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夫人梁唐青儀及女兒梁頌昕出聲明否認曾求助特首。(梁齊昕facebook圖片)
特首夫人梁唐青儀及女兒梁頌昕出聲明否認曾求助特首。(梁齊昕facebook圖片)
多個政黨到特首辦抗議,認為梁振英家人濫用特權。(潘在殊/大紀元)
多個政黨到特首辦抗議,認為梁振英家人濫用特權。(潘在殊/大紀元)
相關文章

特首梁振英上任後,除多次被曝濫權、收受利益等醜聞,近日也上演「我爸是李剛」的香港版。有傳媒報道稱以特首身份,向機場職員施壓,要求將女兒遺留在禁區外的行李帶入禁區一事引起全城公憤,不但泛民建制批評,網民更洗版留言批評梁振英。

前日一份報章披露,特首梁振英幼女梁頌昕上月底準備搭國泰航空CX872航班,由香港飛往美國三藩市,但在入閘後發現一件黑色手提行李遺留在機場禁區外,以「特殊人員」身份陪同幼女入閘送機的特首夫人梁唐青儀,即時要求航空公司職員將行李送入禁區。航空公司職員及機場保安以程序為由拒絕,據稱,其間梁頌昕曾致電父親梁振英求助,並把電話交給國泰職員,該名職員接聽電話向梁振英說:「梁生,你好。」梁振英卻立即指正說:「叫我梁特首。」並向職員施壓,要求儘快協助其女兒取回該件行李。最終機管局妥協,在違反機場保安規定情況下,將行李直送入禁區給梁頌昕。昨日,傳媒再取得一份國泰內部文件,證實梁太梁唐青儀向機場人員施壓。而梁振英昨日出席多個公開場合皆無回應今次醜聞。

昨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出席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後,被傳媒追問「特事特辦」事件會否影響機場安全及國際形象,他表示正了解事件,機管局將就事件提交報告,當被問政策上是否可命人拿行李入禁區時,他強調政府重視機場安全,「是由保安局負責的政策範疇。不過機場也是要我監管。所以我知道這件事,機場管理局正了解當時處理的資料。」

立法會議員促政府交代

多位泛民議員在財委會上質問當局,要求跟進。工黨李卓人質問「我是梁特首」事件當局如何跟進,「民航處處長是否會與機管局商討,到底甚麼人可以不需要安檢,將行李送往禁區。是否全港只有一個叫『我是梁特首』的人?」張炳良僅稱當局重視機場安全,便將話題轉交在場的民航處處長羅崇文,羅崇文稱正在了解事件。

公民黨陳家洛批評,張炳良會上只識「不斷交波」,批評港府現時正學習大陸「我爸是李剛」的惡習。 

民主黨劉慧卿則認為,如事件屬實,便是一宗政府醜聞,認為政府要徹查,儘快向立法會提交報告交代事件,梁振英亦要公開解釋有關做法是否違法,她認為今次事件令市民對香港機場保安產生不少疑慮。

建制派也認為梁振英處理今次事件有問題。自由黨議員田北俊批評,梁振英今次做法不恰當,認為梁振英女兒今次做法,應預計會被外界得知,「個女又唔識做,個老豆又唔識做。」

交通事務委員會副主席、工聯會議員鄧家彪則以「不以正己,何以正人」批評事件。

憂特首政府欺瞞港人

社民連梁國雄形容事件為「政治奇觀」,「特首不僅是自己要用特權,做一些只是益他自己,或者同公眾利益相違背的事,連他家屬都是這樣,絕對不能容忍。」又說,「特首這麼小的事,都可以指令公職人員為他服務,違規違章,大的事怎麼做呀?」梁國雄舉例說,高鐵及港珠澳大橋超支,特首可以叫張炳良及其下屬欺瞞香港人,他形容這些在特首手下的局長及公務員猶如「廁紙」,要幫特首抹掉見不得人的事。

梁國雄又批評特首、機管局及運房局都不交代事件,他提醒作為問責官員應該向港人負責。他表示稍後或會到廉政公署舉報,要求調查梁振英是否干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特首妻女否認求助特首

事件兩名主角行政長官夫人梁唐青儀及其幼女梁頌昕昨日發表聲明,稱梁唐青儀並未進入機場禁區及閘口範圍,而梁頌昕在發現遺留行李後,按保安人員建議向航空公司人員求助。聲明又否認梁頌昕向其父求助,且沒有向人表明是特首女兒,又說梁頌昕及其母未使用任何特權。但聲明卻承認,是機管局及保安人員在禁區外發現有關手提行李,經梁唐青儀核實為梁頌昕所擁有,及後送回予梁頌昕。

而特首辦昨日亦發出類似聲明。行政長官的聲明否認曾接受「求助」,且沒有與機管局人員接觸,也沒有施壓,強調一直不知情,但承認曾透過梁頌昕的手機向協助她的航空公司職員了解若梁頌昕先離開香港,留下手提行李認領安排。

