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難民Ismail Smail居住在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所贈的帳篷內。(蔡雯文/大紀元)
巴勒斯坦難民Ismail Smail居住在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所贈的帳篷內。(蔡雯文/大紀元)
政府對每名難民有少量金錢補助,但在今天的香港仍難以生活;Ogunleye Oledunni(藍衣)與多名難民早前到勞工處請願,希望政府可以容許他們在港工作自供。(蔡雯文/大紀元)
政府對每名難民有少量金錢補助,但在今天的香港仍難以生活;Ogunleye Oledunni(藍衣)與多名難民早前到勞工處請願,希望政府可以容許他們在港工作自供。(蔡雯文/大紀元)
相關文章

今年一月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新聞發佈會上稱「酷刑聲請」遭濫用,揚言如有需要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此言一出,不少建制中人隨即附和,有人更建議設立難民營,限制難民行動。日前有過百關注團體及個人發表聯署聲明,要求部份傳媒及建制派停止對難民的種族歧視及抹黑。

根據入境處的資料顯示,去年共有3,165宗免遣返聲請個案完成審核,當中僅18宗成立,成功率只有0.57%。而尚未處理的累積個案高達10,922宗。成功個案將轉介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並安排有關人士移居至第三國家。

目前逗留在港的難民大多來自南亞、東南亞和非洲地區等較貧困和缺乏民主制度的國家。香港政府透過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ISS—HK)提供食物及1,500元的租金補貼,作為人道支持,但在百物騰貴的香港,不少難民只能居住在新界北區遍遠的地方,不少人的居住環境惡劣,甚至有人入住豬欄、農地和雞場暫時搭建的鐵皮屋或寮屋。

2014年,曾有數十名難民發起「佔領行動」,在社會福利署總部外紮營露宿,抗議社署將對難民的服務外判予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但監管不力,致使發生難民獲分配食物過期,棲身之所環境惡劣等情況,質疑有人剋扣公帑中飽私囊,要求社署停止外判難民服務。

難民冀可工作自給

今年3月,經常協助弱勢社群的神父甘浩望和一批目前滯港的難民聲稱者,前往勞工處總部請願,要求勞工處容許目前在港滯留及等待入境處處理的難民,能在港工作,以自己勞力換取生活費用。

其中一名巴勒斯坦難民Ismail Smail表示自己是受戰爭影響的難民,他來香港已有7年,來港前曾在中國大陸擔任英文教師,在中國生活了5年,直到被大陸當局發現他是難民,而後就被列入黑名單中,其後簽證到期來港辦理續簽時遭中國拒絕,無法再回到大陸工作,被迫滯留在香港,在港尋求庇護。目前他居住在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香港辦公室內的走廊上,所住的帳篷亦是由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所贈。

Ismail稱辦事處人員對他非常苛刻,不准他使用辦事處的廁所,所以他必須到外面上廁所及洗澡。他又說,自己身體不好,曾經試過暈倒在帳篷內,但卻沒人理睬。他還透露,麥當勞常會送一些免費餐券給難民,但都被辦事處人員私下瓜分。

難民指港府援助不足

Ismail表示港府提供的援助不足,認為是「假慈善」。

他說1,500元的資助無法找到安居之所,同時由於租金上漲,自己被迫從原先的地方遷出,「我已經無家可歸6個月了,我一直住在這個……辦公室。假如我是一隻狗,政府把我扔在這樣一個地方,你覺得政府可以逃脫責任嗎?」Ismail批評有人送食物及水給他們都受到限制,「政府接收難民,卻不給他們合法的人權,讓他們在精神和肉體上遭受折磨。他們想要做的僅僅就是想驅逐他們離開香港。」

Ismail說在香港作為難民不允許去工作,但是如果不工作卻連交通費都無法湊足,「如果你發現一個人希望活得有尊嚴而想去工作時,他就會被罰坐監15個月,但是如果去偷東西,他僅僅只需要被罰坐監2個星期。你會選擇甚麼呢?你會去選擇偷東西而不是去工作。那麼到底是誰促進了犯罪行為的發生?」

對於社會上有人批評難民常偷竊,他則問:「如果一個人有工作,白天你去工作,晚上你就累了,你根本沒有時間去做違法的事情。」他認為引起犯罪的源頭是港府,「難民的高犯罪率,假難民的增多到底是誰造成的呢?香港政府想挑起香港人和難民之間的仇恨,和排斥。誰是根源呢?是香港政府。誰製造了這些罪犯,是香港政府。」

批評梁特煽動社會矛盾

對於梁振英揚言如有需要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Ismail認為梁振英故意挑起社會矛盾和爭端,「他們想從內部把香港社會搞亂。如果人人都懷有仇恨,那麼香港就完了。他們希望更多的大陸人來到香港定居,卻不想難民留在香港……是誰挑起了香港人和難民之間的仇恨?」

Ismail表示自己仍是單身,又說沒有人會選擇跟一個生活困難的人一起組織家庭,「很多在香港出生的難民的孩子也在經受折磨,學校的問題,食物的問題,交通的問題,他們面對很多問題。而政府卻不想讓他們成為文明人。很多難民在這裏受到非人的待遇而心存怨恨……其實沒有人想要過這樣的生活。」

Ismail透露自己原本是電腦工程師,但現在甚麼也做不了,「7年了,我卻甚麼也做不了。我已經沒有尊嚴,更看不到未來。」他認為港人應正視難民問題,增加人們相互之間的關愛,這樣人與人之間的仇恨才會消失,香港社會才會更加繁榮。

尼國難民家人被殺 盼能工作養活自己

另一位來自尼日利亞的女士Ogunleye Oledunni,由於自小在夢境中可以聽到一種特殊聲音,其後清醒的時候也可聽到,但別人卻聽不到,因此被人稱作「巫女」,1998年被尼日利亞國家安保局隔離,在當局操控下她結過兩次婚,包括她前夫在內共有6個家人,但其中有兩人在她到香港後被殺死。Ogunleye稱自己在尼日利亞遭受近10年的精神和肉體上殘酷折磨,她的兩個孩子及妹妹仍受到安全威脅。為了尋求庇護,Ogunleye大約在四年前坐飛機來香港,她表示原本計劃到歐洲國家但因無法負擔機票,所以才來香港。

Ogunleye信仰基督教,有時間會去參加附近教堂的活動。她坦言在港生活艱辛。由於難民在港工作是違法,因此每個月她僅靠1,500港元的房租補助和1,200港元日常生活補助維持生活。但面對香港高昂的物價,她說自己幾乎不能生活下去,每天沒有足夠的食物填飽肚子,即使有食物援助,但品質卻非常差,更沒有多餘的錢乘坐交通工具,只能將自己禁足在家。她目前和一位來自印尼的單親母親合租一間位於土瓜灣的老舊唐樓,一房一廳,自己睡客廳。她說居住的地方狹窄,煮食很不方便。

Ogunleye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可以找到一份工作,早日和孩子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