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月16日,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被宣佈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隨後網易新媒體《路標》發長文「『河北王』張越憑妻子攀附周永康 助郭文貴鯨吞百億國資」,揭露更多有關張越的黑幕,陸公檢法及國安的無底線配合作惡,而轟動全中國的聶樹斌案十年未能翻案也與其干涉有關。張越還涉及半公開出售香港護照等,令見多識廣的律師直呼再毀「三觀」。

專職迫害法輪功 僅五年就從副廳級躍升副部級

文章披露,酷愛游泳的張越指示撥款在河北石家莊西二環某招待所建豪華游泳館,服務員招聘級別等同空姐,並且只有河北公安系統副廳級以上才有資格進入。曾經去過一次的官員稱不敢再去,因太奢靡了。

文章稱2001年4月至2003年11月,當時是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張越,通過他的第二任妻子、央視的孟莉結識並攀附上了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後,隨後實現了從副廳級幹部跨至副省級高官的快速陞遷。孟莉與周永康的第二任妻子賈曉燁曾是央視財經頻道的同事,兩人關係非常要好。

2003年11月,張越由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被調到周永康直接管轄的公安部二十六局(反邪教局)任局長,2007年12月,張越調任河北任省公安廳黨委書記,次年任省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兼黨委書記。

報道沒有說透的背後潛台詞是,張越跟著周永康極力迫害法輪功犯下了很多血債,獲得迫害法輪功元兇江澤民和周永康的青睞,僅僅五年,張越從副廳級躍升副省部級。

干涉聶樹斌案

報道稱張越任政法委書記後,集公檢法大權於一身,干預河北法院重要案件的判決,導致該系統內對其意見很大。而轟動大陸的聶樹斌案十年未能平反,也與他干涉其中有關。

早在2005年因王書金承認自己才是被判死刑的聶樹斌案的真兇,當時河北政法委因一案兩凶組成工作組,承諾儘快公佈調查結果,因張越掌控公檢法無法兌現,且河北省高法2013年的二審中維持原判——王書金非真兇。

王書金辯護律師向「路標」曝光河北政法委組建工作組非法介入,非法外提當事人,威逼利誘其不要趟聶案的渾水,並承諾給其原同居女友和孩子辦低保。王書金拒絕後被對方毆打施加酷刑,坐了半個月審問用的鐵椅子。

自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指令山東省高院對聶案進行異地複查以來,該案複查期限已經四次延長,每次三個月,第四次延長至2016年6月15日。

張越問題一籮筐 此番調查直接與非法收購民族證券有關

文章披露張越在北京期間結識的權貴資本家車峰、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北京著名地產項目盤古大觀的實際擁有者郭文貴,形成利益共同體,屬於盤古會成員。

《大紀元》此前引述陸媒的報道「張越與郭文貴勾結圈錢,情節堪比大片」中對此有詳細報道,作為「盤古會」重要成員,張越至少在兩次重大事件上對郭文貴給予了幫助:收購民族證券股份侵吞了百億的國資企業;幫助控制舉報郭文貴侵吞國資的曲龍,並擊退了另一位「仇敵」謝建升。使用包括刑訊逼供等手段。

張越與郭文貴勾結圈錢,情節堪比大片

文章還稱,從接近中央紀委的人士處獲悉,張越的問題「一籮筐」,但此番被調查與其參與非法收購民族證券直接相關,其中張越聯手馬建動用公檢法部門、安全部門的力量,逼退對手低價收購民族證券,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張越在河北公檢法系統打造了一支只聽命於他的「張家軍」,為其個人服務,手段狠辣。

張越的「朋友圈」在其被查前幾乎被一網打盡

報道稱,在2013年春,郭文貴找到北大方正集團CEO李友,雙方決定合併,同年8月方正證券對外宣佈將收購合併民族證券,民族證券成為方正證券子公司。一年後合併,方正證券第一大股東北大方正佔股下降至30.55%,第二大股東政泉控股佔股21.86%。當年郭文貴持股市值近253億元。

合併後不久郭文貴、李友就因利益等問題決裂,郭威脅曝光李友的問題,李友找到馬建出面調和,馬建打包票搞定郭文貴,向李友索取賄賂分兩次拿走上億元現金。

2014年11月,郭連發5份爆炸性公告,舉報李友在操作北大醫藥(000788.SH)股票時涉嫌內幕交易。次年1月4日,李友在內的多位方正集團高管被帶走協助調查。李友被帶走前曾舉報馬建索取賄賂,因此12天後,馬建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而郭文貴則成功出逃,目前人在美國。

報道另外揭露,張越與馬建常年半公開賣護照牟利。他們因工作部門特殊,有一定數量的香港護照的審批權,由特殊渠道辦理,因此他們常年半公開賣護照牟利。一本護照出售的市價是150萬-200萬港元,而且要關係很硬才給。

報道稱,算上其上司周永康在2014年7月落馬,和2015年6月被抓的好友車峰,張越的「朋友圈」在其被調查之前幾乎被一網打盡。

公檢法國安無底線 律師震驚

此文在網上發表後引起網絡震驚,不到一天就有3萬多人參與評論。大陸一家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張智勇表示,「做律師20年,自認為見多識廣,王立軍時代我也曾見識了很多事情,讀了這篇報道,公檢法國安無底線的配合,三觀再毀一次。沒讓監獄服刑的曲龍死掉,薄谷開來都可以去毒殺尼爾伍德,論狠張越還是不如。」

大陸李振功律師表示,「河北作為京畿重地,多年來肆無忌憚的掠奪式發展、對百姓的暴力維穩與社會治安嚴重混亂形成一體,無不體現了河北省黨政班子的腐敗不堪!周本順張越等人之後是誰?呵呵!另一個坐飛機去的也快了!小老鼠們你們也顫抖吧!」

大陸律師高承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入籠」再次引起了世人關注,政法委書記位高權重,統領「公、檢、法」,總管生殺予奪大權。政法委是中國法治進程的絆腳石,曾多受詬病,近年來所暴露冤假錯案幾乎都有政法委的陰影,河南趙作海案、內蒙呼格案等都與當地政法委的非法領導、指示有關,尤其是在迫害法輪功同修者的案件中,政法委是主要的幕後操手,如:2015年11月份滄州運河區法院對法輪大法同修者的審判即是受河北政法委的直接指示。

他還表示,「臭名卓著的610辦公室其實就是受中央政法委直接領導的機構。政法委不屬於國家機關,是黨的組織,在以黨為領導核心的中國大陸,它可以協調公、檢、法各部門的力量,動用公、檢、法的各種資源。張越作為河北省的政法委書記其實是河北公、檢、法的龍頭老大,張越案涉及公、檢、法及國安之間的非法勾當必然迷霧重重、陰雲密佈。」

大陸律師任全牛律師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如果想司法獨立審判,政法委第一個需要取消!因為他的存在就是為了領導制約干預司法活動的自主權!」

高承才律師認為,「在依法治國的司法改革進程中,取消政法委的呼聲也時常響起,但是,這只是一種設想,決不可能成為現實。因為中共決不可能放棄對公、檢、法的直接堅強領導。自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央政法委的「權勢」雖有所削弱,但是各省、地、市政法委書記在地方黨委中仍是常委,政法委在地方的權勢並沒有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