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月15日(周五)傍晚,人行宣佈放鬆信用卡透支利率等多方面管制。

人行在新規則裏取消了現行統一規定的信用卡透支利率標準,實行透支利率上限、下限區間管理。

上限為現行透支利率標準日利率萬分之五,下限在日利率萬分之五的基礎上下浮30%,發卡機構可自主確定透支的計結息方式、溢繳款利息標準等。

同時,取消了透支消費免息還款期最長期限、最低還款額標準,由發卡機構自主確定;取消滯納金,由發卡機構和持卡人協議約定違約金。

根據此前的規定,信用卡免息還款期最長為60天,首月最低還款額不得低於當月透支餘額的10%。

此外,信用卡取現限額也大幅提高。持卡人通過ATM辦理預借現金提取業務的每卡每日累計限額由人民幣2000元提高至人民幣1萬元。

隨著中國經濟近年來下行壓力加大,政府試圖通過多種政策措施來刺激經濟復甦,包括刺激消費等。人行此舉的目的明顯是以刺激信用卡消費來刺激消費,擴大內需。

中國信用卡市場近些年來發展迅速。人行報告顯示,2008年至2014年,信用卡發卡量一直處於兩位數以上的高速增長狀態,但2015年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在用發卡數量共計4.32億張,較上年末下降5.05%;2015年末,信用卡授信總額為人民幣7.08萬億,同比增長26.43%。

周小川一句話露端倪

周五公佈重要消息似乎成為人行的慣例,不過,人行行長周小川在華盛頓出席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春季例會系列會議時,講了一句話,似乎透露一些信息。

周小川在談到債轉股問題時表示,「中國竭力鼓勵支出,但人們仍然存很多錢。」

周小川表示,中國的儲蓄率較高,儲蓄率將近50%,去年是46%,儘管政府大力鼓勵消費,但從整個國家的情況看,銀行資產負債表的負債方面有很多的存款。而與儲蓄相對應的是貸款很多。如果將儲蓄率達到46%的中國與一個儲蓄率為23%的國家相比較,槓桿率可能相差一倍。

同樣,人行副行長易綱也在上述會議期間表示,中國經濟從投資帶動轉型為消費驅動,這個過程將持續數年,國內的高儲蓄率成為一大阻礙。

此外,周小川可能希望更多儲蓄能夠進入股市。他說,儲蓄只有一小部份進入股市,還有一小部份進入了保險業,但大部份還留在傳統的銀行業。

中國經濟復甦的希望可能落空

《華爾街日報》4月 15日報道,中國2016年第一季度GDP增長6.7%,為多來年的最慢季度增速。

在大量新債和房地產市場泡沫再度膨脹的推動下,中國經濟或許暫時企穩。然而,重新動用這些刺激經濟的老辦法,同樣的老問題似乎會捲土重來。

令投資者感到擔憂的是,雖然中國的經濟活動正在加快,但債務規模也在加速擴大。3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增長13.4%,為2014年中以來最大增幅,其中包括地方政府債務置換項目的債券發行量。在名義GDP增長7.2%的情況下,扶持經濟增長的緊迫性超過了政府為經濟去槓桿的計劃。

看好中國經濟的人會對數據的表現感到高興,他們希望經濟很快出現真正的復甦。但這樣的希望最後可能會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