我緊緊抓住錢包的束帶,我周遭的土地沐浴在陽光下,而我心中仍然是一片空白。◇(節錄完)——節錄自《失去影子的人》/群星文化

譯注:

⊙「跳根」是德國民間傳說中的一種草根,各種門鎖在它面前都會自動彈跳開來。

⊙「風茄根」是「曼德拉草」的根部,據悉擁有魔力,能夠幫助持有者尋找寶物。

⊙「自生錢」是德國民間傳說中的一種銅錢,每旋轉一次就會變出金幣來。

⊙「出少歸多錢」被支付出去以後,會自動帶著它所碰觸到的其它錢幣回到主人身邊。

⊙「羅蘭扈從的桌布」是古代法蘭克英雄「羅蘭」戰死之後,其扈從於返國途中獲得的一塊桌布,能夠自動在桌上擺滿菜餚。

⊙「絞架人偶」是傳說中生長在絞架下的風茄根,具有人的形狀和各種魔力。

⊙「福都納」是十六世紀德國傳說中的人物,曾經從幸運女神那裏得到了一個「常滿錢包」。

⊙「杜卡特」最初是威尼斯的金幣,後來成為全歐洲在二十世紀之前的貿易貨幣,一枚「二杜卡特」金幣含有六點八公克左右的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