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藏字石」風景區門票。(大紀元資料圖片)
貴州「藏字石」風景區門票。(大紀元資料圖片)
相關文章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報道,一個省級610辦公室(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糾集的特務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頭目向當地一位法輪功學員講述了他親歷的天安門自焚造假的現場情況。

十五年前的2001年1月23日,中國新年的前一天,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案栽贓法輪功,震動國際。中共以此作為徹底消滅法輪功的借口,掀起了一場文革以後最大規模的政治迫害運動。天安門的自焚之火也「照亮了中共的秘密」,令中共走上了一條引火自焚的不歸路。

據報道,這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表示,一個省級610辦公室的主要負責人(鑒於大陸目前的環境,我們隱去目擊者的姓名)透露說,二零零一年一月那段時間因為接到省內公安的消息,本省有幾位法輪功學員那幾天要到北京上訪,目的地預計是天安門廣場。他是負責在北京截訪的,所以這幾天他每天早上和下午都要到天安門廣場。

他自述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步行趕往天安門廣場去截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路上他才知道廣場其實已經戒嚴了,而且這次查得特別嚴,因為一路上他被各種便衣和穿制服的戒嚴人員三次要求出示了特別證件才讓他通過,他說平時出示的那種通行證件那天都不管用了,他又出示了610的特殊證件(他說是610辦省廳級以上官員才發放的特殊證件)才放行的。

到了廣場後不大一會廣場開始清場了,他又出示了特別證件才讓他留下的,當時廣場上留下的人很少,這時他看到廣場上已經架好了的電影機機位(這是他的原話,準確的說應該是專業錄像機),他還納悶以為有甚麼重要政治活動或者是要在這裏拍甚麼片子。

他因為要截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於是就一直在廣場邊上轉著。不大一會正在走著的時候就聽見遠處有人喊「著火了,著火了!」他順聲音看去,看到遠處冒起了黑煙,然後看到廣場上的人朝起火的地方跑去,然後看到馬上有人滅火,他當時的位置離自焚現場稍遠,看不清楚現場具體情況,因為剛才路過看到起火那邊是架著攝影機的,他還想可能是在拍電影吧!沒當回事,也就沒過去看熱鬧。由於已經戒嚴,廣場根本沒有人(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可以進來,所以他就回賓館了。

他說當天晚上省裏有事他就飛回省裏了,晚上看電視才知道下午他親歷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的製造現場。

影片《偽火》(False Fire)

2002年1月,北美電視台「新唐人」製作了揭露2001年「天安門自焚」真相的紀錄片《偽火》(False Fire)。2003年11月8日,《偽火》從各國參賽的600多部影片中脫穎而出,獲得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在紀錄片領域享有盛譽,其歷史僅次於「奧斯卡」。

2001年2月4日,華盛頓郵報在頭版發表題為「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的調查文章,引發全球關注。

國際教育組織IED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講指出:天安門自焚案是中共政府一手導演的。

天安門自焚案與尼祿縱火栽贓基督徒如出一轍

歷史驚人相似,天安門自焚案與當年尼祿縱火栽贓基督徒如出一轍。

公元一世紀,古羅馬暴君尼祿故意縱火焚燒羅馬城,嫁禍於基督徒。為了進一步煽起人民對基督徒的仇恨,一些官方學者把基督徒描繪為迷信,反社會、反人類,有政治野心。基督徒被各種蓄意製造的謊言所污衊和陷害,只要不放棄信仰就將失去財產,淪為奴隸,甚至失去生命。

統治者把基督徒和乾草綁在一起點著,或把他們扔到競技場喂獅子……面對如此慘絕人寰的場面,被謊言蒙蔽了的人們卻大聲叫好!後繼的古羅馬君主,延續強權暴政,繼續迫害基督徒。

上天對古羅馬的報應也是毀滅性的,其間四次大瘟疫橫掃古羅馬,超過一億人死亡。公元542年,古羅馬爆發第四次大瘟疫,此次瘟疫之兇猛波及整個歐洲大陸。一天就有5千到7千人甚至上萬人不幸死去。強大的古羅馬帝國一蹶不振,最終走向了分裂和毀滅。

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第四次大瘟疫,他記載道:「在有些人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從人群中消失了。」

伊瓦格瑞爾斯說:「也有一些人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不僅與被感染者接觸,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

奇石道破天機:中國共產黨亡

歷史正在重演著,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正在重複古羅馬被天滅的教訓。被中共謊言所欺騙和蒙蔽的人們正在被中共帶向深淵。

2002年6月在貴州省平塘掌布鄉發現藏字神石,石壁上凸顯一排字跡,可清晰地辨識有6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字在石壁高1.52米至1.8米之間,字體大小相當,分佈均勻,這便是震驚世界的世界地質奇觀:藏字石。

經國家級地質專家考察證實:這塊巨石有2.7億年的歷史,於500年前崩裂,上面的字是天然形成的,沒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跡。海內外一百多家報紙、電視台、網站轉發了這個消息,國內媒體包括中央電視台也多次專題報道,但都統一措辭,隱去了最後一個「亡」字。「藏字石」的圖片還被赫然印在貴州「藏字石」風景區的門票上。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幾千年來的中國,在要出大事之前有一定有奇事發生,上天或以瑞兆示吉,或以凶相警世。今天的藏字石呈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是否也在向人們預示著天機呢?

《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  退黨保平安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全面系統地回顧了中共的罪惡歷史,剖析了其反天、反地、反人類的邪靈本質及給中華民族帶來的深重苦難與危機,揭示這個毀壞人是非善惡標準、製造了人間地獄的共產信仰是附在中華民族身上的西來邪靈,幫助人找回道德良知與做人的尊嚴,給人指出一條希望的路。

《大紀元》二零零五年一月鄭重聲明:

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超過2.3億勇士三退

《九評共產黨》發表五個月後的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位工作在中共最高研究理論基礎的核心機構——中共中央黨校人員,通過海外《大紀元》退黨網站集體退黨,他們在聲明中寫道:我們是來自中共中央黨校各個不同部門的官員,我們中有「老革命」、「老幹部」、「老黨員」,有中青年在職官員,有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有一般科員和普通官員,也有博士、碩士研究生。我們大家同意借《大紀元時報》退黨專欄,刊登我們的退出共產邪靈的聲明。因為工作、生活、家庭、父母、子女等種種原因,我們不能寫出真實姓名,所以以下眾多的退黨人員的姓名全是筆名、化名。其實據我們所知,中共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中,百分之九十的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

二零零五年六月四日,原中共駐悉尼領館負責監控法輪功的外交官陳用林在《大紀元》網站上和妻子一塊發表退黨聲明。對於中國的「三退」大潮,陳用林說:「退黨運動是中華民族的良知覺醒,給中國人民以希望。」

大陸消息,一位公安派出所所長聽了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後,一天夜裏三點多敲開給他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家的門,進門後在法輪功師父像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臨離開時,所長輕聲叮囑這位法輪功學員:「告訴你的親戚,以後我們夜查時,發現你們貼資料,我們會在百米之外高喊:『是法輪功的吧?』你們就暫時迴避,不會有事。」送走了所長,發現桌子上留下一張紙,是所長一家的「三退」名單。

迄今為止,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的人數已經超過2.3億人,2016年4月3日一天,聲明三退的人數超過11.6萬人。

《大紀元》特稿表示,中共亡黨是天意,是作惡多端的必然結果;中共滅亡是即將到來的現實。拋棄中共,回歸中國是所有明智中國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