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頓將軍。(manlihood.com)
巴頓將軍。(manlihood.com)
巴頓將軍的禱告詞。(manlihood.com)
巴頓將軍的禱告詞。(manlihood.com)
相關文章

巴頓將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完美展現了他作為職業軍事家的才華,是最令德國高級軍官們敬畏的盟軍指揮官。巴頓掌握現代戰爭的規律,能靈活運用步兵、裝甲兵衝擊,空軍配合偵查、掩護、支援的戰術,可以同時向東、南、西、北開戰,又能瞬間合在一起集中攻勢。

小喬治‧史密斯‧巴頓 (George Smith Patton , Jr.,1885年11月11日—1945年12月21日)是美國陸軍四星上將,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先後指揮美國陸軍第七軍團和第三軍團而聞名。

二戰中最精彩的一幕是巴頓在五個月內將美軍第三軍團,一支沒有作戰經驗的部隊,訓練成英勇善戰的精兵強將。從1944年8月1日凌晨到1945年5月9日二戰歐洲戰場的結束,他們連續作戰二百八十一天,閃電般橫掃歐洲,使二十一萬一千多平方公里的領土、一萬兩千多個城鎮恢復自由,擊斃、打傷、俘獲了一百八十一萬多名德軍官兵,七倍於自身的人數。

有人形容巴頓將軍如同一顆鑽石,堅韌、多面,閃閃發光。他外在粗獷灑脫,言談直率幽默,同時也內斂睿智。他認為德軍在供給不足、天氣不好的情況下只能打防禦戰。讓我們透過巴頓將軍的詩作及第三軍牧師奧尼爾上校回憶「巴頓禱告詞」的故事,領略一下將軍內在的品質。

輪迴中的勇士

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巴頓的第一個任務是到北非突尼西亞(Tunisia)重振剛剛被德軍挫敗的第二軍團,準備反擊。一天,巴頓將軍(Gen. Patton)和布萊德利將軍(Gen. Bradly)勘察戰場,巴頓突然要求司機向右轉,司機不解︰「先生,戰場是在前方。」「請不要與我爭執。我已聞到戰場的氣味。」

司機驅車右轉,古羅馬式的廢墟突現眼前,他們下了車,巴頓蹲下後自言自語︰「戰場就在這裏。迦太基人(Carthaginians)被三支羅馬軍團圍攻。勇敢的迦太基人已支撐不住,不能保住這座城了。他們全部被屠殺,屍體暴露在烈日之下,兩千年前,我就在這裏。」巴頓回身笑了笑,「你們相信我說的嗎?」布萊德利將軍和司機一臉茫然,第一次到北非的巴頓如何知道這個迦太基人與羅馬軍團作戰的舊址。

深信輪迴、對神虔誠信仰的巴頓將軍從不避諱談及輪迴的話題。他的外甥曾問過他︰「你真的相信輪迴轉生嗎?」巴頓說,「我知道很多地方我曾去過,但不是在這一生。」巴頓告訴外甥一次經歷,第一次去法國一個小城執行任務時, 一位熱心的法國軍官要帶巴頓轉轉,巴頓對這位軍官說︰「不必,我很熟悉這裏。」軍官當然不信,巴頓就帶著他去了小城各處的古代建築遺址。「就像有一個聲音在我耳邊低語,我們來到那裏古羅馬的露天競技場、士兵的操練場、公共集會地、戰神(Mars)和阿波羅神殿。我從未轉錯一個彎。你知道,我前生去過那些地方!」

1944年,巴頓率領第三軍團橫穿法國時,寫下了這首詩——《透過冥冥中的一片玻璃》(Through a Glass, Darkly)。詩中描述了他看到的自己在千百年來輪迴的角色,除了前面提到的北非古國迦太基的戰士、為凱撒(Caesar)而戰的羅馬士兵外,巴頓看到他是在滑鐵盧戰役中拿破侖的陸軍元帥;在英法百年戰爭克雷西會戰(Battle of Crecy)中的法國騎士;參加公元前332年「泰爾圍城戰」(Siege of Tyre)中與波斯人作戰的希臘勇士;再往前,雖然景象有些模糊,但他看到長矛、扭曲的臉龐、逐獵著猛獸。

巴頓感嘆︰「在這個星球上,在無數盛大而艱辛的戰爭中我奮鬥又隕滅,歷經著世世的熬煎。」

Through the travail of the ages, Midst the pomp and toil of war, Have I fought and strove and perished Countless times upon this star.