民航機師:行李與乘客同行同檢方確安全

公民黨昨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該黨九龍東地區發展主任、現職民航機師的譚文豪指,根據《維也納公約》,只有外交人員或香港政府提交名單上的貴賓,才可免於行李檢查。而梁頌昕只是一名普通乘客,照理所有行李必須經過安檢,「因為現在她的行李是漏在外邊,她不知道這段期間有沒有人碰過,有沒有人擺進去或者有沒有人在裏邊拿東西出來,或者甚至整個喼調換,這個是沒有人知道的。如果物主都不出去拿的時候,怎麼能夠確保這件行李絕對安全呢?」他強調,只有行李與乘客同行同檢,才能確保安全。就算行李經過檢查,若然擁有該行李的乘客沒有登機,航空公司亦會將行李卸下,以策安全。

譚文豪又說,911事件發生後等敏感時期,曾經試過有民航機發現乘客行李在飛機上但乘客未登機,飛機必須飛到最近的機場卸下行李的個案,他說此舉是防備裏邊有任何的爆炸品,「既然我們的保安是那麼安全的話,要去到這樣的話,那為甚麼反而由我們的『第一家庭』來將它打破缺口呢?」

譚文豪補充,根據香港法例第494章《航空保安條例》,由保安局局長負責擬定的航空保安計劃必須遵從。任何人無理辯解而沒有遵從他發出的保安指示,即屬犯罪。因此今次事件,性質嚴重。

黨魁梁家傑指,今次班機是飛往美國,不知聯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是否會追究本港機場的保安問題,「尤其是經過布魯塞爾機場一個這樣『新鮮滾熱辣』的情況,你就知道其實國際間對於其它國家的機場進行安檢的可靠和可信程度一定是會有很高的要求。」他又說,梁太不應出現在禁區,這點保安局、運房局或機管局都應調查此事。

梁家傑批評梁振英地位「超然」,不是法治而是人治,「你那麼喜歡人家叫你梁特首你就做張改名契,放棄『梁振英』這個名,以後就根據改名契,叫自己做『梁特首』,這樣就直至到死那日,就算落了台,人家都要叫你做梁特首。」

另外,公民黨郭家麒指已去信機管局行政總裁林天福及運房局局長張炳良,要求立即為事件向公眾交代,他形容事件非常嚴重,「因為機場的安排是任何人上至高官,下至平民從來都沒有人可以違反程序,就算用貴賓室的所謂貴賓,一定要經過所有乘客一樣的程序,包括安檢、入境處所有的驗證才可上機。」

郭家麒批評,梁振英施壓機管局前線職員屬濫用職權,「如果此事確實是特首或他家人施壓,我要求他立刻向涉事公職人員,特別是機管局道歉,這事絕對不能容忍。」

多個政黨赴特首辦促問責下台

新民主同盟和民主黨先後到特首辦抗議。新民主同盟的范國威議員扮「叫我梁特首」,頭戴689面具,雙拳分別寫上「特」「權」二字。區議員譚凱邦批評梁振英以權謀私。

 他認為梁振英應問責下台,「梁振英這一家人,已經製造很多『炸彈』給他們自己,和令到所謂『香港第一家庭』公信力盡失,亦都令香港蒙羞,所以我們強烈建議梁振英應該為這件這麼醜的事,下台問責。這個是作為問責特首應該立即下台,而廉署亦應該儘快去調查究竟這樣東西這麼嚴重的違規,是否牽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民主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委員胡志偉批評,今次事件再次暴露特首「有權用盡」甚至濫權,無視港人尊重的法治、公平守法核心價值。他擔心如此會向社會發出高官權貴可以利用身份之便違反程序及法例,用權力換取不正當利益。

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則批評特首家庭醜聞接二連三,今次公然破壞香港的法律,「香港所有的人在法律面前都是人人平等,就算你是特首,或者你是特首的老婆,特首的子女,我們面對同一套出入境的法例。」她並批評梁振英要職員稱他為「梁特首」是以權謀私的行為,「就是『叫我梁特首』這個是香港人的悲哀,有一些這樣的行政長官。所以我們一定要爭取,儘快一人一票,在沒有篩選的情況底下,選真正代表香港人的特首,而不是將香港當作他自己的後花園,喜歡怎麼搞都可以。」

民主黨今天會到機管局請願,要求機管局交代相關的事情。◇

「梁特首」疑濫用特權紀錄

2014年2月 港大副校任命風波

《明報》前總編輯、港大法律學院校友劉進圖在報章撰文稱「一些極具影響力的政府人士更親自致電若干港大校務委員,要求他們否決遴選委員會成員一致推薦陳文敏任副校長的建議」。翌日,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稱有在港大任教的法律界人士透露,梁振英及某些行會成員曾直接游說校委會成員,叫他們不要贊成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升任副校長。

2015年2月 梁振英隱瞞利益關係

華人置業集團主席劉鳴煒向瑞典卡羅琳醫學院捐款4億,促成該學院在港成立再生醫學中心。有傳媒報道,是次捐款由梁振英一手促成,惟梁由始至終皆未提及其子在2014年剛獲該校錄取,進行博士後研究。

2015年3月17日 梁齊昕家暴風波

特首次女梁齊昕突然在社交網站連貼數文稱遭受母親梁唐青儀家暴。她其後又說曾有警員接報到場,但被雙親阻止入內。及後梁振英回到禮賓府,梁齊昕稱被告知要寫上「自己情況已轉好,已打消去醫院的念頭」的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