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子夏問孔子:「顏回是怎樣一個人?」
孔子說:「顏回比我誠信。」

子夏又問:「那子貢呢?」
孔子說:「子貢比我聰敏。」

子夏又問:「那子路呢?」
孔子說:「子路比我勇敢。」

子夏又問:「那子張呢?」
孔子說:「子張比我端莊。」

子夏覺得很奇怪:「照您這麼說,那他們四個為何要拜您為師呢?」

孔子說:「我告訴你,顏回很誠信。但卻不知道有時一些不當的承諾不去實踐它,那才是真正的誠信。子貢很聰敏,但卻不知道有時要能委曲自己的認知,這才是真正的聰敏。子路很勇敢,但卻不知道有時要懂得畏懼,這才是真正的勇敢。子張很端莊,但卻不知道真正端莊的君子,同時也能和一般世俗的人融在一起,生活俯仰在一起而仍不失為君子,這才是真正的端莊。 因此,就算把他們四個的優點加在一起,來和我交換,我都不會考慮的。這就是為甚麼我是老師,他們是學生的原因。」(據《孔子家語》)#