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以香港前程為主題的本土電影《十年》在中共的封殺下,突圍榮獲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多位導演異口同聲表示沒有受到政治壓力,又認為拍戲過程中,由恐懼到無懼,收獲良多,有很多啟示。

昨日,《十年》中《自焚者》導演周冠威出席港台節目時,被問到得獎是否實至名歸。他認為,電影不是賽跑比賽,不能用分、秒來分勝負。但《十年》是由金像獎評審委員投票選出來的,在這個制度下可以說是「實至名歸」。

「政治綁架」論侮辱專業

《本地蛋》導演伍嘉良接受電台電話訪問,則表示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是否「實至名歸」的問題,但認為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自己則很開放,接受評審肯定這套戲。

對於獲獎後,不少親建制的電影人批評不配獲獎,其中寰亞傳媒集團主席林建岳更指《十年》獲獎是因「政治綁架」。伍嘉良認為,電影本身應該包含任何事,「可以有政治、娛樂,政治又關乎民生」,若說沒有政治成份「都是掩住隻眼」,又指「電影避談政治,已經是一個政治舉動」。

單元《冬蟬》導演黃飛鵬則表示,如果說評委投票給《十年》是純粹基於政治因素,才是「政治綁架」,也侮辱評委的專業。周冠威則說不清楚評審想甚麼,也不了解他們以甚麼情緒去投票,但認為不一定是政治因素而投《十年》。

望市民獨立思考抵擋恐懼

對於是否有受到政治壓力,多位導演都異口同聲的說沒有。周冠威表示《十年》受到很多政治打壓,「無論在輿論,或者有些人會覺得劇院不上也是一種壓力。」但他反而認為拍了《十年》機會更多,「我個人更加自由,我可以更自由創作。《十年》的《自焚者》很多人覺得提這些很敏感,我都已經拍了,以後我甚麼都可以拍。」他又坦言,在拍攝過程中也有點恐懼,「因為題材敏感,由很恐懼到無懼,這個過程是《十年》能給我的。」他認為,很多人會攻擊《十年》,但同時也有支持或欣賞,或者從中得到共鳴。這個共鳴給他很大的力量繼續走。

黃飛鵬則坦言真的沒有政治壓力,但有輿論壓力。他不認為《十年》是一套非常敏感的電影,「在比我們環境更惡劣的地方的電影導演,都一樣堅毅地創作時,我覺得我們沒有藉口,說我們很害怕,我們不可以再拍。」

電影中也談了「港獨」,周冠威表示戲中「港獨」會帶來一些不好的結果。但自己則希望借此讓市民有獨立的思考,「我們能否抵擋恐懼,我們抵擋一些所謂的敏感,我們可否抵擋一些荒謬,我們可否抵擋一些不正常、不符合邏緝的事。」

黃飛鵬則表示,電影中有所謂的鼓動人去行動,這些行動是多元化的,如幫助身邊的人去獲得更多的資訊,了解目前社會上的政策,如何去運用選票等等,「當我們要求一個好的社會時,到底我們有沒有要求一個更好我自己?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對自己很大的訓示。為甚麼為時未晚?因為我們還有很多可以做。」

另外,《十年》發行商高先電影董事總經理曾麗芬,在出席另一電台節目時表示,有多間本港電視台都表示有興趣洽購《十年》的電視播映權,包括無綫電視。她強調,發行商的宗旨是讓更多市民能夠觀看《十年》,但認為無線免費頻道的黃金時段,不合適播放電影,因此傾向不將播映權賣給無綫,但強調暫時未有最終決定。她又說,《十年》非常賣座,如果有戲院願意再上映,發行商可考慮減少分帳比例,又希望能於7、8月發行DV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