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反彈未能維持,最新報127.46,按周跌0.73%。四區指數除新界東升1.27%外,港島、九龍及新界西分別下跌2.49%、0.71%及0.41%。其餘領先指數全數回調,大型單位指數、中小型單位指數及大型屋苑指數分別下跌0.32%、0.81%及0.85%。

樓價滯後反映經濟狀況

CCL回升一周後未能企穩,整體二手樓價重返至14年9月水平,七大領先指數下跌,只有新界東上升,且連升兩周,是29周以來首次,並取代港島區及其它指數成為超越97年樓價幅度最高的區份。港島及九龍區樓價跑輸大市,兩區皆回到14年年中水平。反而新界區仍企於14年10月水平,跑贏大市。中小型及大型屋苑指數基本上與大市同步,大型單位則持續跑贏。

市況方面,將軍澳有較大型新盤上市,發展商低價開盤,超額認購近11倍,反應算近期最好。九龍何文田四新盤混戰,有發展商見銷情未如理想,增加優惠加推單位,變相減價,即第一批買家已經蝕了差價。若此舉蔓延,勢必令更多買家採取觀望態度,樓價將加快調整。

另外,政府公佈本年首兩個月零售總銷貨值與去年同期下跌近兩成,表現屬16年來最差。本港缺乏可持續增長的經濟策略,以往的爆發式增長如自由行等,現在要面對後果。利用自由行的人士已來港數次,本港未能製造其它亮點吸引重遊,大陸反貪腐亦令高檔消費大不如前,美元仍然相對強勢,港人選擇出外消費,進一步削弱內銷。正如香港首富李嘉誠稱,現時經濟環境是20年來最差。樓價滯後經濟表現,但終還是要反映經濟狀況而下行,政府干預則另當別論。

泥頭山將如雨後春筍

一月初深圳發生駭人聽聞的泥頭山倒塌事件,推倒數幢房屋,活埋近百人,恐怖情景仍歷歷在目。近日,天水圍出現泥頭山,雖然規模未及深圳事故,但其處塵土飛揚,雨天積水處處滋生蚊蟲,影響附近居民生活環境,暴雨更有可能令泥頭山倒冧,危及生命安全。

事件引起廣泛關注,有傳媒採訪泥頭山負責人,不但否認非法傾倒泥頭,更揚言如有證據就歡迎向政府舉報。土地正義聯盟及立法會議員到場抗議,並拾取廢料舉證,卻被指闖入私人地方盜竊,政府更出動重案組調查示威人士,執法被指偏袒。事件繼續發酵,政府才後知後覺,發出危險斜坡修葺令,最終土地負責人噴漿加固了事,但土地已遭破壞。類似垃圾山已在大埔林村、古洞、流浮山、大嶼山等地出現。

隨著政府年初將軍澳堆填區停止徵收家居廢物,加上各堆填區陸續飽和,政府還未交代下一步計劃,問題肯定會繼續惡化。泥頭山利益重重,除傾到泥頭可收取費用外,平整後更可利用作停車場、臨時儲存倉等經營活動。政府必須徹底調查泥頭山從何而來,給市民一個清晰交代。亦希望示威人士保留彈藥,從長計議,以更強力量監察政府失當行為及爭取市民支持。天水圍泥頭山事件還暴露三大問題。

監管及法例漏洞要堵塞

其一,政府監管不力。天水圍出現泥頭山屬大型傾倒,絕非一朝一夕可成,又有連接道路讓重型車輛出入,豈會無人察覺?事實上,該區區議會多次反映問題,政府仍未採取行動。事件涉及多個政府部門包括規劃署、環保署、地政總署、屋宇署及土力工程署,是否互相依賴而存在監管漏動?有指各部門監管人手不足延遲執法。政府的責任是確保足夠資源實施監管,人手不足不能成為借口。某些90年之前批出土地屬豁免土地,只要現有用途不比當年擴大,用途沒有限制。審計署應翻查政府各部門有否成立資料庫記錄當年用途及規模,以確保日後執法有依據。

其二,現行法例存在漏洞。規劃署指該地段屬私人土地,並無傾倒泥頭限制,地政總署指私人農地作露天儲存泥頭並無違反官契,最終由屋宇署發出危險斜坡修葺令,噴漿鞏固了事,環保署亦只能以散發塵埃而檢控。即現時沒有法例阻止傾倒泥頭行為,更無法把土地還原。政府應堵塞法例漏洞,防止任何土地非法傾倒行為。

其三,政府近期向城規會提出七十多幅所謂保育價值低的綠化帶改劃作建屋用途土地,土地牽涉重大利益,不排除某些人以「先破壞後發展」達致將來更改土地用途的目的。政府必須主動劃清界線,堵截這些不當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