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最近,中國新出現的一批原油進口商購油量大增,這使因國際油價低迷、全球油輪一度無油可運的情況得到緩解。然而,由於數量太大,這些油輪要排隊一個月左右才能完成卸貨。

路透社4月7日報道,中國新出現一批被稱為「茶壺」(teapot)煉油廠的原油進口商,原油購買量飆升,油輪進入青島港數量暴增,卸貨延遲時間最長達到一個月,不僅造成費用增加,且加大了供應商向中國售油的難度。

與擁有超級體量的國有原油進口商相比,這些獨立的煉油商略微顯得神秘,它們去年剛剛從政府限制中解脫,獲得原油進口許可證,大手筆的為2016年簽下大量低成本原油。

強勁的需求讓青島港的吞吐能力承受極大壓力。根據港口代理及船舶跟蹤數據,這一現象已導致山東青島港油輪延期卸貨天數增加三倍至20~30天。青島港是這些煉油廠主要的進口港。

湯森路透Eikon終端上的船運數據顯示,至少有15艘油輪,包括巨型油輪(VLCC)和蘇伊士級油輪,正滯留在青島港等待卸貨,其中多艘船隻原定在上月卸貨。

根據能源機構Energy Aspects的數據,青島港2月進口創下230萬桶/日的紀錄高位,預計3月將再創新高。根據中國海關數據,2月青島港進口量相當於當月中國進口總量的約29%。

此外,國內煉油企業與青島港之間缺乏輸油管線連接,其所購原油約80%只能通過卡車運輸,青島港因此難以快速清空積壓的進口船貨,為新抵達的油輪提供卸貨空間。

青島港外的油輪擁塞是全球石油行業的幾個瓶頸之一,因船舶被困在隊列中,這些瓶頸推高了運費。

船運經紀商和船舶追蹤數據顯示,青島港的擁塞造成一些油輪不得不駛往其它港口,至少一艘巨型油輪將其載有的200萬桶油品分流到中國兩個港口卸載。

隨著更多船舶陸續抵達,青島港的擁塞可能變得越發嚴重。

4月份從西非裝船運往中國的油品預計將升至每日114萬桶的19個月高位,很大程度上是受到這些「茶壺」煉油廠的需求推動。

挪威國家石油公司賣給「茶壺」煉廠的約400萬桶油品,通過兩艘4月到港油輪於青島港船上交貨,該公司已經預訂第三艘巨型油輪來運送船貨。

航運經紀商稱,像挪威國家石油公司這類租船者通常會把滯留費算在買家帳上。

Energy Aspects亞洲分析師Michal Meidan稱,青島北邊的煙台港計劃修一條輸油管道至主要小型煉油廠,預料將在6月或7月開通,屆時或可緩解港口擁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