「透過冥冥中的一片玻璃,看見我奮戰在亂世紛爭中,以各種形象,以各種的名字,可都是我。」

So as through a glass, and darkly, The age long strife I see, Where I fought in many guises, Many names, but always me.

在詩中,巴頓還表達了他對生生世世參與戰爭的反思︰「雖不知道生生中我奮戰的目的,但知神的旨意高於人的紛爭,我是在遵循神的意愿而戰。」

And I see not in my blindness,What the objects were I wrought, But as God rule o'er our bickerings,It was through His will I fought. 

巴頓將軍的禱告詞

1944年深秋,盟軍連連逼退德軍。12月初,第三軍團佔領了德國城市梅斯(Metz),巴頓準備繼續東進直搗柏林,然而遭遇陰雨不停的天氣,減緩下來。不同於其他軍團盟軍指揮官們的自信和放鬆,巴頓非常擔心德軍會反撲。

12月8日,第三軍團牧師主管奧尼爾上校(Colonel O'Neill)接到巴頓將軍電話︰「我是巴頓將軍,你有關於天氣的禱告詞嗎?如果還想贏得戰爭的勝利,我們必須對付現在的天氣。」 奧尼爾上校答應一個小時之內交給巴頓,他在文獻中沒找到合適的,就自己寫下了如下後來廣為人知的「巴頓禱告詞」。

「全能慈悲的天父,我們謙卑地懇求您節制這個不停下雨的惡劣天氣,請您賜予我們戰鬥所需的好天氣。請您開恩傾聽我們這些軍人的呼喚,以您的神力,助我們不斷取得勝利,粉碎邪惡敵人的壓制,在人間與諸國為您伸張正義。」

奧尼爾上校將禱告詞打在一張卡片上,因聖誕節臨近,他覺得將軍會同意給將士們一個節日問候,奧尼爾上校就在卡片的另一面以巴頓將軍的名義祝美國第三軍團每一位軍官和士兵聖誕節快樂!

奧尼爾到總部呈交禱告詞和聖誕祝辭卡片,巴頓閱過,在聖誕祝辭上簽上名字,交代奧尼爾負責印二十五萬份,保證軍團每人都能看到。

巴頓將軍隨後邀請奧尼爾上校坐下來談談。巴頓停頓了一下,然後起身走到大玻璃窗前,望著外面下個不停的雨,玻璃窗映襯著他高大魁梧的身軀。奧尼爾上校心想,將軍要談甚麼呢?他看到這位居高臨下發號施令的將軍,能在戰爭間隙中指導將士們如何防止壕溝足病(因在泥水中浸濕時間過長而導致足部皮肉壞死),檢查前線士兵是否有足夠換的乾爽的襪子,也看到過他跪下給受傷的戰士注射嗎啡,等待擔架的到來。將軍現在擔心甚麼呢?

巴頓問奧尼爾第三軍團的將士們祈禱做得怎麼樣?牧師不得不承認因為下雨沒打仗,將士們只是在等待,並沒有做禱告。而且對很多人來說,祈禱需要在一個正式的地方、有一個儀式,因而這裏沒有人在做禱告。

巴頓告訴奧尼爾牧師︰「我堅信祈禱的力量」。巴頓接著對牧師說,「一個重大的軍事行動需要周密的計劃,然後由訓練有素的隊伍執行。然而真正能決定軍事行動成敗的,有人稱之為運氣,我則稱之為神助。這就需要我們做禱告,尤其是在遭遇磨難時。到目前為止,神真的是在眷顧我們第三軍團,我們從沒敗退過,也沒遭受饑荒和瘟疫,那是因為祖國的人們在為我們祈禱,但是我們自己也要為自己祈禱。一個優秀的戰士在做事時不僅要思考和行動,還要擁有更深層的東西:那就是勇氣,而勇氣來源於對高於他個人的真理、力量的堅信,對我來說,就是對神、對宗教的堅信。」

