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4月4日(周一)表示,以中國為首的主要新興市場對全球構成越來越大的風險,導致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股市表現不佳。

《金融時報》4月5日等多家媒體報道,IMF經濟學家們警告說,現在市場不過是剛剛開始感受到中國的影響;隨著中國與全球經濟其它部份的金融聯繫不斷增多,這種影響在未來幾年裏很可能不斷加大。

IMF在即將發表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的一章裏寫道,「中國對全球金融市場產生的溢出效應很可能將在未來幾年裏顯著加大。」

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下周將舉行春季會議。

IMF發出警告之際,外界擔憂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中國領導層推動經濟轉型(從製成品出口和投資驅動轉向在更大程度上依賴國內消費)的努力。

與此同時,美聯儲(Federal Reserve)等發達經濟體的央行在進行決策時日益考慮中國等新興市場的事態。

中國利空情緒將向全球股市擴散

新興經濟體的事態對發達市場產生的影響越來越大,已達到「溢出效應」佔發達經濟體股市和匯市三分之一價格變動的地步。

據IMF估算,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等主要新興市場股市對發達經濟體的溢出效應增加了28%。2015年,所有國家的股市走勢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其它國家股市的影響,相關度高達80%,高於1995年時的50%。

儘管中國金融系統與美國等發達經濟體的直接關聯相對較小,不如美國和日本這些大型發達經濟體之間的銀行和金融關係那麼緊密,但是,IMF發現,中國似乎具有通過發佈經濟消息和相關數據引發其它國家市場波動的特殊能力。在全球經濟增長脆弱的情況下,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波折變化對華爾街的影響似乎超過了美國經濟本身。

IMF貨幣和資本市場主管傑羅斯(Gaston Gelos)稱,就經濟狀況影響其它地區市場的消息而言,IMF目前確實認為中國是獨特的。傑羅斯是4月4日(周一)發佈的全球金融市場穩定性報告的負責人。

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市場的相互影響似乎正在增強。報告指出,有些時候,這種相互影響之間存在基本關聯,比方說,當中國工業巨頭股價大跌時,大宗商品生產商的股價也隨之下跌。

IMF認為,更加緊密的貿易關係和市場一體化程度加強這兩種全球趨勢促成了股市溢出效應,尤其是新興經濟體與發達經濟體股市之間的溢出效應。

傑羅斯稱,未來幾年,中國對新興市場的溢出效應將增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