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民航處處長羅崇文就梁振英涉嫌向航空公司職員施壓,為其女兒代領行李過關一事發表聲明,表示國際航空組織明文規定乘客與隨身行李須同時接受安全檢查,向市民保證必定徹查相關事件,並確保香港機場安檢程序絕不容許任何人隨意破壞。」

當然,羅崇文並沒有發表上述聲明,這只是筆者天馬行空想像出來的一個情景。事實上,羅崇文的回應是:「根據保安程序,行李不必和物主一起受檢查。機場職員有時也會代乘客攜行李入禁區。」根據公開資料,羅崇文明顯在瞪大眼睛說謊話。他無恥的行為引起公憤,空中服務員總工會上星期日發起大型抗議,要求民航處清楚交代。

經濟發展提高了中共政權的國際地位,它的膽子也大起來,一方面希望通過亞投行、一帶一路等項目,在國際社會建立一股新力量,與歐美為首的西方國家一爭長短。另一方面,它也不再掩飾其流氓本色,一而再、再而三地違反承諾,任意摧殘香港的自由和法治。雖然很多人仍未感受到,香港毫無疑問已進入了一個大時代。

大時代除充滿眾多不穩定因素外,同時也會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六四事件後文匯報以「痛心疾首」作為社論,奠定了李子誦「風骨錚錚」的歷史地位。因緣巧合地,「行李門」也為羅崇文帶來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如他作出正確的選擇,發表了類似文章首段的言論,一定會馬上成為港人心目中的英雄,留名青史。可惜,短視、懦弱、愚蠢、自私自利的他,竟然公開說出了一些沒有人會相信的謊話,真是咎由自取。

「行李門」事件告訴港人,香港已容不了獨善其身的生活方式,航空業人員今天的困局,明天可以發生在醫療、建築等其他界別的人員身上。每一個港人都逃避不了,應如何去面對這不明朗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