巴頓又談到聖經中基甸(Gideon)的故事,出生在以色列最小部落卑微家庭的基甸卻成為率領三百人戰勝了十三萬五千敵軍的勇士。基甸堅信他的能力不是來源於自己的英勇,而是因上帝耶和華的神力。

巴頓將軍強調現在是需要所有軍官和士兵祈禱的時候了,「我們要懇求神助我們改變這惡劣的天氣。我們的禱告將會『接通』來自上天的『電源』」。最後巴頓將軍指示奧尼爾牧師依照他談話的內容寫一封培訓信,主題是讓全體官兵重視祈禱,隨時都要做禱告。

12月12日到14日間,第三軍團二十五萬將士們收到「巴頓的禱告詞」和聖誕節祝福的卡片。代表三十二個宗教派別的四百八十六位牧師和近三千名各級別軍官也接到巴頓將軍簽發的重視祈禱的信函。

神跡出現 

16日拂曉,如巴頓所料,德軍憑借暴風雪、大霧的掩蓋,聚集全部兵力反擊盟軍,開啟「突出部之役」(Battle of the Bulge ,也稱 Ardennes Offensive),二戰中西線規模最大的戰役。德軍攻擊盟軍最薄弱之處,位於比利時和盧森堡交界的森林覆蓋的阿登山區(Ardennes),那裏只駐紮著美軍第一軍團第八師。開戰後美軍遭遇二戰以來最慘重的損失,德軍沖破盟軍防線,將第八師第101空降師圍在阿登山區附近的交通要道巴斯通城(Bastogne)中。一些將士認為如果失去巴斯通,德軍可能將盟軍一分為二,迫使盟軍撤出德國。 

此時第三軍團距離阿登山區以北約一百六十公里,雖不知德軍攻勢多大,巴頓已開始和部下商量援助第八師的戰術。18日,盟軍統帥艾森豪威爾將軍召各軍團指揮官開緊急會議,告知德軍強大攻勢,問誰可解救第101空降師。巴頓說他可以將第三軍團轉向九十度向北,穿過盧森堡,48小時後攻打巴斯通城外的德軍,在座的各指揮官都認為絕不可能,況且暴風雪還在肆虐。 

19日,第三軍團開始轉向,20日,第三軍團的祈禱接通了「電源」,天空忽然放晴,恐懼的德軍和興奮的美軍都驚異不已。21日,又一個好天氣,兩天兩夜行軍的第三軍團沒有休息,直接投入戰鬥,數千架美軍飛機得以協助步兵和裝甲兵,巴斯通解圍,接著又有四天的好天氣,整個戰局扭轉。今天的軍事史學家也承認,那時天氣的好轉真是奇跡,巴頓的第三軍團如此迅速的行動亦史無前例。 

二戰結束了,巴頓將軍似乎聽到一個聲音在耳邊:「一切的榮耀都會逝去。」1945年12月9日,留在德國的巴頓將軍在一次車禍中受傷,頸部以下癱瘓,知道自己這一生的使命已完成,得到家人同意,他要求葬在盧森堡的美軍公墓,與在「突出部之役」陣亡的第三軍將士葬在一起。 

七十年過去了,巴頓將軍的忠誠勇氣及軍事天賦依舊存留人間。這位能號令千軍亦能謙卑跪地祈求神的啟示和幫助的「血膽將軍」今生在哪裏呢?「未來的永遠如久遠的往昔,我在奮戰中」(So forever in the future, Shall I battle as of yore.)「死亡無懼……勇氣長存」(Death is nothing......Valor is all.)

(作者:張迪 ,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博士,現任美國某軍方大學中文語言和文化教授。)

參考文獻: 

1. Patton: Many lives, Many Battles (1989). By Karl F. Hollenbach. 

2. The True Story of the Patton Prayer (1971). By Msgr. James. H. O』Ne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